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当个兼职保姆

    她拿出自己的小保温瓶递了过去,“苏打水有时候没效果的,你还是吃药吧!”

    说着,她倒了两颗药在掌心递了过去,见他直直的看着自己不说话,她不解的眨了眨眼,“嫌弃啊?”

    “不是。”凌御行微微勾唇,垂眸敛去了眸底一闪而过的光,抬手从她手里把药拿了过来,视线落在她手里拿着的保温瓶上,还没开口就听到她急急的解释:“这个我没喝过的!要不让司机靠边停,我去买瓶水?”

    “不用了。”他拿过她手里的瓶子,仰头喝了口还温着的水,唇角勾着浅浅的笑意,深邃的暗眸看向她的时候,一片暧昧。

    “……”对上那双灼热的眸子,她猛地一怵,很快反应过来他那暧昧的眼神里蕴含着什么意图,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拧紧瓶子坐了回去,懒得搭理他。

    是啊,吻都吻过了,还介意什么口水问题么?!

    “真难得你会关心我,我还以为把你逼得出轨了你会恨透我了呢!”在他身边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女人,她们的心思他看得一清二楚,为名也好为利也罢,无一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语,唯独她是为了别人。

    而她也是唯一一个,让他用了手段威逼利诱,却又不愿意屈服于他的女人。

    从小到大,但凡是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在他看来,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具有过高的价值,甚至不值得珍惜,这只小野猫儿算是勾起了他狩猎的兴致了。

    “公平交易,没有恨不恨。”别开头,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上一刻和谐的气氛,在这一刻几乎跌到了冰点。

    一路到公司,谁都没有再说话,凌御行闭着眼休憩,也没再开口。

    GM公司楼下,司机把车子停了下来,静默的等着后座的人下车,千乘转头看了眼闭着眼睛休息的男人,也没开口打扰,转身准备下车。

    谁知她刚转身,左侧的男人突然睁开眼,几乎是在眨眼的瞬间,他倏地伸出手扣住她的手腕,猛地用力把她拉回到了座位,车门砰一声再度关上。

    昂藏的身躯随之压了过来,没等她回神,倨傲的俊脸已经覆了上来,狠狠吻上她的唇——

    凉薄的薄唇重重的在她唇齿之间研磨,他的吻一如他的为人,狂肆而霸道,浓烈的气息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噬贻尽!

    瞪着眼,她猛地回神过来,不甘心的动手挣扎,印在唇上吻倏地演练成猛烈的允吸,狂风暴雨般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让她无处躲藏。

    直至唇齿之间弥漫起淡淡的铁锈味,他才缓缓松口,邪肆的扬唇看着她涨红了脸又恼又气的模样,原本被那“公平交易”四个字刺激得胃疼的心情,云开雾散。

    司机还坐在前头,没有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后座宽敞的空间里,两个人安静的对峙着,一个淡然而惬意,一个怒火中烧。

    而果还垂。上一刻那霸道而强势的索吻,在此刻看来仿佛就像是一场闹剧,被惹恼了的总裁大人的打击报复!

    深吸了口气,千乘生生的把一肚子火忍了下来,好吧,谁让她现在有求于人,惹毛了他对她也没什么好处。。

    僵硬的挤了个难看的笑容出来,她微微眯眼,“闹够了就松手吧,我要去上班了!”

    她能这么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倒是让凌御行有些意外,稍稍松了手,他转过身坐了回去,在她推门下车之前淡淡开口:“晚上去江南一景。”

    “……”她刚想拒绝,猛地想起今天已经是星期五了,倒是个完美的拒绝借口:“今天星期五,我要回严子饶的别墅,明天要回严宅,改天吧!”

    “协议第一条,随传随到。”懒懒的靠在舒适的座椅上,凌御行面色沉郁的看着她,淡淡开口,一开口就是一句杀伤力十足的威胁。

    “你!”猛地收紧了手,她磨牙霍霍的瞪着他,咬着唇别开头,深吸了口气,“好,我去!”

    下了车,她发泄似地重重的甩上车门,转身快步往公司走。

    后座上,凌御行看着那快步离开的身影,倔强又骄傲,明明被他拔了几根刺,却还要骄傲的和他对抗,他还从没看到过有这样一个女人,倔强起来也可以如此美丽!

    此刻的他,似乎更期待看到她被驯服的模样。

    .......................................................................................

    星云星雨来接她下班,刚从办公楼出来,她便接到严子饶的电话,温柔乡里还能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实在让她意外。

    接起电话,她坐上车,不带丝毫感情的开口:“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跟你说一声,明天我不回严宅,你要回去看爷爷的话你自己先回去,我明天晚上回来了再去接你。”

    听他那语气似乎人不在本市,她也没多想,“既然你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了,你自己打电话跟你爸妈说一声吧,免得回头我解释不清楚。”

    每次打电话回去都要找各种能搪塞过去的借口,否则婆婆在电话那头冷嘲热讽的能念叨上好一阵子,她连挂断电话都是件困难的事!

    “那好吧!我听说夏和和回来了,你们有时间聚聚也好!”

    难得听到严子饶这么体贴的关心,千乘微微有些讶异,忍不住多问了句:“你不在本市么?是去探美人的班还是去嘘寒问暖啊?”

    “怎么,你不是一向都不关心我的私生活的么?!”

    他们之间,就连那偶尔给媒体爆料的抓歼活动,也得是他允可能被抓歼的人,其他时候她都恨不得没有他这个老公的存在。

    “关心啊,怎么能不关心呢?四少最近清心寡欲没什么绯闻,我也没去抓歼,恐怕八卦周刊的那群狗仔会很无聊。不过我最近还真没时间去抓歼,你跟你的旧情人就好好快活几天吧!不用急着回来,为了给你们制造机会,爷爷那边我会替你打点好的,就这样,拜!”

    不等那头的人开口,她已经按掉了电话,刚掐断电话,手里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她拿起看了看,刚想要按掉,却在看到那上头的名字的时候,转而把电话接了起来。

    “刚刚在跟谁通电话,为什么电话打不进来?”电话那头传来凌御行疏懒的声音。

    “严子饶啊。”似乎是为了报复中午某人那没有丝毫回转余地的要求,她把这三个字念得格外温柔。

    “……”那头的男人一阵静默。

    好一会儿,她惬意的眯起眼,这才开口问:“找我什么事儿?”

    “我差不多准备下班,回江南一景吃晚饭,你做好晚餐等我。”电话那头,凌御行淡淡的开口吩咐了声后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手机,千乘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暗咒了声,“魂淡!”

    她还以为把自己卖给他,换他对宝义集团的援助,唯一要做的事情只是暖床而已,却没想到还要兼职当保姆!

    这都什么事儿!流年不利,她怎么尽遇到魂淡!

    “嗯?老大,你怎么了?”驾驶座上,星雨抬头朝后视镜看了眼,“谁的电话啊?”

    “一个魂淡!”轻哼了声,她转头看了看窗外的街角位置,“星雨啊,去一下超市,我得去买点东西。”

    “哦,好!”打转方向盘,星雨看了看四周,把车子开往附近的大型超市。

    跟着逛进了超市,星云星雨不解的看着走在前头买菜的女人,互看了眼,星雨忍不住问:“老大,买菜这种事不是我们来做的么?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就行了啊!”

    走在前头赶时间的女人顿了顿脚步,转头看着身后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微微叹了口气,“不是我们晚上吃的啊,是凌御行,老娘现在兼职当他保姆了!!!”

    “啊?不是吧老大?咱不差钱用啊,你干嘛去给他当保姆啊,而且他堂堂一集团总裁,要什么保姆没有,干嘛找你啊!”

    “现在是我有求于人,人家就有那个能耐使劲的支使我,懂么?乖啊,不懂就问你姐姐去!我得好好想想今天吃什么!”她最讨厌的就是买菜,因为想不到要吃什么,眼花缭乱的一大堆!

    买了几样自己的拿手菜的材料,她转头看了眼纠结的跟在后头的两人,微微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没事,不用替我觉得委屈。”

    等凌御行腻了她,她也就解脱了,只是自己的将来一片渺茫,她自己压根不敢去多想,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买了一堆东西来到江南一景,站在别墅门口,她抬眸看向天际那蔓延了半个天空的夕阳余晖,微微叹了口气,转身进屋。

    江南一景是隶属于凌氏集团名下“品江南”系列的最贵豪宅,一共十二套,早前就被媒体称之为全A市最贵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