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约法三章!

    “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帮我爸?我不需要他大富大贵,只要他能做他喜欢做的事情,一生安好就行,我想这对你来说并不是问题吧!”

    以他的能耐,只要开个口,要保宝义集团完全不是问题。

    点点头,凌御行半眯着眼看她,这张单纯的脸上依旧骄傲,只不过少了一些畏惧和胆怯,可偏是这样无所畏惧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更加耀眼夺目。

    “你提的这些对我来说确实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提的条件你是否能做到。”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拒绝!”跟人谈判需要的是气势,虽然她没他聪明,但最起码的胆识还是有的,反正她也没什么可拿来和他交易的了,人都是他的了,再矫情的装清高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两个选择,一是做我的女人,二是和严子饶离婚。”

    “我选第一个,因为第二个选择即便我和严子饶离婚了,你也还是会向我提出第一个选择的条件,那我还不如直接选第一个。”

    她的聪明让他刮目相看,淡淡的勾着薄唇,凌御行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你不想离婚也可以,但是不能让严子饶碰你,否则的话,宝义集团明天我就可以让它改姓凌!”

    “我答应!”反正她也不喜欢严子饶碰她,每一次都让她觉得恶心!

    “还有,必须随传随到……”

    “等等!”她突然回神过来,意识到他是在和她约法三章,她忙站起身来,即便是这种时候也不忘为自己争取权益:“既然是约法三章,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对你约法三章?”

    挑眉对上那双认真的眸子,水亮水亮的带着几分固执,他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史无前例的纵容了一个女人对自己为所欲为,“可以,你要签协议都没问题。”

    还没有人在没有任何谈判筹码的情况下敢跟他讨价还价的,这只猫儿不仅聪明而且狡黠得让人心痒难耐,果然,他看上的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那好,拿纸笔来,免得以后空口无凭。”她是弱势的一方,如果不为自己争取多一点权利的话,以后他随口提个条件要求什么的,那她想要后悔都来不及了!

    “走吧,到书房来。”起身,他拉着她上楼,回旋的楼梯直通二楼,她落了他一步走在后面,抬眸看着那淡然的侧脸,丝毫不觉自己此刻正在与虎谋皮。

    慵懒的坐入办公椅,凌御行看着正趴在自己对面的办公桌上书写的女人,那认真而固执的模样,真像个孩子,既没有娇柔做作的矜持,也没有胆小怯弱的紧张和害怕,被挽起的头发下露出一整个娇俏的脸蛋,淡妆素裹又是另一番独特的味道。

    要是换了别个女人,听到他这个条件恐怕造就高兴得主动投怀送抱了,哪个会像她这样还知道为自己争取权利,还知道要用约法三章来约束他的?

    反正时间还早,他也不急,就陪她玩玩好了,能看到这张平常不易见的生动的脸,也是一种趣味。

    支着头,千乘仔细想了想,罗列了众多条框,仔细斟酌着是否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考虑到的,灵动的琉璃眸子骨碌碌的转着,惑人心魂。

    不经意的瞥到对面投射过来的视线,她微微顿了下,咬着唇想了想,“你还有什么要写上去的?”

    写完了自己的要求才记得要问他的意见,这丫头还真是单纯得可以!

    他抬手朝她招了招手,“过来,给我看看你都给我提了些什么要求。”。

    绕过办工作,她一屁股坐到桌子上,抬手把手里罗列的“约法三章”递给他。

    “嗯,还真不少,这第一条,不要在公众场合喊你宝贝?”挑挑眉,他抬眸看着她,唇角噙着浅笑,一副戏耍她的模样,“那你希望我喊你什么?还是只要不是公众场合都可以喊?”

    瞧他那样子摆明了是有意找茬,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都不行,让别人知道,我那就是光明正大爬墙出轨了!到时候全A市的媒体人肉搜索把你给搜索出来了,回头媒体一炒作,说凌氏集团总裁和有夫之妇偷情,啧啧,多难听啊!”

    张情生半。“没我的允许,我的新闻他们不敢乱写。”轻笑了声,他低头继续看第二条,“必须有正常的自由,不能限制你的生活圈子交友范围。这个第二条我可以答应,但是有附加条件。”

    “什么条件?”

    “自由可以,但是不能超过我的容忍范围,至于交际圈子,但凡是男的朋友,都需要跟我报告一声,免得以后你给我戴绿帽子我都不知道,有损我英明!”

    “你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现在这么做不也是在给严子饶带绿帽子么?”他拉着她这个有夫之妇出轨,他竟然还觉得理所当然!

    虽然严子饶出轨在先,毕竟是协议婚约,她也不爱他,在这种事情上她通常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是是落在她身上了,她总觉得出轨也是个技术性问题!

    “严子饶戴的绿帽子多了去了,不差你这么一个,你以为那个林如萱就那么清白么?”瞧她那单纯的模样,他还真不想打击她。

    “……”

    “第三条,不曝光你的身份,在外面保持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公事公办,不玩暧昧?”戏谑的看着她提出的这一条,他半笑着抬眸,继续念第四条:“一星期见一次?”

    “是啊,有问题么?”

    “我不同意!一星期见一次,那我要你来做什么?这一条时间我安排,你只需要随传随到就可以了!”

    “……”

    “如果彼此有喜欢的人了,必须结束这种关系,从此再无瓜葛?”看到这一条,他微微拧眉,抬眸对上她认真的神情,犹豫了下,终究什么也没说。

    “是啊!以后你有喜欢的人了,我会离开的,不会纠缠你。”

    “剩下的没什么问题,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提条件让你约法三章了?”他拿过笔,在协议上加了几条上去后,随手把协议递给她。

    看着协议上的条件,每一条都比她苛刻,果然不愧为歼商!

    “这一周休一次是什么意思?”她抬头看着他,一脸不解。

    “床上问题,一周休一次!”他直直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解释。

    明白过来他这话隐藏的含义,她猛地一怵,粉脸渐渐泛红,尴尬的咬紧了唇,斟酌了片刻,最终还是没在这个问题上讨价还价,因为她很清楚,再讨价还价这个男人只会变相的剥削她,而不会放过她!

    后面的条件没什么问题,她抬手把签好了的协议递回给他,傻愣愣的问了句:“要不要盖章啊?”

    利落的签下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刚劲有力,见字如见人,每个字都充满着霸道的傲气。

    正当她看着那三个字发愣的时候,办公椅上的男人突然倾过身,勾过她的脖颈,轻柔的在她脸上落了个吻,“盖章。”

    “……”

    收好协议,她似乎是想到了个问题,半笑着抬起头看他,“凌总,你逼着我出轨,那么在咱们俩见不得人的关系里,你岂不是我歼夫了?歼夫……额,这个头衔似乎不太适合你!”

    她也没法想象这个词用在这个尊贵的男人身上是个什么模样,只是想想都觉得有些恶寒。

    “是不太适合我,如果我是歼夫,那你不就是淫妇了?宝贝,那你是不是要考虑先跟严子饶离婚呢?离了婚到我身边来,难道不比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更好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竟然会答应她这种无理的要求,歼夫淫妇,地下情,偷偷摸摸的关系,虽然很新奇,可都不是什么好词。

    “你想都别想!我肯答应你出轨,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你以为出轨也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么?!”

    挑挑眉,他安静的看了她片刻,不明白为什么她宁愿背负出轨的骂名也不愿意和严子饶离婚,刚这么想,控制不住的好奇已经脱口而出:“不愿意离婚,难不成你是爱上严子饶了?”

    “谁会爱上他那种乱花丛中过的男人!”轻嗤了声,她挑眉看着他,“既然已经约法三章,也希望你能做到你答应我的事情!”

    “我答应了的事情自然会做到,不过,你是不是也该拿出你的诚意来?我看不到你的诚意,我可不一定会努力办事。”

    “你……”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她咬咬牙深吸了口气,粉脸愈发红嫩,却只是瞪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又怕他突然临时反悔,她只能放低了身段问:“你要我怎么做?”

    “不如,就从取悦我开始吧!倘若取悦不了我,说不定我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话音刚落,坐在办公桌上的身影突然跳了下来,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翻身跨坐在了他腿上,宽大的办公椅容纳两个人绰绰有余,只是这样的姿势,让她有些难堪。

    在情事方面她本就生涩,可偏偏他就爱看她生涩的模样,看她在自己身下,一点一点的绽放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