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授人以渔

    “逼良为娼?有么?”凌御行微微眯眼,似乎是在斟酌自己是否有此罪行,“宝贝,你回头去想想,我有强迫过你什么事么?比如说?”

    “……”没想到他还真会当真,被反将一军,千乘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实在太过腹黑,而且手段高明,她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说到强迫,他还真没强迫过她什么,只是用宝义集团来威胁她屈服而已,打着帮她的名义,实则还是在做逼良为娼的事情!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是她愿意的,也是她不得不答应的。

    “怎么,没想出来?”走上前,他倾过身凑到她面前,看着她那纠结的模样,打趣的勾了勾唇角,抬手轻拍了拍她的脸,“好了,去把玄关上的公文包拿到楼上书房来,我有话跟你说。”

    “嗯?”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及正事,她猛地抬起头来,“什么事?”

    “关于你爸公司的事。”说着,他站直身转身出了厨房。

    愣愣然的回神,她忙拔腿跟了上去,拎起玄关上的公文包蹭蹭的上楼。

    倨傲的身影走在前头,黑色衬衫黑色西裤,昂藏的身子透着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让她不敢靠得太近。

    书房在二楼走道尽头,不长不短的一段距离,她踩着他走过的步子,莫名的喜欢上这种安心的感觉,甚至不想就此停下来。

    偌大的书房里弥漫着淡淡的熏香,和他身上的草木香气一样,隐隐还有一丝书香。

    第一次来这里,她不禁抬头打量了下四周,整个书房是中式风格,被镂空雕花的拱形隔断隔成两个宽敞的空间,外侧是办公区域,名贵的紫檀木办公桌和独特雕花的书架,落地窗前放置着高大的青瓷花瓶,花瓶里插着鲜艳的孔雀羽毛,处处弥漫着浓郁的复古淡雅的气息。

    跟着他进了里侧的休闲区,一排排书架充斥在左侧窗边,右侧空间是一套复古的沙发,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贵妃椅,镂空楹窗和浅绿色的摆设,让整个空间充斥着水乡温柔的气息。

    见他在窗边的贵妃椅上落座,她顿住脚步朝椅子上的男人看了过去,顺手把公文包搁在一侧的茶几上,“你想跟我说什么?是不是我爸的公司又出问题了?”

    “也不是。”抽出文件,他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走上前,她坐到他身边,接过他递来的文件,“这是什么?”

    “这是宝义集团的相关资料,你拿回去慢慢看,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侧过身,他懒懒的靠在扶手上,眸光深邃的看着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帮你宝义可以,但是这只是暂时的,你爸年纪也不轻了,他就你一个女儿,以后宝义集团的一切还是要由你来继承的,你总不希望看到有天你爸所有的心都归严氏集团所有吧?”

    “可是,我什么都不懂啊,我能帮上什么忙?”她学的是设计,不是金融管理,这些商业上的事情她压根措手无策。

    原本以为以后可以找一个能帮到老爸的老公,让他帮着老爸管理公司,只是没想到自己嫁的这一个,却心心念念觊觎着把公司纳入他的名下,仅剩的那一丝希望都被斩断。

    如今的她,仿佛是走入了死胡同里,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不是谁一出生就什么都懂,你现在不懂就好好学,等到你爸退休也还有十年时间,这十年你有什么是学不会的?”

    “也对,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仔细琢磨了一番他说的话,她猛地抬起头看着他,一脸期待:“以后公司的事情,你能教我么?”

    “教你也可以,不过有条件。”在他所认识的女人里边,她算是最聪明的一个,而且不会被男瑟佑惑,调教得好,恐怕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什么条件?”她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

    不过为了长远打算,就算是有条件,她也要先答应了,毕竟像他这样阴晴不定的男人,随时改变主意,反悔了她才麻烦。

    “条件一,替我置办好各个场合要穿的衣服鞋子,你是设计师,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说着,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黑金卡递给她,“这是无限卡,你想买什么都可以,不用替我省钱。”

    “哦……”接过卡,她抬头看着他,“还有别的条件么?”

    帮他置办行头这对她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她曾经兼职过的那间公司的副总,也让她帮忙置办过衣服,因为相信她的眼光,所以她把她从头到尾彻底改造,焕然一新的形象,也让她成功的获得了一份珍贵的爱情。

    “条件二,星期天,我约了市长吃饭,你陪我一起去。”

    “额……你身边女人那么多,为什么要选我?我又不懂应酬,真要应酬的话,姜副总恐怕比我更适合吧?”

    “我约市长谈的是海湾度假村那块地的事情,你不想去也没关系。”

    “我去!”乍一听到事关度假村工程,她忙抬起头来,“我去还不行么!”

    “那好,你就把这些都看完了吧,不懂的再问我。”站起身,他解开袖口上的碎钻袖口,淡淡开口吩咐:“去给我放洗澡水。”

    “哦……”站起身,她收好手里的文件,刚一抬头便被一旁男人给拽了过去,脚步一个趔趄,她猛地扎进他怀里。

    下一刻,他抬手挑起她的下颚,“怎么,这么不情愿伺候我?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做我凌御行的女人需要做什么,要我来教你么?”

    “不用!”别开头,她半眯着眼朝她笑了笑,不想在这种时候得罪他大爷,于是从他怀里挣脱:“你等会儿,我去放洗澡水顺便给你拿浴袍!”

    有求于人的时候,她还是要适当的低头,惹毛了他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看着那灰溜溜离开的身影,凌御行淡淡的扬唇,转头拿过茶几上的手机拨通号码:“把明天的视察延后到星期一,有需要我处理的公务你送到江南一景来。”

    “好的,总裁!”电话那头,林澈恭敬的应了声。

    放好了洗澡水过来,千乘站在书房门口,半瞌着门的书房里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是,给我乖乖的,课业在忙也别忘了吃饭,你上次说吃不惯那边的东西,我跟你找的阿姨手艺怎么样?还合你胃口么?”

    “……嗯,那就好,想吃什么,国外没有的回头我让人给你带过去,好了,你那边时间也不早了,该休息了,我要过些时候再过去看你。”

    “……好,毕业典礼我一定来……乖,早点休息,晚安!嗯……我也想你。”

    站在门口,千乘透过那一丝缝隙看向站在落地窗旁的身影,昏黄的灯光下,她竟觉得那样的背影异样的温柔,能让他这般呵哄这般温柔的恐怕是个女人吧!

    想起姜可莹说起的那个楚芙,那一个对凌御行来说特别的存在的女人,想来应该是她没错了。

    明明有喜欢的人了,他又为什么要来纠缠她呢?

    苦笑了声,她半眯着眼敛去眸底的轻嘲,其实心里也不是不明白,男人寂寞的时候,总要有一两个替补的,而她很不幸的成为了其中一个。

    “一个人在门口傻笑什么?”似乎是知道她在门外,凌御行转过身淡淡开口,抬眸看向推门进来的身影,俊彦的脸上还残留着未褪去的温柔。

    “没什么,洗澡水放好了,你去洗澡吧!”说着,她转身准备下楼,谁知身后的男人突然伸手搂过她,带着她往浴室走,“不如一起?”

    “不行!”她猛地顿住脚步,转头看着他,红着脸咬唇:“你自己洗吧!”

    掰开他的手,她灰溜溜的跑下楼,丝毫不觉身后男人的眸光因为那仓皇而逃的身影,愈发幽沉起来。

    捧着一杯柠檬水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外发愣,她抬眸看向外头昏黄的路灯,心里沉沉的提不起劲来,似乎有什么压着,很不舒服。

    以前无忧无虑不用担心生活,苏老爹总会把所有最好的东西给她,但凡是她想要的,总能得到,如今也该到了她回报他老人的时候了。

    宝义集团是老爹一生的心血,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落到严家人手里,老爹只有她一个女儿,她能做的只能学着去承担起责任。

    一如凌御行所说的那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自己能驾驭的事情,以后总不用老去求人。。

    “铃铃铃……”客厅里的复古电话响了起来,猛地把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惊醒,她转头看了看架子上的电话,转身接了起来。

    “你忘了拿浴袍了!”电话那头传来凌御行凉薄的嗓音,她这才想起似乎忘了这么一回事儿,挂了电话匆匆跑回衣帽间找了浴袍出来。

    浴室门口,她抬手敲了敲门,得到里头的人应可后,她这才推开门进去。

    实罪贝意。刚一进门,一道黑影袭来,猛地扣住她的手腕,一把把她拽到了流理台上,半罗着是身子随之覆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