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神明走下了神坛(大结局)

    “阿云,回答我。”

    此刻,原野辽阔,面对明祈咄咄逼人的追问,明卿云无言以对。

    “我……”

    明卿云紧抿着唇,不语,被夕阳勾勒出的侧颜完美,却带着几分摇摇欲坠的脆弱。

    明祈眼神紧紧盯着他,声音不紧不慢∶“我知道,你从未刻意隐瞒。但凡我动手多查查,查到裴元问,易如反掌。但我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阿云,我一直在等你放下心结,主动坦白。”

    最后一丝夕阳被群山吞没,暮色四合,深蓝色天际如同一块丝绒,落下帷幕。

    微风拂动薰衣草,发出很轻很轻的簌簌声,又带来浅淡的香味,站在绿野里,心也跟着安宁下来。

    是很久很久的沉默。

    面前的人很高大,肩宽腿长,穿着简单的衣衫,白皙的脖颈上,喉结突出。紧抿的唇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和挣扎,他的掌心攥住又松开,松开又轻攥,如此反复,却还是没说出一个字。

    明祈心下有些泄气,无声叹气。

    大抵,不应该将人逼得这么紧。

    “好了,”她主动打破僵局∶“如果你真有难言之隐,这件事就掀过去。”

    “天晚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明祈旋过身欲走。

    身后突然多了一股力道,一只大手攥住了她的手臂,阻挠她离去的步伐。

    明祈微微错愕,回过头。

    同一时间,身后人松开手,忽然就地跪下。

    土地松软,明卿云跪下时没发出多大声音,他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孤注一掷般∶“殿下,是卿云逾矩。”

    明卿云闭了闭眼,宣判自己的死刑∶“卿云生了私欲,违背了誓言,背叛了您……是卿云神格堕落。”

    “……什么私欲?”

    好一会儿,明祈的声音轻轻响起。

    那声音里,既没有意外也没有怒气,一贯的平淡。

    明卿云停了停,头埋了下去,闭着眼一点一点将自己的心胸剖开。

    “卿云爱慕殿下……男女之情的爱慕。”

    他声音低沉,充斥着隐忍多年的情绪。分明内心激荡起伏,说出口却仍然如此克制含蓄,仅仅“爱慕”一词,就将他纠葛了万年的感情笼络殆尽。

    周遭安静一片。

    这份安静寸寸切割着他的神经。

    当明祈挑明时,明卿云就知道自己无法逃避了。

    他隐藏了数万年的心思,就这样赤裸裸的袒露在祂的面前。

    明卿云忘不了宣誓时,殿下对他的期许。

    全身心的、没有杂念的,纯粹的信仰之情。那时他相信自己能做到,高台上的神明足够让他付出一切。却忘了人有七情六欲,他的感情变了质。

    如果可以,他愿意埋藏这份暗无天日的情愫,永远待在明祈身边,当好一个恳切忠诚的大神使,心无杂念,只要能永远陪在殿下身边就好。

    后悔吗?

    不悔。

    因为这份感情,跨越时间、跨越距离,超越一切,随着他的生命而存在。

    他足够炙热真诚,却不够坦荡。他相信爱意永存,却永远都不能宣之于口。

    他只能看着那些对她心生爱慕的凡人,以各种理由接近她;看着裴元问没有界限似的对她好,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看着她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人类,吸引她的注意、占据她的生命……而他,没有任何置喙的身份。

    他总是在嫉妒。

    嫉妒明煜被她当做继承人亲手培养;嫉妒明决和她一同长大,彼此熟识如青梅竹马;嫉妒封槿肆无忌惮陪在她身边开疆拓土;嫉妒裴元问能得到她的一份特殊优待;他甚至嫉妒宋南飞,曾经是她世俗身份的未婚夫……

    他的情绪明明那么沸腾,却习惯性在她面前伪装,让自己显得端正、清白,心无旁骛。

    他伪装了数万年,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名正言顺待在明祈身边。可没想到,裴元问一出现,他一朝失了分寸,就这么让自己身陷囹圄,如此轻易的暴露了……

    明卿云原本乱糟糟的心底忽然平静下来,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既定感。倘若这就是自己的结局,认了倒也罢了。

    是他违背了誓言,无法以纯粹的忠诚之心对待明祈,没有束缚的内心是失控的。或许早晚有一天,他会压抑不住内心的邪念,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明卿云认命了。

    地平线已经模糊,月亮还未升起,天地共色。紫色的薰衣草被沉沉的黑幕笼盖,视野受限,视力变得迟钝,其他感官却变得分外敏感。

    “抬头。”

    不知道过了过久,明祈清冷的声音响起,隐约含着哑意。

    明卿云不敢去看她的神色,闭紧眼睛长睫不停颤动,缓缓抬起头颅。

    他就跪在明祈面前,周遭是生长茂盛的薰衣草,花香充斥他的鼻尖。

    但慢慢的,一股清淡好闻的香味若隐若现。

    是殿下身上的体香,明卿云的大脑立刻做出反应。

    他垂下的手臂握紧了拳。

    有人靠近了。

    香味渐渐清晰可闻,两根微凉触感的手指抵在他的下颌处,有什么细细长长的东西掉落在他脸上和脖颈处,平白生出痒意。

    是殿下的头发。

    明卿云反应过来。

    下一瞬,柔软的触感轻抵他紧阖的双唇。

    田野寂静,天地无声。

    明卿云跪在地上,大脑空白,天旋地转。

    他下意识睁开眼,被薰衣草围绕的少女微微弯下腰,黑色长发随之倾泻,洒在他的脸上、脖颈,却无人在意。

    她只是亲吻着他。

    在他睁眼的一瞬间无声望进他的眼眸,像是在温柔提醒,这不是一场幻梦。

    他们气息交缠、唇角相抵,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这一刻,天地忽然远去,整方世界只余他们二人,一站一跪,一弯腰一抬头,做着超越彼此身份的事情。

    那是他的神明。

    没有哪一刻,让明卿云如此恍惚又清晰的认识到,他的生命、灵魂以及全部都交托在她的手上。

    温热的呼吸缠绕在两人中间,无声而撩人。

    这是一个简单的吻,青涩、纯粹。

    却饱含爱意。

    跨越万年的爱意。

    新世纪公元1031年,

    他的神明从神坛上走下来,俯下身,

    亲吻了他。

    ——全文完——

    ------题外话------

    作者君下半年有重要考试,尝试过平衡写文和备考,但失败了。

    所以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后续会不定时更新一些番外。

    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如果不是你们的支持,这篇文不会走到现在。

    感谢大家的喜欢,看到自己塑造的角色被大家喜欢,作者君也非常开心。

    以后,有缘再聚(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