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附加条件!

    江南一景是隶属于凌氏集团名下“品江南”系列的最贵豪宅,一共十套,早前就被媒体称之为全A市最贵富豪别墅群。

    贵的不仅仅是房价,就连物业管理费等一系列费用都是最高,而品江南给予房主的也是全A市最齐全最顶级的服务,为的就是打造一个顶级品质的富豪住宅区。

    “品江南”的房子面对的都是A市里高层的富豪,销售人群很少,因为是隶属于凌氏集团名下,所以身为执行总裁的凌御行,丝毫不在乎房子如此高价会卖不出去,一如他在某商业访谈上提及品江南的房子,他对于公众众多疑问,也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品江南品的是一种生活态度。

    也许甚少会有人了解他对于生活的态度,但却丝毫不影响品江南的销量,十套房子一上市几乎一抢而空。

    十套房子分别按照一品、双喜、三元……一直到九如、十全来分别命名,江南一景便是一品,品的是复古的江南水乡风格,偌大的别墅也处处洋溢着水乡江南的气息。

    门前的柳枝和那嶙峋的假山,点缀着整个庭院的盛夏,还原了这个喧嚣都市的一份自然和原始。

    踏进客厅,她略略的扫了眼奢华的装潢,入眼所见的一切,从头顶的水晶复古吊灯到墙壁上的木刻字画,古董花瓶摆设再到镂空雕花隔断以及红木的沙发和地毯,处处都透着一股水乡江南的气息,奢华复古却并不庸俗。

    整体搭配起来,反倒让人觉得别具一格风格独特,恍若穿越到了久远的年代,优雅中透着时光的气息。

    江南一品,品的是生活态度。

    这个男人的品位还真是不落俗套,她原本以为以他那样的身份地位,住的地方应该是像凤凰海域那样的西式别墅,从落地窗看出去是一整片湛蓝的海景,唯美而浪漫。

    然而,在凤凰海域那边并没有多少居住的气息,反倒像是暂时落脚的居所,倒是这里,干净得看不到一点灰尘,就连玄关上的鞋子和架子上的外套都还没收起来,都不难看出这里是他平常居住的地方。

    找着了厨房,她把东西搁下,开始着手准备晚餐,天气炎热再加上总裁大人有胃病,吃的东西必然清淡,她忙活起来也轻松。

    只是那种沦为保姆的感觉让她很不爽很纠结!

    在家的时候,但凡苏老爹有空在家,她的一日三餐都是他为她准备的,老爹年轻的时候做过厨师,那些个酒店的招牌菜品对他来说都是看家本领,耳濡目染的她也学了一手的好厨艺!

    她庆幸的是当初学了不少,否则现在指不定真要抱怨书到用时方恨少了!

    四菜一汤,简单的家常菜品难不倒她,东西刚垒上桌,外头就已经传来了门铃声。

    擦干净了手,她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一手挽着西装外套,一手提着个盒子,看到她的时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似乎是被他此刻周身泛着的温暖所感染,她半眯着眼笑了笑:“你回来了!”

    “嗯。”轻应了声,他抬手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她,径自踏进玄关换鞋:“给你的。”

    “这什么?”拎着盒子进来,她仔细看着手里古朴的食盒,打开盖子看了眼第一层盒子里的东西,在看到里头放置的糕点的时候,整张脸顿时明媚起来:“哇,好可爱的雪媚娘!”

    抬起头,他看着换好鞋子起身的男人,“这是哪家的糕点啊,外卖的盒子都这么精致复古,看着都有食欲。”

    食盒一共三层,每层有三样糕点,每一样都她喜欢吃的,搁置在复古的食盒里,唯美得让人不忍心吃掉!。

    “这是一品堂的小吃糕点,喜欢的话下次带你去。”

    “一品堂?怎么没听过这个地方?”她是个吃货,A市她才刚回来不到半年时间,虽然网罗了不少美食,但这个地方她还真不知道。

    “一品堂是私房菜馆,地处偏僻,接待的只是一些特殊的客人,你不知道也正常。”

    似乎是闻到了一股菜香,他转身往厨房走。

    千乘猛地回神过来,忙拎着食盒跟着进了餐厅,看他站在餐桌旁打量着桌子上的菜,她紧张的眨了眨眼,“四菜一汤,够么?不够的话我再准备点儿。”

    “够了,吃饭吧!”拉过高背椅,他拉过还杵在一旁的女人,“愣着做什么,你不饿么?”

    “哦……我去给你盛汤。”看在他贿赂的那一盒糕点上,今天他让她兼职当保姆,她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端了碗洋参乌鸡汤出来,她坐到一旁,紧张的看着他喝了一口,又尝了桌子上的其他几道菜,这才开口问:“味道怎么样,合你口味么?”

    “嗯,不错!很有大厨手艺。”对于她的手艺,他不吝赞赏,“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对你刮目相看了。”

    他还以为,像她这样衣食不缺的大小姐,应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毕竟他所认识的那群女人都是如此,会下厨做饭的她是第一个。

    “我爸以前当过厨师,我耳濡目染的学了几手,今天免费给你当一回保姆,不过先说好,没下次了!”

    她平常一个人的时候,宁可凑合着解决晚餐,也懒得自己动手,星云星雨过来的时候都是她们会准备吃的,她就更懒得没形了!

    乍一听到这个,凌御行抬起头来,转头看着她,“我又没挑剔你做的菜,为什么没下次?”

    “也没为什么,只是一开始我学做饭的时候,我心里想着我学会了就做给我喜欢的人吃,以后结婚了做给我老公吃,不过严子饶没这个口福,他只知道我只会一样手艺,那就是牛肉面。既然结婚对象不是自己喜欢的人,那么我也没必要天天下厨折腾。”

    “是么?”轻笑了声,他阁下筷子看着她,“那我到协议里附加一条,以后但凡我回家吃饭,你都要替我准备好吃的东西。”

    “什么意思?我们的协议是我给你暖床你帮帮我援助宝义集团,可没规定我一定要给你当保姆下厨做饭!”

    “是没规定,所以我说附加一条,公平起见,你也可以在我的协议上附加一条。”

    “……”她看着他,心底开始斟酌平衡利害关系,最终点了点头,“好,做饭可以,不过这一次的附加条件是最后一次,以后别想着协议里还能加什么条件去,条件多了人会越来越贪心的!”

    “好,就当这是最后一次修改协议。”级共套给。

    “嗯,至于我的附加条件现在暂时空着,等我想到了要给你附加提什么条件的时候再写,这不算违规吧?”

    “行,等你想好了要跟我提什么条件的时候咱们再说吧!”执起筷子,他夹了块土豆放在她碗里,“菜都凉了,吃吧!”

    “……你能不能不要给我备菜啊,中午吃饭我老爸看我的眼神可奇怪了,让我浑身不自在!”

    如果让苏老爹知道她出轨了,而且歼夫对象还是凌御行,不知道他会不会被气晕过去!

    “这筷子虽然我吃过了,不过咱们俩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你还怕吃我口水?”他顾左右而言他的绕开重点内容,却已经在这件事上摆明了他的态度。

    “……”这人都什么趣味!这种事情有可比性么?!

    无语的看着不打算继续讨论下去的男人,千乘咬咬牙,明知讨不了好,她也懒得多费口舌。

    相安无事的吃完饭,刚收拾好桌子,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着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转身走到客厅去接。

    等她回到厨房准备收拾干净的时候,恰好撞见这一幕,顿时愣在了门外。

    英挺高颀的身子立在洗碗槽旁,黑色衬衫的袖子挽在了手肘上,钻石袖扣在灯光下熠熠发亮……

    原本就像贵族公子般优雅高贵的男人,这会儿认真在洗盘子的模样,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印象中肯进厨房收拾的男人并不多!

    尤其是像凌御行这样的男人,拥有了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权势,地位,外貌,所有让人嫉妒羡慕的一切。

    站在门口,她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久久都没动一下。

    摆好盘子,他半侧过身看着身后站着的女人,擦干净收走上前,暗眸深邃而闪烁,“研究了我这么久,打算给我打几分?”

    她抬起头,不期而遇的撞上他温柔的黑眸,顿时怵了下,小脸微微泛红,“嗯,99分。”

    确实,他值得这个分数。

    “哦?那剩下的一分你扣在哪里了?”他好奇的倚在流理台上,环抱双臂看着她,慵懒的姿势透着一股难言的优雅。

    从神游太虚中回来,她半笑着眯起眼,“剩下的一分嘛,其实我觉得你 以后要是不做逼良为娼的事情就更完美了!”

    言下之意,他被扣分的地方就是他曾经对她做过的所有的事情,威逼利诱神马的。

    虽然是公平交易,可在她看来就是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