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就这么点能耐?

    靠得这么近,她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卷长密集的睫毛,一双暗沉无波的眸子深邃冷冽,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五官同样是受到了上帝的宠爱,优雅尊贵得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这双眼,没有多少温度,甚至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她很清楚,这样的男人通常很容易掩藏自己的情绪,更不会让人把自己看透。

    有人生气表现在脸上,有人表现在眼睛,可是这个人,她看不透。

    僵着笑脸,千乘无辜的眨了眨眼,“不是说取悦你么?难道你说的取悦不是这个?”

    微微拧眉,他轻笑了声,暗眸闪烁着隐晦的深沉:“为了你爹,你还真是什么事都愿意做!”

    “凌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是吗?”苦笑了声,她敛去水眸的情绪,倔强的看着他,“还继续吗?”

    静默的看着面前这张骄傲的脸蛋,明明委屈,为了不受他的嘲笑,偏要忍耐着,那股子倔劲勾起了他难得的怜惜。

    他倏地伸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就吻了上去——

    突然偷袭,千乘躲闪不及,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放大了N倍的俊脸,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

    就在她错愕之际,他逮着机会,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在了沙发里,借着她坐在腿上的姿势,毫不客气的重重吮吻!

    凉薄的唇在她红唇上来回蹂躏,萦绕在唇齿间香甜的味道,勾起了他难得的**,可对上那双瞪大的琉璃眸,他却突然恼了!

    张口就在她唇瓣上咬了一口,在她回神的那一刹那,灵动的舌尖挑开了她的贝齿,攻城掠地的和她缠绕——

    回神过来,她看着眼前霸道的男人,总算想起来要挣扎,却悲催的发现,被压在沙发和他之间的自己,渺小得连挣扎都是多余!

    再仔细想想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挣扎等于无济于事。

    在她快要难以呼吸的时候,他总算大发慈悲的松开了她,单手撑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得一脸邪肆,语气轻佻。

    “怎么,就这么点能耐?还是你在提醒我,换你来伺候?”

    千乘愣了愣,还没从被他强吻的惊恐中回神,愣愣然的任由他把她抱着坐起身。

    他这是要把主动权还给她么?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取悦他!

    即便跟在夏和和那女色女身边久了,她也还是没学到几招功夫,这会儿更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瑟佑也是一门技术,早知道她就多学一点,不然这会儿也不会脱不了身了!

    暗暗咬牙,她低咒了声,却没意识到,自己此刻咬着的是某人的脖子……

    闷哼了声,凌御行轻勾着唇角,暗沉的眸光落在怀里那带了爪子的小狮子身上,即便是被咬了一口,俊脸上的神情依旧慵懒优雅:“宝贝,你这是有多恨我,恨不得吸我血吃我肉?可我并不记得我们之间有多大的深仇旧恨啊!”

    “啊?!”猛地抽回神,苏千乘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咬着的不是自己的牙,而是他的脖子,粉脸顿时一白!

    “我……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来一阵雷劈死她吧!

    ————————————

    五十四章被退稿了,亲们没看的可以回去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