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讽刺!

    站在角落里的袁麟恺,本就带着几分看戏的心思期待着这场好戏上演,可当看到宁萌一出现在视线的时候,还是被她的光芒给震住了!

    即便是当初见到苏千乘的时候,他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的惊艳!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除却那样玲珑剔透的心思之外,更多的还是她不经意间散发的名门修养。

    即便她平日里清汤挂面的样子,甚至是过着平凡人的生活,那样耳濡目染养成的气质和修养,还是能把她从人群中区别开来。

    他不由得转头看向人群里直勾勾的盯着她瞧的男人,最终把视线落在徐子泓阴郁的脸上。

    如他所料,这个一向自负骄傲的男人,此刻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

    或许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有权选择女朋友的出身背景,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爱与不爱的理由。

    而徐子泓身为男人,还是徐家的继承人,从一开始嫌弃宁萌一的出身的时候,就没有了再爱她的资格。

    真正爱一个人,计较的不会那么多,更不会计较家世和财富。

    爱情本是纯粹的东西,恰恰是因为贪念太多,才把这些东西变得不再纯粹简单。

    宁正德到场,似乎也不急着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在场的众多宾客,而是让宁萌一上楼去把老爷子请下来,自己则陪着席静秋招呼众多客人。

    拽着裙摆上楼,宁萌一不经意的转头瞥见站在角落里低调从容的身影,顿了顿脚步朝看向自己的男人浅浅一笑。

    注意到她转过头来,袁麟恺举着酒杯优雅的朝她敬了敬酒,绅士从容得让人挑剔不出毛病。

    宁萌一轻笑了笑,转身上楼,优雅的背影让宴客厅里的一群人不禁唏嘘,钦慕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那早没了身影的楼道口。

    书房里正等着宝贝孙女回来的老爷子,看着站在一旁帮忙研墨的孙子,听到敲门声,忙朝他使了个眼色过去。

    宁谦一抬脚走到门口开门,看着外头站着的身影,微微一笑,“爷爷可等你好一会儿了!”

    “爷爷……”不搭理他,宁萌一快步踏进书房,看着老爷子搁下手里的毛笔,笑眯着眼凑了过去。

    “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看爷爷呢!是不是爷爷不过寿你就不回来了?”

    看着一个月没见的宝贝孙女,宁老爷子板着脸抱怨。

    老小孩老小孩,到了他这个年纪反而心性更像个孩子,怕被人忽略,便肆无忌惮的使性子让晚辈们都注意到自己。

    很显然,宁老爷子这一招对宁萌一这傻丫头来说就格外好用,屡试不爽!

    “哪有,我刚忙完正打算回来看爷爷,碰巧爷爷寿宴嘛,我已经把工作辞了,以后就在家陪爷爷了!”

    “你可舍得?”老爷子才不相信她那一套忽悠,“我听你爸爸说你愿意去公司帮他了?!”

    宁萌一点点头,“是有这个打算,去爸爸公司的话,以后我也有更多时间陪爷爷啊!”

    “这还差不多!”宁老爷子轻哼了声,稍稍满意了些。

    毕竟这么多年,他也就这么个宝贝孙女,还一年到头都见不上几次,为此他对宁正德的抱怨可是一点没少。

    “好啦,今天是爷爷寿宴,要开心点嘛!”

    “好好好,都听你的!”老爷子转头看了她一眼,小丫头今天这副样子,怕是要把楼下的一群公子哥们给迷得晕头转向了!

    一想到刚回到自己身边的丫头又要被别的男人抢去了,老爷子一脸的不高兴:“今天楼下来了不少这个圈子里的少爷公子,你爸就这么急着给你挑驸马了?!”

    “他应该不舍得这么快就把我嫁出去吧!估计是为我以后到公司上班铺路的,毕竟我从没在这个圈子里露过面,没有一点人脉,他是不希望我以后工作了绕弯子吧!”

    想起楼下的那一群人,宁萌一微微拧眉,一脸坚持:“我可不管他怎么想,反正我的驸马我要自己选!”

    “好,这事不急,真要遇上喜欢的,你再跟爷爷说!”

    要抱重孙子什么的还有四个孙子可以娶妻生子,他的心肝宝贝用不着那么早嫁出去。

    “嗯嗯,谢谢爷爷!”宁萌一抬头,见宁谦一朝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爷爷,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老爷子点点头,任由着宁萌一搀扶出了书房。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合,老爷子倒是有些担心宁萌一应付不过来,“楼下那么多宾客,丫头你怕不怕?”

    “不怕,把他们当成长辈前辈和朋友,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反正以后都要打交道的,说不定还有事求他们,现在要是怕了,以后我就更没办法帮爸爸了!”

    “不错,你能这么想就好!”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这样爷爷也能少担心你一些!”

    他们宁家的孩子都不是孬种,有心要保护好这最小的一个,可如今很明显的,她并不需要他们把她庇护在翅膀下。

    挽着老爷子从楼上下来,宁萌一看着宴客厅里众多的宾客投注过来的视线,淡定的笑了笑,视线不经意的落在角落的那道身影上。

    仿佛有他在那里,她就能镇定的应付着这一切。

    生日宴如常举行,倒是少了一些年轻人切蛋糕许愿这些时髦的环节,老爷子过寿无非就是一群人聚聚吃顿饭。

    而今天的特殊意外,便是这个从未露面的宁家小小姐。

    老爷子带着宁萌一跟几个老友打了声招呼,听着他们一贯的奉承和羡慕,倒也高兴自豪。

    自家孙女儿长得亭亭玉立,不少想攀亲的朋友也都挑好听的话说,把跟着自己一起过来的孙子们介绍了过来互相认识。

    宁萌一礼貌的应付着一众长辈,把宁谦一教的那些客套话一一用在不同长辈身上,倒是应用自如挑剔不出一点毛病,也逗得众多老爷子笑不拢嘴。

    年轻人的场合老爷子们不好掺和,没一会儿宁老爷子便领着几个老友上了二楼喝茶聊天,把场地腾出来给年轻人。

    宁正德这才从几个合作伙伴那边抽身过来,带着宁萌一把她介绍给几个朋友认识。

    刚一停下脚步,宁萌一便听到不少恭维的羡慕声。

    “可算是见着老四你的宝贝千金了,平日里护得那么紧,今个儿这么一看,还真是不输给弟妹当年啊!”

    “是啊是啊!老四好福气,不仅有个温柔娴淑的好夫人,还有这么个漂亮的好女儿,真是让人羡慕啊!”

    “就是嘛,我要是这辈子有两个这么重要的女人,可真是没什么遗憾了!”

    被一群朋友调侃,宁正德既骄傲又自豪,难得笑得这么开心:“我家丫头还小,刚毕业出来,以后还指望大家多关照着呢!”

    “这是当然……”

    “应该的应该的……”

    看着这么多长辈,宁萌一含蓄的笑着:“以后还请各位叔叔伯伯多多关照!”

    这样的应酬场合她不是没见识过,这不过这些都是商业圈里的巨商富豪,和她平日里接触的客户不一样,还能这么没架子的恭维,多半是给了她老爹面子,她说话应承的语气自然是要谦虚一些。

    几个巨商们看着这单纯礼貌的丫头,倒是打心底的喜欢,都希望着能跟宁家攀上亲。

    绕了一圈出来,宁正德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徐家,转头看了看身旁应付自如的丫头,带着她朝着徐家夫妇走去。

    徐父见着宁正德过来,热情的先开了口打招呼:“宁董,好久不见了!”

    “是挺久没见了!”宁正德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给他介绍着自己身旁的宝贝:“这是我家丫头萌萌,萌萌,这是徐伯父!”

    “徐伯父好!徐伯母好!”宁萌一面不改色的笑着,即便早已经见过徐子泓的父亲,此刻她也还是装作不认识一般,礼貌周到的开口问好。

    徐父尴尬的看着这个天真的丫头,本该成为他的儿媳妇,如今却成了陌路人,心里不是不感慨。

    而站在他身旁的孟雪云,听到那一声没有芥蒂没有怨恨的“徐伯母”,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极了。

    当年她怎么用手段拆散宁萌一和自己儿子,那些情形依旧历历在目,如今看着风光无限身份高贵的宁萌一,她的所作所为反倒成了最大的讽刺!

    徐父看着出落得亭亭玉立的丫头,语气里尽是遗憾:“我跟萌萌也好些年没见了,只是没想到她是宁董你的女儿!”

    “我家萌萌平日里低调惯了,再加上家里头长辈们对她的保护,一直都不愿意让她出来抛头露面,我就这么个宝贝女儿,她喜欢的事情我们也就随着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