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见好就收吧!

    偌大的包厢里,三个人围着个大圆桌吃饭,苏千乘和夏和和挨在一起,被冷落的沈三少被隔离到了桌子对面,隔着个大圆桌和她们两个大眼瞪小眼。

    捧着菜单研究,苏千乘偏头凑到夏和和耳旁,“妞,你还真不打算原来那家伙了啊?我看他悔改态度还是挺好的,这次你就放过她吧?”

    “怎么,他又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说话啊?”挑挑眉,夏和和瞥了眼对面的男人,不施粉黛的娇颜上泛着一股倔强的光芒,瓜子脸蛋上并没有女子过多的柔弱,反倒因为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

    那一被真。捧着菜单竖着耳朵听墙根的男人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歉意的看着晾了自己一个月的女人,又心疼又无奈:“和和,这次我真没收买乘乘啊,你不要冤枉我!”

    “嗯,他这次确实没收买我,是我觉得你晾了他一个月了,气也该消了,消了的话你们两个就别折腾了,我看着多闹心啊!”鉴于沈胤宸的认错态度,千乘觉得这次还是可以原谅的。

    “不行!”即便是闺蜜开了口,夏和和也还是不愿意就这么原谅他,“原则性问题,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沈胤宸,你不把你的那些历史问题处理清楚,别来找我!”。

    “和和,我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好了,绝对不会让那些女人再找你麻烦的,你就别生气了行不行?”夜路走多了,他总算是遇到鬼了,阴沟里翻船,这一次还真是伤得最重的一次!

    “没这么容易,从现在开始别跟我说话,免得影响我胃口!”轻哼了声,她低下头继续翻着菜单,整颗心却开始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偏偏性子倔死要面子,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又不想这么轻易原谅他,可看到他比一个月前清瘦萎靡了那么多,她又有些不忍心了。

    每次总是这样,他给了她台阶下,可她偏偏还要兜着大小姐的架子,就是不肯轻易下来,弄得谁都不讨好。

    还真是让苏小妞给说对了,他们两个真是冤家!

    来回瞥了眼两个冤家,苏千乘微微叹了口气,招来服务员开始点菜。

    一顿饭吃得还算和谐,无视某个眸光灼热的男人,夏和和讲述着这一个月旅游的见闻和感悟,而相对于她那精彩的一个月,苏千乘这一个月过得可谓是生不如死。

    凌御行这个男人,就这样霸道的插足了她的生活,还在她的世界里走来走去,搅乱了她原本平静的世界。

    两人坐着沈胤宸的车子回了夏和和住的地方,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苏千乘朝沈胤宸打了个手势后,帮忙提着行李上了楼。

    站在电梯里,苏千乘偏头看了眼身旁有些心不在焉的女人,无奈的笑了笑,“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你啊,他都不顾自个儿少爷的身份屈尊降贵的来跟你道歉认错了,给了你台阶下你就别兜着了,免得以后后悔。还有你这脾气还真得改改,你觉得自己吃了亏,可是对他来说呢,你就是他的全部,过去那两年,他少爷吃的亏还少么?见好就收吧,别网撒出去了,收不回来了!”

    “我知道。这一个月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倒是想明白了,只是还堵着一股子气而已,看他为我担心我就高兴,谁让他没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就来招惹我啊!活该!”

    “好了好了,你刚回来肯定很累,自己好好休息吧!我等会还得回公司上班,晚点再约时间见面吧!”

    “嗯,也好!那咱们回头再约!”站在门口,夏和和朝她摆了摆手,转身关上门。

    下了楼,苏千乘看着还杵在车门边的男人,抬手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自己上去吧,她那性子你自己也了解,气过了你哄着点就没事了。”

    “乘乘谢谢你!”顿了顿,他抬眸看着面前依旧单纯的女人,犹豫了片刻,他支支吾吾的开口:“你爸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你知道吗?”

    “什么问题?!”她平常很少听老爹提及公司的事,最近也只是海湾度假村工程听他提起过,其他的还都是从凌御行那儿得知的。

    “运营状况不太好,据我所知,严家那边也动了手脚,你……”

    “嗯,这事我已经知道了,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她没敢跟他说起凌御行帮忙的事,毕竟她现在还挂着严太太的头衔,出轨红杏出墙神马的总归不好听。

    “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来找我,只要你开口,我不会拒绝的!”

    “谢谢!等有需要的那一天,我会找你的!”淡淡一笑,她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我的车技不好,你让你保镖送我回公司吧,这里打不到车。”

    “行,没问题!”转头,他朝身后的两个保镖点了点头,对他绝对忠诚的保镖走到车门边,礼貌的替她打开车门。

    “那我先走了,你们聊好好聊,那丫头吃软不吃硬的。”

    “嗯,先谢了,回头再请你吃饭!”

    摆了摆手,她坐上车离开,车里车外两重天,三十七八度的天气,即便是在阴暗处,也能热出一身汗来。

    刚上车没一会儿,她便接到了凌御行打来的电话,约她中午一起吃饭,没给她考虑也没给她机会拒绝,那头的男人已经挂断了电话,依旧霸道得不给人任何机会做出超出他预计范围内的事情。

    总裁大人请吃饭不能不去,下班时间刚到,司机已经等候在了公司楼下,急急忙忙的上了车,她还不忘趴在窗口往外看,确定没人看见,这才吩咐司机开车。

    凌御行的专属座驾太过招摇,走到哪里不论是那几个8的车牌还是车头上的标志,都表明了车主人身份非凡,而那全城独一无二的车牌,更是昭示了车主人的身份,为了避免公司里风言风语,她多少还是小心着点儿!

    吃饭的地点是A市的百年酒楼凤凰楼,凤凰楼的几个菜式不仅延续了本帮菜和苏杭菜的口味,更是把两个地方独特的菜品传承了上百年的时间,口味自是一绝!

    凌御行会挑这个地方请她吃饭,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她还以为像他那样身份尊贵的人,肯定注重菜品和口味,不会挑选中餐,大都是选西餐厅,菜品口味如何先不说,最起码西餐厅那样的环境多少跟浪漫沾点边吧!

    凤凰楼在A市赫赫有名,通常都是用来宴请市政aa府高官或者国外远道而来的投资商或是贵宾,他请她在这里吃饭,倒是显得有些隆重了。

    踏进一楼大厅,报上了名字后,一身复古裙褂的服务员领着她上楼。

    踏进包厢,奢华而复古的装潢迎面而来,大气的设施清一色的沿袭了古代的风格,不论桌椅还是雕花的楹窗,古色古香得充满着独特的韵味。

    顿了脚步,她朝餐桌方向看了过去,她这才知道,今天凌御行宴请的并非她一个人,还有一个竟然是她老爹!!

    “老爸,你……你怎么也在?”对上苏宝义讶异的眼神,千乘转过头看向一脸淡然却依旧优雅的男人,“总裁,你请我和我爸吃饭是何用意?”

    “你是我的下属,苏总又是合作对象,你说我请客吃饭是什么用意?”挑挑眉,凌御行缓缓搁下手里的陶瓷茶杯,支着半张脸看她,慵懒而深邃的暗眸里闪烁着她看不明白的情绪。

    “小乖过来,凌总今天约我们吃饭,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这顿饭应该是我们请才对。”苏宝义朝苏千乘眨了眨眼,安排着她坐到凌御行右手边。

    刚一落座,千乘便听到苏宝义和凌御行打着官腔说话:“我们乘乘在凌总公司上班,有什么不周之处还请凌总多多担待!”

    “苏总说笑了,以苏小姐的能力让她在GM担任总监,我还担心委屈了她呢!”半笑着,他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复古的杯壁上印着清明上河图的图案,落在男人修长的之间,平添了几分时光的韵味。

    “这孩子被我宠坏了,也没真正去大公司上过班,她一去就是设计总监,我还怕她没这个能力呢!”

    “苏总要对苏小姐有信心才是,苏小姐的才华,我可是很看好呢!”倒了杯茶递过去,凌御行漫不经心的和苏宝义聊着,不时转头看她一眼,只是那一眼蕴藏了太多的情绪,她看不明白。

    招呼了服务员送菜单过来,凌御行绅士的把菜单给苏千乘递了一份过去,淡淡开口:“喜欢吃什么自己点!今天就只是吃饭,不是应酬,不用拘束。”

    “……”既然他开了口,那她也不客气,反正是他请客,花的又不是她的钱!

    随手翻开菜单,她点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这才想起自己有些唐突,转头看向身旁和苏宝义交谈的男人,伸了爪子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角,“总裁,你喜欢吃什么?”

    偏过头,凌御行直直的看了她几秒,微微勾唇:“我不吃辣和酸的东西,其他都没关系,你看着点吧!”

    大权交回到了她手里,千乘也不跟他客气,点了几样菜后把菜单交回给服务员,捧着面前香气浓郁的西湖龙井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