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梦里的你很勾人

    从昨晚上小奶狗就认错了,可自己却把他晾了一整天多,小奶狗苦等自己消息的焦虑心情一定跟凌寒降一样,谈恋爱既然出现问题,并不是单纯一方冷落另一方就能从根本上解决的。

    “时间不早了,我要赶紧回去了。”季漾加快了速度,跑着跑着又回过头冲凌寒降招手道别,“也谢谢你今天陪我,我玩的很开心。”

    他们下午打车来的,季漾跟凌寒降道了别也顾不上等他,只想赶紧回去把事情了结。

    凌寒降没有问他要怎么做,只默默跟着。

    光线穿透树荫,将季漾的影子无限拉长。

    凌寒降低头打量着他们的影子,站到季漾身后,不时改变着自己的位置,让他们两人的影子交汇在一起。

    再将手臂抬到一定高度,注视着自己的手慢慢“贴”向了他的。

    就当作他们此时在牵手。

    ===

    季漾打车回家后就把他和小奶狗之间的拉黑状态解除了,但等了一会,他盯着二人这个还停在昨晚的对话界面,又一时失语。

    所谓近乡情怯,大抵便是如此。

    不想干等,他便准备先去泡澡,估计泡完出来,小奶狗就发现他可以给自己发消息了。

    进浴缸前,季漾在心里小小纠结一通,又出来拿上了手机,搁在置物台上。

    这样如果小奶狗找自己,就能及时回他了。

    如他所料,才泡了没几分钟,小奶狗就找他了。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定是能激动到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不拉黑我了!!!”

    “你不生我的气了?!”

    “昨天晚上到今天都挺难受的,”季漾隐去凌寒降陪自己玩的事,“不过现在想清楚了,也觉得不该这么晾着你,你一定很急着联系我”

    “嗯嗯,我的心情也调整过来了,对不起呀,昨晚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不开心,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发誓!”

    季漾就怕他说什么如有违背天打雷劈这种话,忙道:“好好好我相信你,这件事我们彼此都没误会了,过去吧”

    “好,那等我们见面,我再跪一次搓衣板呗?”

    季漾忍不住开始幻想这个场景:“噗哈哈哈哈,好啊”

    “乖”

    小奶狗发来亲亲抱抱摸摸头的表情,单看没什么,但季漾现在在泡澡,脸登时就有点烧。

    更不敢跟对方说自己在干嘛,也不好装没看见,正犹豫着,小奶狗就给他发:“现在方便吧?今天一整天没聊,要不要一起看电影,开心一下?”

    看得出小奶狗想尽力弥补,季漾便没拒绝。

    反正泡澡的时候看视频也是种放松。

    app最新出的一个功能就是共享屏幕,小奶狗见他同意,更是兴高采烈地即刻就要体验。

    季漾不懂操作,直接顺着小奶狗发的共享屏幕邀请点了进去。

    显示的是小奶狗的手机屏幕,界面上有个按钮,季漾以为是通话键,便按了一下。

    而小奶狗原本都打开了网址要选电影,却突然停了动作。

    季漾:“?卡了吗,你想看什么啊?”他在最上面的几个海报里筛选着,“我不太敢看恐怖片,要不就中间这个喜剧?”

    然而他貌似说了个寂寞,对面不仅没听到回音,小奶狗也没文字回他。

    总不可能好好的突然掉线吧?

    季漾缩小了共享屏,回聊天界面里打字:“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我刚刚问你怎么不选电影了?”

    只见小奶狗那边的共享屏也突然变小,他也开始打字,季漾收到他的回复:“没听到”

    然后他打了语音通话。

    季漾懵逼了。

    接通后他震惊:“我怎么还能同时打两个语音的?不对”

    小奶狗继续回道:“我刚刚不选是因为,不用看电影了”

    “为什么?”

    “你比电影更好看”

    季漾的表情瞬间凝滞:“”

    这什么意思,莫不是?!

    啊?!!!!

    自己居然又一次不小心开了视频?!

    片刻后,小奶狗说:“你别动”

    “让我再看会”

    季漾羞愤难当:“不行!”

    他正要把共享屏关了,小奶狗就友情提醒他:“你不是也看过我吗?哥哥,礼尚往来懂不懂?”

    这理歪到极点了,但季漾又无从反驳,因为自己之前确实饱了眼福,现在他想看回来,其实也没毛病。

    浴缸里的水本就不深,他的大半个上身都暴露在视频里,比例完美的直角肩、突起的精致锁骨、被浴室的暖黄灯映照的白皙如玉的一大片皮肤、水下若隐若现的细腰,单拎出来哪一个都是令人血脉喷张的存在,更遑论当它们共同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可惜此般香艳的场景,小奶狗却只能干看着,不能上手体会细腻的触感,整个人更是宛如身处水深火热中。

    那头似有极尽隐忍的喘息,道理季漾都懂,可还是控制不住遐想,红晕从颈间向下蔓开,他觉着时间差不多了,上次自己看小奶狗约莫也看了这么久,便颤着手手忙脚乱地关了共享屏,其间手机险些掉进水里。

    做不到心无旁骛地看电影,他也一并退了软件,把手机扔回置物台,趴在浴缸边,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不管怎么说都为时晚矣,除了最最私密的地方,小奶狗在他发现手滑前就已经把不该看的都看了。

    翌日,出租屋内,凌寒降面无表情地处理着床单,手机的钢琴铃声响起,他连忙放下手里的活,擦干净手把手机掏出来。

    最上方弹出来一条消息——

    “生日快乐”

    ===

    季漾的心理调节能力还不错,这天还要上班,也无暇再想那些旖旎的事,也没一直弧小奶狗,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发生日快乐。

    小奶狗:“谢谢,你昨晚睡得如何?我今早上差点不想起来”

    季漾违心地回:“我睡得挺好的,你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我做了个梦,梦里的你很勾人,和我曾在视频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什么梦?还用问吗?

    季漾整张脸暴红,好不容易不想了,小奶狗一句话就引导他的思想通往更深入的地方,等狂乱的心跳再度平息下来,他才准备回复,还好小奶狗很体贴地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我找了个打工,今晚和明晚都要去,不能陪你聊了”

    “嗯嗯,没事,你好好干,注意休息”又叮嘱了他一些注意的,等到晚上,小奶狗及时跟他汇报动向,“哥哥我到啦”

    软件有个bug是如果手机本身开了定位没关,聊天时也会显示位置,小奶狗第一次去,肯定要打开地图查路线。

    方辞之前提醒过季漾这个bug,还说他们会尽快处理,这会季漾却很庆幸他们的技术人员业务能力没那么过硬。

    因为小奶狗不仅没发现他的定位悄没声地开了,而且——

    他打工的地方正是方辞家开的酒吧!

    方辞家里各行各业皆有涉猎,除了电子产品,酒吧这种场所他们也插了一脚。

    季漾在脑子里很快部署好了全部计划,和小奶狗的这次矛盾他也有反省过,深刻意识到那种时候网恋有多让人无能无力,如果他们现实能见面,好歹彼此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也能在自己想他时过来陪陪自己,有的时候言语的力量再强,也敌不过一个抱抱。

    再说,小奶狗看过了他的脸和上半身,而他只看了小奶狗的上半身,这也不对等。

    只是小奶狗连声音都不暴露,直接跟他说想看脸肯定会被拒绝,所以在正式奔现前,季漾决定先来个热身,让自己有点心理准备。

    而现在正好有个契机,季漾能借此偷偷看到小奶狗。

    许是出于愧疚,小奶狗没同季漾提礼物的事,季漾得知他的工作时间后,把礼物重新包好,找了同城闪送,特意要求人家要在指定时间送到方辞家酒吧门口。

    第二晚下班后,季漾全副武装收拾妥当出了门,这次只为一窥小奶狗的真容,不能反过来被他先发现。

    在离定好的时间五分钟左右时,季漾的车已经稳稳停在了酒吧门口的路边。

    等待时分更为煎熬,季漾正欲闭目养神,就看到快递小哥的车路过自己的车,停在了不远的斜前方。

    他找的这快递够给力,居然提前几分钟到了!

    当下他也顾不上小憩了,几乎是同一时刻把车窗摇了下来。

    他听到小哥给小奶狗打电话,喊的是他的网名,通知他有个快递要取。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约莫一米八几,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生从酒吧出来,走到快递车边。

    小哥上下打量着他:“晚安好梦?”

    季漾前倾着身,看不到全脸怎么也得听个声音吧。

    可男生只是沉默地点了下头,拿了快递就快步跑回了酒吧。

    这和季漾预想的场面大相径庭,一时也想不到还能怎么办,但又觉得就这么走了不甘心,便也下车进了酒吧。

    小奶狗可以戴帽子和口罩取快递,但他总不太可能服务时也戴。

    季漾寻了个地坐下,开始循着记忆,尽力在同样穿着的服务生里找相似的背影。

    倒是让他看到个熟悉的,连身高目测也差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