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吃饭

    两个人前后行走,旁人看得出不是一路的。迟早枝走得并不快,阳光打在她的侧脸上,把她衬成了一个公主,一个很可爱的人。

    江野望知道,对方不是这种人。

    江野望也知道,现在是他的可乘之机。

    迟早枝这次没有甩开人,她走到了公交站牌处才开口:“要干什么?”

    她最近在学画画,看到江野望这个人也没有那么抵触,也许是画画可以平心静气。

    但是……

    江野望下一个举动让她上火了。

    江野望说:“我们好像有一样的兴趣爱好,有人说,你也喜欢画画,对吗?”

    对。

    迟早枝回答:“是的,然后呢?”

    她上次野外坐车,画画的技术……就是做不好大型架构,勉强做出来倒也可以,但是迟早枝觉得,大型物件容易出意外,先学一下。

    江野望本来想要回答,但是他抬头看了迟早枝一下,忽然移不开眼了,他愣了半响,而后轻轻吸了口气。

    为漂亮的人丧失生命,因为忘记呼吸这种事太荒谬了。

    江野望不会是这种人。

    但他是恋爱脑。

    此时此刻,他心里有那么点火苗,把他熏得醉了。

    迟早枝问:“最近画画把人搞晕了,做得迷迷糊糊的。想去找老师请教,但是怕麻烦他,干脆找你了。”

    江野望找到一个共同话题,就会努力抓住那个点,他向来是捕捉机会的好手。

    “好。”

    迟早枝听到这句话倒是吃惊了,她看着江野望可以称为温顺的神情,难得沉默了一下说:“能屈能伸。是有求于我吗?”

    江野望腼腆地笑着,他的脑子全是一个问题。

    今天,他穿着白衬衣。

    迟早枝会喜欢吗?

    但是迟早枝没有读心术,她只是盯着对方的神情,难得退后了一步:“好吧,不要卖可怜了。”

    江野望这次开口很勇敢:“我们一起学画画怎么样?或者一起画同样的东西?”

    他总是希望找些共同话题的。

    这个话题很取巧,巧得迟早枝看了对方两遍,才觉得阴差阳错,她沉吟道:“要不……我们去选个画室?”

    江野望抬起头,他为这句话惊讶,也眯起眼笑了笑:“好的,我一定不辱使命。哪里可以帮到你吗?”

    迟早枝思考。

    迟早枝说:“你说话太好听了,我不适应。”

    这句话说完,江野望的神情变得莫名,仔细看看,那是怜悯和疼惜。

    当事人表示不理解。

    迟早枝停住脚步问:“这是师父,也就是吴远老师给你的特殊任务吗?让我开心?”

    她的声音有点飘忽不定。

    江野望当即回答,没有一分钟的迟疑:“可以是。毕竟你开心是很多人的愿望。”

    迟早枝忍不住笑了下:“你真好玩。”

    这是修了什么秘籍。

    突然转性了。

    他们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确定了这条规则,要一起去画室。迟早枝还是觉得自己比较商人,她也致力于如此。

    要好好练画。

    这个日程被实现得很快,不过一两天,他们就定下来了一个画室,两个人准备去前去练习。

    迟早枝踏入了这间画室。她扫了一圈,而后轻轻笑了下,她说:“你们练画是这么练的吗?”

    里面空荡荡的。

    江野望咳了一声,他把手放在嘴边,像是掩饰。

    江野望说:“东西在外边,还没放进来。这次没准备好,下次给你准备更好。”

    迟早枝避开了这句下次,她转移话题问别的:“那你擅长什么画呢?”

    江野望说:“啊,我擅长我擅长的。”

    他也觉得自己这句话太平淡,于是翻出自己的微博给迟早枝看,里面有晒过不少画。

    迟早枝接过手机,她的手温热,像春日里的太阳光。

    这个手机里面可有不少好东西,她的手上下翻动,人是坐在那里不动的。

    直到最后一幅画。

    迟早枝轻轻开口,语气中带着疑惑:“为爱发电小画家?”

    江野望愣了下,没想到会有这种评价,他说:“你真是有双发现美的眼睛,其实我是个挺俗的人,喜欢画喜欢的东西。”

    哦。

    迟早枝二次发问:“那人算东西吗?你怎么定义你画的人呢?”

    江野望被这个问题难住,他努力拐弯,又谈起了那个旧话题:“好。以后只给你画画。”

    迟早枝大吃一惊。

    迟早枝身上涌出冰雪气味,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江野望说出了什么奇怪发言。

    “不要对我说奇奇怪怪的话。”

    她完美反馈了这个心情。

    好吧。

    江野望为迟早枝这个样子而笑,他转向了另一个办法,从手里拿出一个玩偶。那是漂亮的,枯木一般的人物。

    迟早枝唔了一声,别人看不出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是送给我的吗?”

    百灵鸟一般的声音照亮这片空间。

    江野望说:“画画是要有奖励的,对吧?尤其是学习新东西。”

    迟早枝说:“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

    她像是默许和纵容。

    江野望摸了摸自己的心跳,啊,又不管事了。他想漂亮的姑娘惹人爱,迟早枝天生应该被很多人喜欢。

    理应如此。

    像是1+1=2,这不是需要解释的东西。

    迟早枝有需要解释的东西,她靠近了些某个绘画模型问:“这种大件东西怎么画呢?”

    她不太会把握。

    江野望在一边,他的蓝色领带挂在肩上,袖扣也开着。他过来帮忙,甚至有点惊奇问:“你没有学过吗?我以为你学过。”

    可恶。

    迟早枝分辨了好几下才说:“这句话听起来好阴阳怪气。但是念在你教我的份上,不计较了。”

    可爱。

    江野望是截然不同的感受,他和自己喜欢的人在同一个空间,哪怕对方只喜欢画画,他也是愿意的。

    江野望说:“我可以教你,我来之前学过很多。很多人没学过画画,没关系的。”

    啊!

    迟早枝冷着声音说:“其实我学过,我的老师是吴远老师啊。”

    江野望问:“吴远老师还会这个?他很厉害,没想到画画也很厉害。但是,涂鸦也是很浪漫的。”

    想要两头讨好的话出现了!画得好画得坏都可以这么说,就是连贯性不太好。

    迟早枝不知道怎么说,迟早枝拉回话题:“其实我会一点,只是某些地方我不太可以。”

    例如……

    迟早枝有点羞于启齿,但是她真的需要,于是冷脸一下就转过来了:“你会画大图吗?那些模型架构怎么做的?”

    江野望没想到她问得那么正经。既然问了,他也正正经经答了。

    每分每秒和对方在一起,都会变得纯净起来。江野望甚至有种错觉,如果迟早枝和他在一起,那一起去茅草屋也没问题。

    但迟早枝似乎更喜欢美食。

    此刻,迟早枝轻易地想到美食,她有些馋了。已经工作一段时间了,迟早枝见江野望迟迟不动,怀疑这人不会饿。

    她思考了很多下。

    迟早枝问:“要一起吃饭吗?”

    她有很多餐厅的券,她在这边活动过一段时间。

    江野望答应了,他似乎是犹豫过,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迟早枝就问:“什么让你动摇了呢?”

    她随口一问,把餐厅宣传名片递给江野望,那上面有一些可以进一步了解。

    事实上,迟早枝真的很感谢江野望。她对教她东西的人有好感,毕竟,人要感恩。

    迟早枝向江野望说:“我们要一起出去玩吗?”

    当然要。

    江野望珍惜相处的每分每秒,他时刻在想,也可以把这个问题问出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迟早枝端着杯子的手一顿。

    她好奇着这个问题,就抬起眼问:“大家都喜欢谈这种事吗?关于审美,关于爱情。”

    她说这个词说得直白。

    江野望没想到,所以心脏怦怦跳:“你……这是什么隐喻吗?你想和我聊的是这个吗?”

    迟早枝不想那么复杂,她也不明白江野望在说什么,于是使出了糊弄大法说:“我呀,我是想要更好一点。”

    江野望沉默了,他感受着空间的气息,但他寻找不到迟早枝心情的踪迹,只好说:“那么,你有什么愿望?说不定圣诞老人会帮你实现。”

    迟早枝脑子一转:“灶王爷吗?”

    江野望嘴上挂着笑,坚持不懈地看着她说:“有什么愿望吗?希望可以给你实现。”

    迟早枝说:“那我不如双手合十。”

    话到这里,迟早枝忽然想到什么,她以前也曾许过愿望。到现在,居然也都实现了。

    她希望被喜欢。

    于是那些混乱的生活不再出现,蒋加和吴聘聘的爱情故事也这么落在身后。

    叮——

    餐盘和叉子触碰,把迟早枝跑掉的神智唤醒过来。迟早枝盯了下对方,她先行说:“抱歉,想了一些事。”

    江野望说:“没关系,是想到了什么愿望吗?”

    他的语言是诱引。

    迟早枝乐意分享这种事,因为她许愿的时候,她和江野望还是邻居。人生到处是巧合,因为这点因缘,可以一起分享那些开心的事呢。

    迟早枝记忆不断回溯,她认认真真,一字一句说出这句话:“几个月想要的快乐的生活实现了呢。”

    江野望喃喃道:“居然是快乐的吗。”

    他回过神,托着下巴问她:“有新的愿望吗?什么愿望都好。”

    也许有。

    迟早枝想了下,她最近很想让异能进步,最好一日千里。这个愿望不能对江野望说,而能对江野望说的不多。

    她捧着下巴说:“想看星星,很久没看星星了。”

    江野望说:“疗养院的视角其实是不错的,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爬上屋顶。”

    迟早枝想到那个视角,确实不错。

    但是果冻疗养院有老巫婆,也有院长。

    普通人哪里受得住呢。

    迟早枝抬起头笑:“你说的,是我们可以一起完成的愿望吗?”

    江野望反问:“这是纯猜测吗?”

    迟早枝停顿了下,前世她当魔法人的时候,她取得了一把剑,可以来回跑。可以干很多事情。

    剑修学院的人经常祝贺她。

    可以是通过了一次考试,可以是今天晴天,可以是一切理由。喜欢就可以,乐意就可以,满天欢喜就会得到快乐的一天。

    但是,在这之前,他们都会试探性地问——

    你有什么愿望?

    这个问题太熟悉了,以至于迟早枝可以产生了一丢丢疑问,她注视着江野望说:“到底什么意思呢?我不喜欢猜谜。”

    江野望对上这句话,他总是不能拒绝迟早枝。

    于是他说:“没有很多意思,只是想讨好你。”

    这句话要让人笑掉大牙。

    迟早枝叉子放在了一边,她理了理自己的围巾,尝试平静下来,但这并不奏效,她的呼吸越来越快。

    迟早枝为这句话动容。

    这很奇怪,也很正常,迟早枝处于这种交叉感觉中说:“这样吗?”

    她很好奇对方这样做的目的,于是再次确认。

    “你喜欢我什么?”

    江野望没有被这个千古难题吓到,他的心情也不平静,就像赌徒面对牌桌那种感觉。

    江野望说:“我们认识很久了,不是吗?你长得漂亮,你性格好,这些都可以成为理由,却也都不是理由。”

    江野望说:“我想讨你欢心,所以你喜欢什么,我都会做到。”

    这句话真动人,像是千年之前的有情人所说的诺言。迟早枝不信这种话,她只是说:“那你这话可没有意思,只想知道我需要什么,而不告诉我你的出发点。”

    她进一步解释说:“你这样,我不就是白白被攻略了吗?”

    她身上有栀子花的清香。

    江野望胆子大,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那种破釜沉舟的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我见过你的很多时刻,你是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人。”

    江野望不想把话说的很庸俗,他要挑出那些细致的点,一击必中的心动时刻。

    “难道你不认为我是温暖的人吗?”

    迟早枝当然不否认这件事,同时,她也不需要别人来保护她。

    她说:“不够。”

    只喜欢她,只为她着迷,那这和所有的关系都一样。蒋家和吴聘聘都是这样。太多太多人以这样的样子从她的生命路过,以至于迟早枝想要回想前世,居然没有什么可回想的。

    那些人那些事在脑子忘记之前,心里已经留下痕迹。有了经历,自然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迟早枝再次问:“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拥有虔诚的心,质疑的勇气。

    江野望出口成章,他在一分钟内可以叙述完他的家底。他能给出什么,他是很世俗的东西,所以他可以把世俗的珍宝都给她。

    “典藏版五三卷子。”

    他说完这个小玩笑,就正经起来叙述:“我家里很有钱。我家与人和善,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要说意外,我们也通通能够抵抗。”

    他想到迟早枝势单力薄。

    “你的面试再也不会被莫名其妙的人打断,你会得到荣耀,你会得到很多钱,你会得到数不尽的鲜花和掌声。”

    迟早枝先是笑了一声。

    江野望胆战心惊,他怕对方觉得自己不够重视,哪怕这已经是很重视的举动好了。他喜欢对方,所以怕惹到对方,最好是合迟早枝心意。

    他很喜欢很喜欢。

    满心满眼都是喜欢,脆亮的玻璃里面全是他的样子。心动毫不掩饰,觊觎合情合理。

    迟早枝站了起来,餐盘里的食物已经被消化。她完美地实现了作为人类的好习惯,吃完一整餐饭。

    她说:“你的消息可能有点滞后。”

    她已经不需要保护了。

    但是,迟早枝中间的停顿被江野望巧妙地捕捉到,巧妙地插进来话:“哪一句话滞后了?我可以为你改。”

    可真舔狗啊。

    也真狼狈。

    迟早枝第一次叫了一下,她很少这样称呼对方,也许是认识太久的原因。

    她叫师兄。

    古时有青梅竹马,现代也有数不尽的情谊。

    这个称呼让江野望心脏怦怦跳,他一贯不是激动的人,此刻却有几分愣头青的样子。

    迟早枝的话明摆着,她的眼睛也直视着江野望:“师兄,我不是……我不是很容易陷入一段感情的人。如果我对吴远老师的态度让你觉得我很亲和,那我道歉。”

    “我不希望给你造成什么错觉,我依然希望每个人有健全的人生。”

    “师兄,我不是好人。”

    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拒绝语,即使掺着真心,那点真心也少得可怜。迟早枝是善良的,但这只是皮相。

    而江野望愿意挖掘,因为他如此着迷,就像一个狂热粉丝希望补完偶像的所有课一样,像做完一本教材里的所有习题。

    他说:“明天,明天我会向你证明。我们是一路人。”

    他的眼神如此坚定。

    他转移话题的速度也和眼神差不多。

    迟早枝和对方一起走出餐厅。

    太阳当空。

    呵。

    今天是格外惊喜的一天,有惊无喜,又惊又喜,有喜无惊,无喜无惊……这样可以组成任意的一天了。

    江野望觉得,迟早枝是一个可爱的人。

    在这个异能世界,很少有人能对待感情那么认真了。

    江野望即将踏出餐厅,即将与迟早枝告别,他转身看向迟早枝,目光中的迟早枝闪闪发光,像是美神在世。

    他说出了最简单的那句话:“下次见。”

    ——我将永远向你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