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恩威并施

    苏千乘刚到办公室没一会儿,姜可莹的助理李莎见着,匆匆从茶水间回来通报:“副总,苏总监来了!还差一分钟就迟到了,时间卡得刚刚好!”

    本想逮着苏千乘迟到的把柄的,却没想到她把时间卡得那么好,就差一分钟而已!

    “知道了!”从最新的时尚杂志上抬头,姜可莹缓缓站起身,理了理身上香奈儿水绿色新款复古印花套装,踩着七寸高跟鞋往总监办公室走去。

    收拾好桌子上的文件,苏千乘看着敲门进来的姜可莹,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继而面色如常的看向朝自己走来的女人。

    一身香奈儿上个月新款套装,浅水绿的颜色很晃眼,只是不适合太高挑的女人穿,姜可莹本就不矮,一米七多的身高穿起这套衣服来显然有点手长腿长的不协调。

    身为设计师,连自己最起码的优点和缺点都分辨不清楚,甚至不懂得如何搭配衣服如何扬长避短,给她当助理她都嫌碍手碍脚,更何况是副总监这个协助总监工作的位置,她大概也已经猜到了她是因为谁才能留在GM了。

    收回视线,她转过身在电脑上查看自己今天的行程,期盼着姜可莹长话短说。

    “苏千乘,你什么意思!”刚一顿住脚步,姜可莹尖锐的质问劈头而来,甚至带着几分指责的意味:“我早就告诉过你,总裁不是你能觊觎的,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都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还这么下贱,真是不要脸!”

    转过座椅,苏千乘挑眉看着她,脸上的神色淡然而凉薄,“姜副总,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冷笑了声,她一脸戏谑而不屑的看着她,“昨天晚上的宴会,明明我才是总裁的女伴,你凭什么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你老公被别人抢去了,你得找别人去啊,你找总裁做什么?!他也是你能高攀的么?!”

    “哦,原来你是为了这事,总裁有总裁的去处,我一个区区的设计部总监好像没那么大能耐把他带走吧?他想去哪里那是他的自由,他没带上你定然也有他的用意,这你不能怪到我这儿来啊!你要是有什么不满,请到总部找总裁,找我能解决什么问题么?”

    “你!你少得意!像你这样下贱又不要脸的女人,等楚芙回来了会让你好看的!你别以为总裁真的欣赏你的才华,你在他眼里连楚芙的一条头发都比不上!别以为你能让他另眼相看就了不起,结过婚的女人终究是别人穿过的破鞋,你最好安守本分,别玷污了总裁的名声!”

    对于她的辱骂,苏千乘并没放在眼里,甚至不屑和她一般见识:“我在总裁眼里是什么样的,轮不到你来评价。至于我结没结婚是否安守本分,也不用你来教训我,你没有这个立场也没有这个资格!”

    “你!”被她反驳得哑口无言,姜可莹砰一声双手拍在了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脸无惧的女人,咬牙切齿的瞪视着,那怨毒的眸光几乎是恨不得撕碎她似地。

    她说的没错,确实她是没有立场,她只是气不过而已,任何跟总裁有牵扯的女人,都是她要除掉的目标,除了楚芙。

    “我看真正该安守本分的人是你,你左一句楚芙右一句楚芙,表面上是替她出面,可实际上,你自己心里存着什么心思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什么意思!”乍一听到她这么说,姜可莹顿时警惕了起来,似乎是怕她洞察什么,紧张的脸上泛着丝丝防备。

    “和自己好朋友喜欢上同一个男人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你这种爱而不得又小心翼翼的恨不得把满腔怨恨发泄到别人身上的扭曲心态,你看总裁的眼神是个女人都明白怎么回事,你觉得你所说的那个楚芙会看不出来么?她是你的朋友吧?一边是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边是自己的朋友,你夹着中间充当着什么角色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何必这样委屈自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被她洞穿了心思,姜可莹顿时紧张了起来,心虚得连说话都有些发抖。

    “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斟酌。我并非是想要和你作对或者要跟你抢什么,总裁一向惜才,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想让他看到你的存在,你就好好完善自己,别让自己看起来太过业余,更别让人觉得你是走后门靠关系进来的花瓶。”

    见她脸色缓和了下来,千乘忙开口趁热打铁:“身为GM的设计部副总,我多少都能猜得出来总裁是因为谁才把你留在这里,你若想让他多看你一眼,就不要总想着跟我作对,做好副总监该做的事。就好像昨天晚上的宴会,你身为GM的设计部副总监,连总裁的领带这种事情都解决不了,你让他怎么正眼看你?女人要先学会爱自己,才能让别人来爱你。”

    微微叹了口气,她看着她沮丧的模样,没再多说什么,“前车之鉴,拿来和你分享,我无意与你为敌,你也不用把我当敌人,好好做好你分内的事吧,总裁能坐上今天的位子,并不是傻子,心里明镜着呢!好了,忙你的事儿去吧,以后跟任何人说话,先从脑子里绕一圈再说出来,今天的事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姜可莹眼神怪异的看了苏千乘一眼,她刚刚说的那番话在耳朵里嗡嗡的回荡着,低着头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今天的找茬在苏千乘的大度和劝说之下,反倒是显得她有些无理取闹了,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一股强势的气场,总能让他占据最好的时机,那股征服人心的魄力,她只在一个男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凌御行。

    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有同样的魅力,难怪总裁会让她坐上设计部总监的位置,既能看透人心,又能恩威并施,真不愧是狠角色!

    不过苏千乘说的话倒也有道理,只是她也清楚,楚芙在总裁心目中的地位,恐怕是无人能替代的,就算她再努力,都不可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

    .................................................................................................

    接到夏和和的电话的时候,苏千乘刚从裴航的办公室出来,替星云星雨送完应聘档案后,她这才优哉游哉的赶往机场去接人。

    刚踏进航站楼,一眼便看到那威武凛然站在人群中的三个身影,即便是看背影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特立独行的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两个笔直站立的黑衣保镖外加一个去哪里都高调得不行的酷主子,这阵仗惹来了不少旅客的注意,还有人甚至拿出手机偷偷对着大帅哥帅保镖拍照。

    对于这一幕,苏千乘早就见怪不怪了,奈何人家沈公子三代单传命儿金贵着,上至老佛爷下至家里的小幺儿个个都对他捧着宠着,受不得丁点儿伤害,两个保镖带出来已经很低调了!

    揉了揉额头,千乘走上前,和前头的男人并排站着,顺着他看着方向看去,“宸少,您老以后出门能不能低调点儿啊?你这个样子只会让和和觉得你土得掉渣,幼稚又白痴!”

    话音刚落,站在男人身后的保镖顿时不悦的透过黑色墨镜杀了一记凛冽的眼神过来,异口同声:“你说什么!”

    “闭嘴!”沈胤宸淡淡的开口,训练有素的保镖顿时站了回去,低着头没再开口。

    “我说银子,你就体谅体谅少爷我的无奈吧,你以为我想带着他们出门么?”拿下鼻梁上的墨镜,沈胤宸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等着里头的人出来。杂匆茶已。

    “能不能别叫我银子啊,老娘虽然爱钱,可怎么看都长得和银子没什么血缘关系,再叫以后就别想着让我去给你当说客!”打从知道她的名字里有两个千的组合起,这个男人就很庸俗的喊她银子银子,实在是俗得掉渣!

    “OK!我改还不行嘛!乘乘小姐!”看着那从出口出来的身影,沈胤宸忙转移话题:“人到了!”

    顺着出口看去,找着了人流里的身影,苏千乘忙朝那抹浅绿色的身影招了招手,拖着行李箱出来的夏和和见着她也跟着欢快的挥手,可在看到一旁杵着的三道身影的时候,原本明媚的笑脸顿时拉了下来,大大的打击到了沈胤宸的自尊心。

    走上前,千乘把行李箱交给一旁的保镖,挽着夏和和的手臂,可以忽略上前来的男人,仔细的打量了眼面前消瘦了不少的闺蜜,“来来来,让我看看有没有晒黑!”

    “还好啦,黑也黑不到哪里去,走吧,我们去吃饭,我快要饿死了!”无视一旁对着笑脸上前来的男人,夏和和轻哼了声甩头绕道走。

    被晾在原地,沈胤宸一脸受伤。

    “宸少,走吧,你不饿啊!跟着买单去啊!”终究还是没忍心,苏千乘朝身后沮丧的男人摆了摆手,“赶紧的!”

    “来了来了!”听到召唤,沈胤宸忙跑着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