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我要你的臣服

    刚一进门,一道黑影袭来,猛地扣住她的手腕,一把把她拽到了流理台上,半罗着是身子随之覆了上来——

    下意识的,她抬脚就朝面前的男人踢了过去,似乎是没料到她会还手,裸露的小腹挨了她一记踢!

    男人闷哼了声,倏地收紧了扣在她腰上的手,把她紧紧地禁锢在胸口,“你这小野猫,就不能顺着我一点!”

    “不好意思,我的性子就是这样,你要是不喜欢就找别人呗,反正我是不可能改的,就连我爸都说我这坏脾气会把人给气死,所以还请御少见谅!”

    “是么?你是不可能改还是不会为了我而改?这两者可是有区别的!”

    一如她不愿意为别人做饭一样,倘若对象不同,恐怕她就不存在不愿意了吧?

    所以,他才想,在她心里,是有一杆天秤的,偏向哪边,视对象而定。

    “不想为了你而改,我若是改了,你不就对我没兴趣了?你若是对我没兴趣的话,一脚把我踢开,那我爸的公司怎么办?”她狡黠的看着他,笑得没心没肺,却让凌御行不悦的拧起眉。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是对你这个倔强的性子感兴趣呢?”她的聪明和敏感超出了他的预料,不可否认有些事情她看得比谁都清楚。

    “不然还能是什么?御少在A市的盛名,哪个女人不趋之若鹜的扑上来?而我却恰恰相反,这也是我和她们的不同,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你找回了征服女人的感觉,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征服的快/感么?驯服一个还没驯服的猎物,对你来说就是最大的兴趣。”

    “嗯哼,说得没错,你很聪明!不过,女人太聪明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宝贝你有时候也要学着,如何装傻,大智若愚,懂么?”偏过头,他在她耳后落了个吻,顺手把浴袍从她手里拿了过去。

    可当看到她只拿了一件浴袍其他什么都没拿的时候,男人半笑着眯起眼,当着她的面就把围在腰间的浴巾扯开——

    还愣着的女人乍一看到这红果果昂藏的身子,顿时尖叫了声闭上眼,尴尬的拧起眉:“你就不能等我出去了再换吗?!!”

    “我也想啊,谁让你少拿了东西。”他暧昧的眯起眼,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什么东西?”她捂着眼,傻傻的问。

    哼理上露。看她那尴尬的模样,他突然来了兴致,一把抓过她的手,带着他来到自己身上最敏感的部位,邪肆的凑到她耳边暧昧的呵着热气:“你说呢?”

    “啊啊啊——你!无耻!下流!”乍一碰到那玩意儿,千乘猛地睁开眼,对上男人那暧昧的视线,整张脸顿时红了起来,尴尬的跺了跺脚,却是怎么都抽不回自己的手!

    “放手啊!魂淡!”被他紧扣着,她紧张的不敢动一下,掌心下的滚烫捉着她的皮肤,让她忍不住开始颤抖!

    “不放!”看着她脸红的模样,娇俏的粉颜在明亮的灯光下一览无遗,白嫩中透着一抹浅红,像是诱人的水蜜桃,让他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刚这么想,他难以自控的俯身在她脸上轻吻了起来……

    躲闪不开他的攻势,手又被她禁锢着,她抬脚又想要去踢他,却被他轻而易举的躲过,顺势跻身其中,原本就紧张尴尬的她,猛地收紧了还落在某个部位的爪子,男人闷哼了声,原本暗沉的眸光顿时被撩拨起一股子火焰!

    “原本还想今天晚上放过你的,你倒是自己送上来了!”话落,他猛地压下头狠狠吻上她的唇,似乎是要借此缓解某个地方突然生起的胀痛。

    厚实的大手沿着她的脖颈一寸寸的下移,修长的手扯开她身上的衣物,流连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她,迫切而辗转,带着属于男人的迷恋。

    “唔……”招惹了他,他总有办法狠狠的惩罚回来!

    身体突然一空,他已经抱着她踏出了浴室,后背刚一沾到柔软的大床,她便曲起腿翻身,男人的动作却比她更快更迅猛,恨恨的把她压回了床上!

    微微直起身,他伸手在她脸上抚弄着,带着某种爱怜和怜惜,看得她不禁有些迷恋。

    下一刻,他的唇骤然吻了下来,轻柔的吻过眼睑,一寸一寸的吻着,像是在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她轻颤着想逃,却被他紧紧的衔住唇瓣,深深的允吸辗转,从温柔开始吻到深刻霸道,让她无意识的开始慌乱起来,每一丝呼吸都只能在他的嘴里,肺里的空气一点点被挤空……

    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挣扎,他半直起身放过她,嘴角勾着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

    “你不是说我一直在做逼良为娼的事情么?那今天我就不逼你!”

    “真的?”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放过她,她讶异的抬眸,却在看到那双暗沉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算计。

    #已屏蔽#

    嘶哑而深沉的声音,在这个迷离的夜晚,谱了圆满一曲。

    ..............................................................................................

    第二天一早醒来,睁开眼的那一刻,昨天晚上花样百出的折磨快速的从脑海里回放了一遍,于是她做了一件非常威武的事情,那就是把身旁的男人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到了床底下!

    闷哼了声,男人从睡梦中醒来,坐起身看着床上趴着看自己出糗的女人,似乎是歼计得逞,此刻那双水亮的琉璃眸子正闪烁着璀璨光芒,让他刚升起的一肚子气烟消云散!

    若说是因为她的倔强他才对她感兴趣,其实更多的,他是喜欢这双明亮的琉璃眸子,澄澈空灵得不染丝毫尘埃,和她对视,他隐隐有种被涤荡了灵魂的感觉。

    “哎呀,不好意思,我睡觉太不安分了,刚刚做了个梦,梦到我被色狼非礼了,于是我就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谁知道原来是在做梦啊……”

    无辜的眨了眨眼,千乘半笑着看她,偏着头趴在床上的模样像极了漂亮的西施犬,小鹿斑比那般骨碌碌的眼睛直打转,愣是让人气不起来。

    “御少,你没伤着吧?要不要我帮你检查看看?”

    她朝他伸了手过去,以为会就此惹怒这个男人,却没想到他突然伸了手过来,跟着翻身滚进大床,从她背后搂紧了她!

    “你要检查是吧?”借着这个姿势,他在她身后磨蹭着,一大清早的火焰全被她那双眼睛给撩拨起来了,而她还不怕死的跟他装无辜!

    身后渐渐灼热的滚烫抵着,她猛地回神过来,什么好心情全抛在了脑后,她忙转过身来,笑得谄媚:“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昨天晚上折腾到凌晨,花样百出的折磨她,她什么自尊什么骄傲全都溃不成军,一早起来越想越不甘心,本想为自己扳回一城的,可谁知希望如此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