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昨晚表现不错!

    脑海里回放着夏和和给她看的那些小说里的情节和动作,她按步照班的往面前的男人身上招呼。

    她是豁出去了,可她今天才知道,棋逢对手的时候,豁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完全不紧张,尤其对方还是高手!

    头一偏,她深吸了口气,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咬咬牙上阵!

    修长的手指沿着胸骨中央区滑下,停留在昂藏的胸口,顺着解开的扣子探了进去,手腕一转,柔软的指腹覆上了胸口的凸起,男人暗沉的眸兀自沉了几分!

    没玩过这么限制级的游戏,她不知道男人在哪些地方敏感,只是书上这么写,她也就这么照做了!

    刚硬的胸膛在她掌心起伏,小手油走过的地方,点燃处处火焰……

    她的那些小把戏在上一次海湾那边已经见识过了,这点小伎俩糊弄不了他,于是他开口提醒:“宝贝,我不是女人,你这么摸来摸去取悦不了我的。”

    “急什么呀!新手上路,你就不能让我悠着点吗?”仰起头,她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澄澈的琉璃眸子带着一股子蛊惑,惹得男人浑身一阵酥软,有股火焰从胸口燃烧快速朝小腹直袭而去。

    看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他倏地伸过手一把扣住她的脖颈,倾过身就朝她唇上覆了上去——

    凉薄的唇紧紧地压在她的唇瓣上,他的嘴里依稀还残留着红酒的味道,醇香弥漫。

    不见她挣扎,他的吻更大胆的探入她的唇间,勾住她的舌,与之激烈纠缠,辗转允吸,恣意品尝。

    甜美的气息渗入他的鼻息之中,让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狂烈的欲.望有如排山倒海向他席卷而来,将他的理智彻底淹没——

    借着昏黄的灯光,被夺了主控权的丫头总算回神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结实有力的男性身躯,散发着灼热的气息,沿着薄薄的衬衫透了过来,被他堵着嘴,她紧张得几乎没法呼吸!

    几乎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她忙伸手去推他,他微微眯眼,半撑着身子直起身,妖娆的眸子看着身下气喘吁吁的女人,红嫩的脸蛋泛着一股生涩的味道,不禁勾起了他调教的兴致。

    猛地起身,他把她放在办公桌上,霸道的跻身其中,趁着她意乱情迷还没回神的时候,利落的找到了礼服的拉链,一把把她身上性感的礼服拽了下来。

    男人的凶器,像一把尖锐的利刃,狠狠地朝她冲撞进来,紧致的缝隙削弱了他的气势,却让他禁不住绷紧了神经!

    她还是和第一次的时候那样诱人,萦绕在鼻尖的清香很淡,不是刺鼻的香水味,而是最自然的体香。

    她的纯美,有着让男人把持不住的致命吸引力!

    一脚踢开卧房的门,他揽着怀里快挂到他身上去的女人,她无意识躲闪的动作无一不是在他身上点火!。

    唇微微勾起,凛冽的黑眸微眯着,习惯了掌握主动权,他在把她扔在床上的那一刻,带着狂烈的霸气侵占上她。

    呼吸急促的瘫躺在柔软的床上,任由他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印记,从脖颈一直往下,直至在白希的胸口流连,轻微的刺痛渐渐被挑起的火热所替代。

    直到登上顶峰的那一刻,他扣住她的脸颊,在昏黄的灯光里,一瞬不瞬地紧盯着她迷乱的眼睛,看着她在自己冰冷的目光下,如何颤抖……

    夜色迷乱,乱了两头互相啃咬的狮子,也乱了这个奢华的夜色!

    ................................................................................................

    清早,千乘从一阵闷痛中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张俊彦的睡颜放大再眼前,好看的剑眉倾斜上扬,闭上了那双暗沉的眸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冷酷,多了几分随意的慵懒。

    她不否认,凌御行这样的男人,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总有一股迷人的魅力,这样的男人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和随性,举手投足间的王者霸气,任是哪个女人见了都会无比迷恋。

    太阳穴隐隐传来一丝刺痛,她这才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原本残留的一丝睡意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无奈。

    说好不跟这个男人纠缠到一起去的,每次都事与愿违。

    微微叹了口气,她看了眼那安静的睡颜,磨牙霍霍的恨不得咬上几口,仔细一想,老爹还等着他救命,想想还是算了。

    正准备起身的时候,腰上突然横了个铁臂过来,紧紧的把她捞了回去。

    “你若觉得委屈了,可以直接掐死我,这样比较能泄气!”

    微微睁开眼,凌御行扬唇轻笑着看着眼前气得不轻的小猫,深黑的眼底一片清明,根本没有半分朦胧的睡意,让她差点就要怀疑,他刚才究竟有没有真的睡着。

    得到了他的许可,她还真这么做了,一个翻身,她直接坐到他身上,纤细的爪子飞快的掐上了他的脖子,发泄似地朝身下的人低喊:“我都被你逼得出轨了,你能不能有点良心,能不能不要落井下石!”

    让她意外的是,这一次,凌御行并没有挣扎或是还手,依然神态自若的看着她,俊彦的脸上泛着一丝轻嘲的笑意,“有失必有得,我从头到尾都没强迫你,不是么?”

    “……”微微眯起眼,她细想了下,其实他说的没错,他并没有勉强她,只是为了老爹她不得不求他而已。

    既然是交易,那有得必有失,公平买卖,她就算觉得委屈也只能忍了。

    怔忪之间他猛地坐起身,抱着她翻身压在床上,细细密密的吻无间隙的落在她的脖颈间。

    麻痒的感觉顿时蔓延全身,回神过来,她拼命的推着他,一脸的不愿意:“你起来!我还要去上班呢!起来呀!”

    大清早的发什么情!虽然不是第一次,可大清早的缠绵,还是让她有些不习惯。

    “亲我一下,我就起来!”似乎是看到她气恼的样子,他竟然心情大好的耍起宝来。

    挑挑眉,千乘一脸嘲讽的看着他,轻笑一声,“御少,你还没断奶吗?大清早的跟个孩子似地耍赖,无不无聊!”

    许是昨天晚上满足了他,她发现他非但没有起床气,反而还心情不错!

    “不然咱们就这么耗下去好了,我是总裁,我上班迟到,也没人敢有意见。”他是笃定了她没辙,死皮赖脸的要来个早安吻!

    “你……”千乘气结,磨牙霍霍的瞪着他得意的俊脸好一会,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抬头吻了上去,没刷牙,脏死他!

    蜻蜓点水后便移开了头,她别开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数字闹钟,曲着腿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宝贝昨天晚上表现不错,不如明天继续?”

    “滚开!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讨论这个话题!”

    “好,那你先去洗个澡,浴室里有浴袍。”说着,他从她身上起身,转身从衣柜中抽出黑色的浴袍披上,懒散的走出了奢华的卧房。

    看着消失在门边的身影,千乘甩甩头,掀开被子起身进了浴室。

    他今天这么好说话,甚至还纵容了她的无理取闹,这让她总觉得有种不安的感觉,生怕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整个什么幺蛾子出来,那她可就彻底的杯具了!

    磨磨蹭蹭的洗完澡下来,她抬头看了眼坐在客厅里悠闲自得翻报纸的身影,很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环顾一周,这间屋子她没看到还有别人,连个仆人都没有,房子却收拾得这么干净,而且还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不明白这男人住这么远做什么!

    看着报纸的人头也没抬,只是随口说了句:“衣服在桌子上,我送你去上班。”

    说着,他缓缓放下手里的报纸,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轻饮了口,优雅的模样格外让人目眩。

    她这才发现,他已经洗过澡换好了衣服,一身Versace的浅黑色条纹西服将他原本就挺拔欣长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乌黑的短发打理得整齐而帅气,此刻的他看起来完全是成熟而风雅的集团总裁,举手投足尽显王者霸气。

    看着手里还未拆掉标签的衣服,她转身上楼。

    换好衣服出来,她看了眼停在别墅门口的黑色跑车,微微愣了下,最终还是坐了进去。

    凤凰海域在海边,距离市区有点远,沿途一路平坦,时间还早,马路上车子并不多,车子安静的往市区驶去。

    想起昨天晚上的话题,她转头看了眼专心开车的男人,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宝义集团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在昨天之前,她还天真的以为只要老爹能在度假村工程上分得半杯羹,那么宝义集团就可以渡过难关,却没想到事情并非她想的那么简单,整个集团内部的亏空,需要更多的财力来弥补。

    而如今,能保全宝义集团的人,恐怕也只有凌御行一个了。

    同样是商人,在严子饶和他之间,她却莫名的对他更加信任。

    拿自己和他交易,其实她并不觉得委屈,她可以护着自己的尊严和傲骨,但却没办法让老爹这个年纪再承受破产的打击。

    “这件事我会和你父亲谈,涉及公事,细节问题太复杂你也不懂,我只能跟你保证,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不会食言。”

    对宝义集团施以援手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要让整个集团在众多大企业中夹缝生存,这才是大问题。

    “嗯,知道了,不过如果我爸问起缘由,你能不能别告诉他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让他一把年纪了还为我担心。”

    “嗯。”淡淡应了声,他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在下车的时候,给了她一把钥匙。

    “这是市区江南一景的房子,以后有什么事你就到那儿找我吧!”

    看着他递过来的钥匙,千乘犹豫了片刻,好看点秀眉拧了起来,“御少,你这是打算把我金屋藏娇?!我不要!”

    “那你的意思是以后我去你那儿找你是么?”挑挑眉,他一脸认真,耐心极好的诱哄着,“让我过去找你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要是让媒体拍到了,到时候所有绯闻你自己负责。”

    “你!”这男人除了威胁她还会点别的么?!

    磨磨牙,她深吸了口气,最终还是把钥匙拿了过来,冷哼了声推开车门扬长而去。

    纤细的身影在视线中远去,直至消失不见,他这才打转方向盘把车子驶向凌氏集团总部办公大楼。

    上了办公楼层,林澈已经早早在秘书室忙活着,他抬手敲了敲玻璃门,淡淡开口:“通知下去,三十分钟后召开海湾度假村工程会议。”

    “好的!”点点头,林澈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分文件跟着他进了总裁办公室,把重要文件搁在最上面后退到了另一边,“总裁,对于宝义集团产品材料各方面的检测已经出来了,在文件的最上方。宝义集团那边没有问题,还是因为严氏集团从中作梗。”

    尤照往做。“嗯,你回头致电给宝义的苏总,约他中午一起吃饭,时间地点你自己安排。”拿过文件,凌御行开始仔细翻看了起来,随口吩咐了句。

    “好的!”顿了顿,林澈抬眸看了眼办公桌后的男人,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担忧的开口:“严氏的目标已经很明显了,他们是想吞并宝义集团在市场范围的那一部分,如果我们插手,恐怕……”

    “市场范围的那一部分想必苏宝义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而我也不会让他们得到得太过容易,毕竟度假村工程开始以后,我们有很多地方还要用到他们,该怎么处理,还需要我告诉你么?”

    “是,属下明白!”点点头,林澈应了下来,报了一遍今天的行程后,转身出了办公室。

    总裁的心思向来无人能琢磨得透,就在昨天晚上之前,他还以为他这么做是为了苏千乘那个女人,可今天听他语气又似乎不是。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清楚的感觉到,他对那个女人和其他女人很不一样。

    他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堂堂凌氏集团总裁,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也开始威逼利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