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通奸的话不能就这样算了

    宝船三楼,走廊上站满了人。

  周春秀挺着个大肚子,坐在杜十娘舱门前,又哭又闹...顾老二耷拉个脑袋站在一旁,说着软话。

  “你别闹了,咱们有什么进去说,这样丢不丢人。”

  周春秀一把将顾老二的手甩开。

  “顾老二你偷人都不觉得丢人,我丢什么人。”

  见这周春秀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顾老二也急了,呲牙咧嘴。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告诉你啊,什么事都没有。”

  “你凶什么凶,有没有事,把狐狸精叫出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说着,周春秀又捶打杜十娘的舱门。

  “杜十娘,你个贱人,你出来,你个骚狐狸,见到男人你就扑...”

  可不管周春秀怎么捶门,舱房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让你别闹了,跟我回去。”

  顾老二想用蛮力把周春秀拖回去,又担心伤到她肚子不敢太使劲。

  “大家评评理啊,杜十娘这个贱蹄子被男人甩了,没有金主给她银子花,就盯上我男人,可怜我一个女人挺着个大肚子,节衣缩食的。”

  “这个贱人倒好,拿着我男人的银子,在这船上吃香的喝辣的,还买金子.”

  看热闹的人,见周春秀挺着个大肚子,再看一旁顾老二心虚的样子,都相信周春秀的话,不由得对她很是同情。

  “你不要再骂了,有什么我们进去再说。”

  顾老二拿周春秀没有一点办法,自己理亏,再看着众人谴责的眼神,语气都带哀求了。

  “今天那个骚狐狸不出来把事情说清楚,这事没完。”

  “我跟你说不清,走,跟我回去...”

  顾老二下了蛮力,要把周春秀拉进去。

  “大花,大嫂还站着干什么,她疯了,把人拉进去。”

  听到顾老二一声吼,林大红和大花两人上前要帮忙,周春秀见状,一爪抓在顾老二脸上。

  “今天谁跟动我,我跟他拼了...”

  周春秀对着顾老二又抓又挠,顾老二一是怕伤了她,二是这么多人自己也不敢震动手,一时之间,狼狈的不行。

  李薇一来,看到的就是这种场面,心头那是一个火呀。

  “干什么呢?”

  李薇一声大吼,周春秀这才停手。不过她对李薇本就不满,现在她占理,更不将李薇放在眼中。

  顾老二满脸是伤,看见李薇,也不敢叫疼。

  李薇忍了又忍,才没有一脚将这两个不省心的玩意踢到江里面去。

  “吵什么?闹什么?有什么不能进去说?”

  顾老二自然是愿意进去的,可是周春秀不愿意呀。

  “要进去可以,但得把话说清楚。”

  “我顶着大肚子,顾老二不管不顾,对外面的骚狐狸嘘寒问暖,你要怎么处理?”

  李薇看着周春秀,暗笑,能耐了,敢跟自己叫板了...

  “你和老二之前发生了什么,你干了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不说,是给你和铁蛋留面子。”

  “周氏,这一路上因为你是孕妇,我诸多忍让,是不是让你产生了一种老娘软弱好欺负的错觉。”

  以往只要说周氏在天虎寨的事情,她都是虚的,可今天周春秀好像吃了炸药,李薇一提,她马上就大声的为自己叫冤?

  “我做什么了?今天我就说出来让大家伙评评理。”

  “我周春秀自从嫁到你们顾家,侍候公婆,为顾老二生儿子,如今怀里还揣着一个,可这一路上,你们一家人是怎么对我的?”

  “我说怀孕了想休息一下,你们全家都是一脸不耐烦的骂我矫情。”

  “我说我想吃口肉,你们全家都说我好吃懒做。”

  “我娘家哥哥没有粮食,想要你们接济一点,你们全家都说我贪得无厌。”

  “是,我承认因为我肚子饿,我找别人要了一块肉吃,就为这事,你们一家人不待见我,骂我,嫌弃我,我都认了,可现在顾老二为外面的贱女人,买个首饰就花五百两。”

  “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这么忍气吞声?”

  “你们顾家不过是看着我没有娘家帮衬,合起伙来欺负我...”

  周春秀这一番声泪俱下的控诉,可是得了许多同情分,糟糠妻陪着受苦受罪,男人发达后却百般磋磨糟糠妻,对外面的那些骚蹄子却是很大方,豪掷千金。

  李薇也不得不佩服周春秀,黑的也能说成白的,倒贴胡霸天人家直接变成了要一块肉吃,这多能粉饰太平。

  不过更让李薇好奇的是,这周春秀怎么知道顾老二花了五百两银子给杜十娘卖首饰?吴仁不是多嘴的人,应该不会乱说,顾老二和杜十娘就更不会说了。

  “看来你今天非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跟我来掰个是非对错了。”

  “行,先不说其他的,你说老二花五百两给别人买东西。”

  “五百两,老二有这么多银子吗?我这个做娘的怎么不知道?”

  说完,李薇又对顾老二喊话。

  “老二,你什么时候发的财,你说说?”

  顾老二虚汗直冒,忙摇头。

  “娘,我天天在船上,哪里有机会发财啊。”

  众人一想也是,船上能有什么发财机会,看着周春秀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质疑。

  “铁蛋娘,你放心,我们顾家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是家风还是有的。”

  “不管男人女人,谁要敢做出败坏家风之事,不用你说,我第一个就容不下。”

  “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深有体会。”

  李薇此话指的自然是周春秀在天虎寨的事,她还是有点心虚,但想到这次犯错的可不是自己,她倒要看看这老虔婆这次怎么维护自己儿子,于是背又挺得直直的。

  “顾老二花了五百两银子给杜十娘那个骚狐狸买首饰,这可是我亲眼看见的。”

  “不仅如此,顾老二还让那骚狐狸的所有开销都挂在我们房号下。”

  “他要不是跟那骚狐狸有什么,他凭什么这么做。”

  李薇一愣,她只知道买金子的事,还不知道挂账的事,再一看顾老二,低垂着头,这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老二,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老娘说清楚?”

  顾老二看着李薇发怒的脸,有些腿软,不过再蠢也知道,自己要解释不清楚,那可就麻烦大了。

  “娘,我跟那杜娘子是清白的,我只是看她可怜帮帮她,才让她把账记在咱们房号下的。”

  李薇在心中把顾老二骂了千百遍,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得维护着。

  “你这孩子,心善是好的,可是你心善也要量力而为,咱们一家还是脱舵爷的福,才能在这船上白吃白喝,你这让杜娘子也记在咱们帐下,不是借舵爷之手慷慨吗?”

  这顾家开销舵爷包了,本就是一个传说,如今李薇亲自证实,所有人看李薇的眼神又变了,猜测她跟舵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娘,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看着这假惺惺的母慈子孝场面,周春秀冷哼一声。

  “那五百两买金子的事怎么说?你这么心善倒是也可怜可怜我,我嫁给你这么多年,还没有收到一件首饰呢。”

  “老二,当着这么多人面,你说实话,你真的拿出五百两银子买了首饰?”

  顾老二想到自己根本没银子,只是记账,忙冤枉道。

  “娘,我哪里有银子。”

  “哼!”周春秀冷笑一声。

  “你说没有,刚刚杜十娘对你千恩万谢的,我可是亲眼看见的。”

  “到底是不是你买的,让那骚蹄子出来问一问,就一清二楚了。”

  说着,周春秀又开始捶门,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看来这杜十娘是铁了心不理会了。

  ......

  不过也是,这杜十娘要是出来,早就出来了,人家不出来,现在也不能强行去撞门。

  “船上有卫安司,让他们来处理,要真是通奸,不能就这样算了。”

  不知道谁说了这样一句话,马上有人附和。

  “就是,这种贱女人就该被浸猪笼。”

  “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全都该赶下船去。”

  “谁有空走一趟,去把卫安司的人请来。”

  一瞬间,事情变质了,刚刚还是桃色纠纷,现在变成通奸了。

  桃色纠纷私下解决就行,通奸,那是可以处以刑罚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