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宁家千金!

    没踏进客厅之前,宁正德便在门口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看挽着自己的丫头,笑得一脸安抚。

    “丫头,怕吗?”这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带着她在这么多人面前露面。

    “在我答应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其实没什么可怕的。以后要去公司帮爸爸了,要面对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我也许不能做到百分百的完美,但最起码不会给爹地丢脸呀!”

    虽然这几年他们都把她保护得很好,可她已经不是小孩子,很清楚清楚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和这个社会现实残酷的规则。

    与其唯唯诺诺的接受命运的安排,她还不如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最起码,她尽力了,无愧于心的坦然,比抱怨各种遗憾要来的舒畅自在得多。

    宁正德惊讶着她的这番觉悟,却又是打心底的感到自豪:“嗯,这才是爸爸的好女儿!”

    宁萌一转过头,朝宁正德笑得明媚而自信:“我是爸爸的好女儿,也要做让爸爸骄傲的女儿。”

    宁正德欣慰的点点头,“好,我们进去吧!”

    巨大的水晶吊灯洒下满客厅的璀璨,通透明亮的地砖上倒影着衣香鬓影的宾客身影。

    人群中渐渐安静下来,仿佛是带着一股默契,其他正在交谈的客人,也因为空出来的红毯走道而安静下来,视线不约而同的看向正门口。

    宁正德挽着宁萌一踏进门槛,儒雅淡然的笑着,从容不迫的姿态时刻体现着宁家的家风和修养。

    对于宁正德,整个圈子里的人都不陌生,而他们所好奇的,是他身旁的那个冰川蓝身影。

    一个只闻其名,而从未在宴会和公众场合上露过面的宁家小小姐。

    踏进宴客厅,宁萌一浅淡的勾唇笑着,迎上全场好奇而充满探究的眼神和视线。

    倒真是第一次应对这样的场合,说不紧张也是假的,但是因为是回家,对家里的每一处角落都很熟悉,她并没有身处异地的恐惧和担忧。

    她只当是家里来了客人,她是主人,就要有身为主人的自在和热情。

    一想到这个,原本来时路上的紧张也都渐渐消散,扬起在唇角的笑容愈发明媚张扬。

    潋滟的冰蓝色在火红的地摊上摇曳满眼,如同融化的冰川河水,清澈中透着一股欢快的气息。

    全场的宾客大都是对宁萌一这个千金小姐感到好奇的,毕竟宁家这样的大家族就只有一个小姐,全家人都把她保护得很好,她在宁家的地位绝对不会比任何一个少爷低。

    更重要的是,她是宁正德唯一的女儿,以后德合集团的继承权全都在她手上。

    谁娶了她就等于是娶了一座金库,宁家所能带来的财富和地位,绝非普通人家可比,这也是全场众多男士慕名而来的原因。

    至于样貌,从宁家人保护她的手段中他们估摸着也能猜得出来,要么长得太过普通,要么就是实在无法见人。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这个传说中从未露过面的宁家小姐,比他们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漂亮高贵。

    那样纯美而自然的气质,那样自信而明媚的笑容,不带有丝毫功利和虚伪,这样的玲珑剔透,绝非在场所有带着目的而来的女人可比。

    当然,这里头自然也有惊讶不已的几个人!

    徐子泓一眼就认出了跟着宁正德回来的身影正是宁萌一,当初因为宁谦一的提醒而有所怀疑的事情,如今全都得到了证实!

    从未想过她会有这样的一个出身,等真正亲眼所见,他的惊讶懊悔,还有那一丝丝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一下子搅和在了一起,梗在喉咙口又酸又涩又难受!

    当初他那般介意她的出身,那般嫌弃和鄙夷,如今知道了她的身份后,他却觉得无比讽刺可笑。

    真正身份尊贵,配不上的人是他!

    他突然明白了某次聚会的时候,发小说的一句话。

    京城里真正的名门,其实很多时候往往很低调,因为他们拥有了你们所有人正在追求的一切,拥有了所有的羡慕和赞赏,跟不在同一个档次一个世界的人炫耀,那不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修养。

    而恰恰是还没得到,又或者小有成就的才会那样渴望着各种羡慕嫉妒恨。

    就好像一桶水,水满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有渴求,而半桶水,才需要不断的去填补那不满的另一半的空虚。

    那个时候他听懂了发小的自嘲,然而却是在这时,一个曾经被他抛弃的女人,让他深刻的体会了其中滋味。

    看着缓缓从自己面前走过的宁萌一,梁婉诗有片刻的错愕,原本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当她眨了眨眼再仔细看的时候,难以掩饰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一下子如同海浪涌来,瞬间把她淹没!

    眼前这个气质高贵的女人,不是宁萌一是谁?!

    可是为什么是她?怎么可能会是她!她怎么可能会是宁家的小姐?!

    她明明记得她爸妈是很普通的职员,甚至早几年就已经去世了,怎么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宁家小姐?

    满心的疑惑和不可置信,让她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据她所知,宁正德就一个女儿,再看看席静秋那幸福优雅的笑脸,满眼都是温柔的*爱,怎么看都不像是把宁萌一当成私生子的感觉!

    可是宁萌一她怎么可能……

    过去那几年,宁萌一的生活作风全都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虽然不愁吃穿,可她吃的用的全都不是名牌,就和普通人毫无区别,一个名门千金怎么可能会放下自己高贵的身份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同样震惊得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还有徐子泓的母亲孟雪云。

    宁萌一这张脸出现在她视线里的时候,她就已经惊讶不已了,等看清了她身旁挽着的是宁正德的时候,整张脸都白了!

    谁见过宁正德挽着除席静秋之外第二个女人出席宴会的?而此时此刻,挽着他的丫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宁家的千金,宁正德唯一的女儿!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让她期待了一整晚,甚至琢磨着要让自己儿子去勾搭结识的宁家千金,竟然会是她最看不起的那个寒酸丫头?!

    原本她还有些不太相信,甚至抱着几分私生女的心思,等着看席静秋好戏。

    可当听到宁萌一温柔的抱了抱席静秋,甜甜的喊了声妈咪的时候,她恍惚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一想到她亲手掐断了儿子的幸福,甚至还掐断了徐家今后的富贵路,那样漫天漫地的后悔和自责就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着那母女俩如出一辙的笑容和眉眼,她不得不相信这个她最鄙夷最看不起的丫头,真的就是宁家从未露面的千金宁萌一!

    所有的巧合凑在了一起,就都不是巧合。

    同样是姓宁,那天在专柜门口,宁萌一和席静秋自然而然的态度,其实都在预示着一个他们从来都不愿意相信的事实。

    站在孟雪云身旁的徐父看着宁正德身旁的丫头,隐隐觉得有些眼熟,很快想起来是谁,拧着眉转头看了孟雪云一眼,既是遗憾又是无奈。

    “我真没想到这丫头是宁董的女儿,现在可有你后悔了!”

    当初是她嫌贫爱富一手拆散了他们,如今那丫头真正的身份曝光,又偏偏还是宁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他们烧几辈子高香都不一定能高攀得上的大家族,送到手里边来的富贵,被他们给扔掉了,怎么能不让人扼腕叹息?

    怪只怪他们徐家没有这样的福分!

    “我当初怎么知道……”孟雪云看着那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懊悔得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而同样不好过的还有梁婉诗和徐子泓,一个从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嫉妒恨,另一个则思绪复杂,怎么都无法从那繁乱的思绪里理出头绪来。

    本来梁婉诗今天过来,就是打着要和宁家小姐搞好关系的心思,毕竟最近宁家正在努力争取的一个项目,就是德合集团名下的公司负责的。

    只要跟宁家千金成了朋友,以后要说话要帮忙办事就都不是难事,这就是这个圈子人脉的好处!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那个集万千*爱于一身,却偏偏低调到令人发指的宁家千金竟然会是宁萌一那个寒酸的践人?!

    看着那张明媚的脸,她几欲要掐碎手里的酒杯!

    她不由得想到那天宁谦一对她的*爱和袁麟恺的维护,她却自以为是的以为是宁萌一耍了手段勾搭上了他们,却不曾想过会有这样的意外!

    ————————————》更新啦!么么哒~~~时间有点晚,码字码到凌晨三点,催更的亲说话不要那么难听,有时间码字更新我不会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