第三百零三章 消息

    方昊微笑,不置可否。

        卢开明看到方昊的表情,猜到方昊这是不相信他的话,举起手道:“我见过实物,如果骗你,天打五雷轰。”

        方昊微微一笑::“如果他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业内难道就没有一件柴窑仿制品流出来?”

        卢开明马上解释道:“我认识这个人也是偶然,和他不熟悉,但当时我也问过这个问题,他告诉我,他研究柴窑单纯只是兴趣爱好,想要还原这传说中的珍瓷,没有任何出售的想法,哪怕他将来能够研究出以假乱真的成品,他也会把配方赠送给国家。”

        说到这,他又加了一句:“当然,这话是他说的,至于他能不能做到,那就不是由我决定的了。”

        方昊心里也半信半疑,当然,如果确实有这样的高手,他肯定也想认识,今天信卢开明一次到也无妨,反正哪怕是假的,除了浪费一些精力,也不会有多大的损失:“你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我很高调。”

        见方昊终于同意了,卢开明松了一口气,他说:“咱们事先可说好了,接下来的话,你可别跟其他人说,是我说的,我是不会承认的。”

        方昊不置可否:“你说吧。”

        卢开明说道:“你知道刘满行吧?这话其实是他在跟武宏畅吃饭的时候说的。”

        想当初,刘满行和武宏畅一唱一喝,让李明超丢了面子,之后方昊靠着系统,假装在刘满行那里捡了漏,让这两个人也没了面子,从此之后,他们几个就结下了梁子。

        所以卢开明说的,方昊觉得应该不假。

        之后,方昊又问卢开明还知不知道其他详情,卢开明表示除了听到武宏畅骂了方昊几句之外,私底下还有什么事他就不清楚,最后又向方昊发誓,他没有说假话。

        方昊相信武宏畅和刘满行,私下应该会有对付他的想法,但这种事情,想来卢开明就算知道,没有一些代价,也不会跟他说。当然,知道了这事,他心里也有了准备。

        随即,卢开明跟老人又商量了一下,接着就准备带着方昊去那户人家。

        事实上,卢开明还想着请民宿老板一快去,民宿老板当然不会躺这样的混水,婉拒了卢开明。

        之后,民宿老板带着李明超和马鸿飞回民宿,方昊跟着卢开明他们去村民家中。

        卢开明给双方做了介绍,老人名叫胡有强,津门人,是卢开明的姨夫,这回跟从国外回来的孙子来邢州走亲戚。卢开明负责开车送他们来邢州。

        胡有强平时有收藏古玩的爱好,这回听了卢开明的意见,来这个小山村收购古玩。

        到了这里,他们就找到那位老乡门上去了,户主得知他们的来意,给他们看了一件五彩瓷罐。

        胡有强看了之后,对瓷器的真伪有些琢磨不透,就问户主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户主见胡有强的意思怀疑瓷器有问题,显得有些不太高兴,说要先谈了五彩瓷罐之后,再说其它。

        胡有强一看户主这样,更加怀疑瓷器有问题了,不过他也没把话说死,说要先考虑一下再来。

        之后,三人先去农家乐吃了饭,之后在附近逛了逛,顺便打听,哪户人家还有古董出售,但到最后都没有收获。

        说起来,在过去几十年里,很多人都喜欢去农村收购一些古董,因为那时由于信息的不流畅,很多农村人都不懂这个古董,所以很多好东西都让不少的古董收购商以低廉的价格收购了。

        现如今随着信息发达,很多农村人都知道了古董值钱了,再加上好东西基本都被收走,在农村也就收不到好东西了。

        另外,还有人利用人们觉得农村还有值钱古董的想法,故意设局,上当受骗的人很多。

        因此,现在除非收到确切的线索,现在去农村收古董的人已经不多了。

        三人原本打算回去了,正好看到越野车司机和面包车司机两家起冲突,就站着看了一会热闹。

        之后,卢开明就看到了方昊,跟胡有强说了方昊的身份,建议再请方昊过去掌眼,胡有强也不想空手而归,就答应了。

        一行人快走到那户人家家门口时,看到户主正去倒垃圾,看到一行人过来,除了上午见到的三个人之外,还多了一位俊俏的年轻人。

        双方打了招呼,户主对众人说:“老哥,你们商量好了么?”

        胡有强说:“容我们再看一看,只要东西没问题,价钱合适,我肯定会买。”

        “说了句废话。”

        户主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即邀请大家进屋。

        进了屋,女主人看到他们,嘴里也嘀咕了一句:“怎么又来了。”

        户主瞪了妻子一眼:“去把上午那只瓷罐拿出来。”

        女主人没再说什么,转身到里屋去了,户主请大家入座。

        卢开明拿出烟盒,取了支香烟递给户主,又给户主点烟,非常客气,出门在外收东西,礼数做足了,给卖家好感,总是不会错的,说不定主人家一高兴,会主动拿一些压箱底的老物件出来。

        卢开明笑呵呵地说道:“大爷,这回麻烦您了。”

        户主吸了一口烟,说道:“说实在的,也就是觉得你们来一趟不容易,不然我就只会给你们一次机会。像前几天,也有人想要我家的这只瓷罐,开价两万块钱,我理都没理他,就让他走人了。”

        胡开明的孙子到底年轻,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满,不经意就在脸上显现出来。

        好在卢开明反应快,拉了拉少年的袖子,随即笑着问道:“大爷,您的心理价位多少合适?”

        “至少也得五六万吧。”户主含糊其辞地说道。

        这时,女主人拿着东西出来了,她把瓷器放到桌子上,说了一句“便宜了可不卖”,就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

        卢开明给了方昊一个眼神,让方昊鉴定瓷器的真伪。

        其实,方昊一见实物,就知道这是一件开门的真品,但应该不是官窑瓷器。

        东西一到手,他就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应该是一件康熙民窑五彩瓷。

        康熙民窑五彩器的纹饰,由于不像官窑那样受束缚,题材丰富多样,除了花卉、梅鹊、古装仕女以外,还有戏曲人物等。在描绘各种形象时,勾画的线条简练有力,在施用各种彩色后,给人一种明朗感。

        这件五彩瓷器就是这种特征,整体画面布局疏朗、构图讲究、牡丹鲜活生动。

        从整体气韵上观察这只瓷罐,与康熙瓷器较为贴合。器型硕大,弧度饱满,力度感较为明显;画面整体构图符合清早期的风貌,从中可以观察到双犄牡丹等康熙时期的画法特征。

        方昊仔细观察了之后,把罐子放回了桌上,问户主道:“大爷,冒昧问一下,这只罐子是您家里祖传的吗?”

        户主很肯定地说道:“当然是祖传的,我记得已经传了好几代了。我们家以前在村里是大户,这样的罐子,我记得小时候家里有好几只,只是其它都被摔了,就剩下这一只了。

        方昊微微点头:“这只罐子应该有盖吧?”

        户主到也老实:“以前确实有盖,不过也被摔坏了。”

        胡有强眉头微皱:“没了盖子,价钱可会大打折扣的。”

        户主挥了挥手:“我当然知道,如果有盖子,至少得要八万。东西你们要不要?”

        “关键价钱要合适。”方昊这句话,算是肯定了东西真伪没问题,只是价钱贵了。

        卢开明相信方昊的判断,于是就跟户主讨价还价,最后在方昊的暗示下,终于以三万八千块成交。

        因为罐子没有盖,胡有强心里其实有些不太满意,于是又问户主,还有没有其它老物件。

        户主很爽快地又让老婆去屋里拿了一件白玉雕象过来。

        这雕象玉器还可以,做工也不错,应该是清中期的玉器,方昊认为市场价格在六万左右,最后卢开明和胡有强轮番还价,以三万块钱成交。

        这个价钱双方都很高兴,买卖买卖,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两厢情愿。要说在村里卖,这就是高价了。上了大拍,翻上一两番也正常。所谓的平台不同,受众不同。

        卢开明代胡有强给户主的银行卡转账,等户主收到钱了,大家便告辞离开。

        出了门,离得那户人家有些距离了,胡有强这才向方昊请教道:“方老师,之前一直没机会,向你了解瓷罐的事,现在你能否讲解一下?”

        方昊直接解释道:“这是一件康熙民窑的五彩瓷器,观察这块盘子的画工和彩料就与清早期比较接近。工艺特点也与时代息息相关,这只罐底部有烧造过程中自然形成的缩釉点。

        这种工艺瑕疵也是鉴定的要点之一,咱们可以观察其圈足,可以发现足墙窄而高,这个工艺对泥料质量要求很高,如果泥料不好,作同样的器物其足墙就有可能要厚一点。另外,康熙时期流行各种压花款,比如这块是双圈落叶款,就是当时常用的落款方式之一。”

        方昊一番侃侃而谈,把几处主要的鉴定要点,都一一指出。

        胡有强听了连连点头,非常满意,难怪侄子会对方昊这么推崇,看来确实有几把刷子。

        方昊谦虚地笑了笑,随即看向了卢开明。

        卢开明知道方昊的意思:“姨夫,你们先去车子那边,我跟方老师单独说几句话。”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