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后果严重!

    “既然没找着人,四少今天自导自演的戏码是不是可以结束了?”总经理转头看向黑着脸的严子饶,不客气的开口。

    人没找到,他自知理亏,只是今天招惹了凌御行,以后恐怕会对他甚至整个严氏集团都会很不利。

    “既然只是误会一场,那就叨扰了!”转过头,他看向从衣帽间换了一套黑色西装出来的男人,即便心有不甘,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歉:“打扰了御少休息,很抱歉!”

    站在最前头的记者,见着严子饶抓歼失败,忙见风使舵,陪着笑脸道歉:“凌先生,实在抱歉,我们真的无心打扰,今天的事都只是一场误会,我们什么都不会说,也不会乱写,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这一回吧!”

    得罪了凌御行对他们来说,结局从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穷途末路。

    他刚一开口,身后的一群记者见着局势倒转,也忙纷纷开口附和:“是啊是啊,凌先生,实在对不起……”

    “既然你们都来了,我今天也不能让你们白跑一趟才是,两个小时候,凌氏集团有一场发布会,欢迎大家参加。”

    微微抬着手,凌御行把手腕上的袖扣扣好,漫不经心的说了句,暗蓝色的宝石袖扣一如主人那般,泛着低调的奢华和不可侵犯的尊贵。

    “……”言下之意他是不追究今天这事了?!

    在场的人纷纷为之一愣,如获大赦一般松了口气,互相看了眼,几乎是很有默契的朝凌御行感激的道谢:“谢谢凌先生,我们这就过去,就不打扰了!”

    刚一说完,一窝蜂似地记者灰溜溜的逃的似地出了奢华的总统套房,只留严子饶一个人在原地,脸色不明的看着神情凛冽的凌御行。

    “人没找到,严四少想要怎么承担责任?”拉好袖子,凌御行单手插兜抬眸看着他,慵懒之中带着不可侵犯的倨傲。

    “……”人没找这在他预料之外,刚刚来时的自信,顿时被击破。

    匆忙赶过来的林澈见着大客厅里对峙的两人和总经理,顿了顿脚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已经走了过来,毕恭毕敬的朝凌御行见礼,“抱歉,总裁,我来晚了!”

    凌御行摆了摆手,冷冽的眸光和严子饶无声对上,从容不迫中带着慑人的魄力:“我看起诉就免了,正好我也有时间,滨海那边的度假村开发竞标案,凌氏集团从明天开始,全力投入竞标工程,让我的秘书和你谈判好过陪你出庭,你觉得呢?”

    “你……”没想到凌御行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严子饶顿时愣了下,整张脸都黑了。

    滨海度假村的开发案是严氏集团这一年来最大的目标,如今凌氏插足,那么他们要拿下这个工程的可能性更是少之又少,如果竞标失败,那么严氏集团的股票定然会收到冲击,这一招借力打力,够狠!

    看来,他果然低估了凌御行的能耐了!

    话已撂下,林澈转头看了严子饶一眼,虽然他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但他清楚事情肯定不简单,“四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