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甜的吻!

    两个人的离开,引发了全场的议论。

    众多的宾客也纷纷朝宁正德夫妇看了过去,宁正德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满脸的*溺和纵容,无形中等同于是默许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奔着宁家乘龙快婿的心思而来的公子爷们,看清楚了带走宁萌一的是谁以后,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整个京城里,谁敢跟袁麟恺和三大家族的人抢女人啊?那不是找死么?!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弥漫在悠扬的曲调里,人群中,徐子泓看着那两道相携离去的身影,胸口像是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闷疼一下子涌了上来。

    那种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感觉,死死地压抑在胸口,他几乎无法遏制自己追上前的冲动。

    曾经他也曾在她面前带着梁婉诗离开,还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那个时候她是什么心情,如今他看着她被其他的男人带走,他终于感同身受。

    宁家的繁华盛宴还在上演,少了今天的主角,其他的宾客只能把目光转移到今天的其他客人里,寻找着各自的目标,或是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或是为了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上了袁麟恺的车子,宁萌一一时也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只是这样安静的坐在他的车子里,她都觉得有种莫名的愉悦。

    好像只要看到他,她就可以忘记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甚至可以不用在乎太多的东西。

    这种属于恋爱的感觉,她觉得有些久违了。

    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才会有的隐秘的快乐,即便是和徐子泓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真正感受到。

    也许是因为当初和徐子泓在一起来得太快,以至于她并没有好好享受这种暗恋的感觉,又或者说,两个人在一起的那几年,徐子泓能给她带来的快乐太少,大部分都是她一个人默默付出,他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青春年少才有的心性,她几乎以为自己都不会有了!

    见她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袁麟恺有些讶异,半笑着转过头,俊脸上的神情难得温柔,“怎么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不怕我把你卖了?”

    “真要把我卖了,在敦煌的时候就可以,不用等到现在嘛!”

    “呵……”他轻笑了声,把车子拐入另一条马路,最终停在一间酒店门口,等候在酒店门口的男人手里拎着个古色古香的食盒和篮子,看到车子过来,忙走上前,打开后座上的门,把食盒放了进去,这才走到驾驶座旁,礼貌的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

    “东西都在后头,总裁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谢了,忙你们的去吧!”

    “好的,您慢用!”男人恭敬的退了步,目送车子离开。

    宁萌一转头看了眼后座上的食盒,不解的看向身旁的男人,“都是些什么呀?”

    “吃的东西,我看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所以让人准备了点吃的,顺便带你去个地方。”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要是饿了可以先吃着。”

    听到他这么说,宁萌一眨了眨眼,倾过身把后座上的食盒拎了过来,打开看了眼不由得惊呼出声:“哇……好多好吃的!还有红豆凉糕和烧麦……”

    昏黄的灯光从她娇俏的脸上掠过,精致的容颜上开着明媚的花,那样绚烂夺目,如同黑夜里最耀眼的一颗星,照亮了他心底黑暗的角落。

    他的眼底掠过细微的错愕,收回神的时候,自己仿佛也不自觉的被感染了,勾着唇浅浅的笑着。

    她是个容易被满足的丫头,甚至还带着没有被世俗尘埃污染的单纯和天真,那样美好,美好到让他忍不住想要庇护,想要独占,想要私藏。

    他开始有些分不清楚这是自己潜意识的感觉,还是男人的天性。

    看着这么多的小吃,每一层都有不一样的种类,每个种类只有两份,精致又可爱。

    她忍不住尝了一口红豆凉糕,甜丝丝的感觉在嘴里弥漫,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而上,两侧的路灯投下昏黄的光线,照亮了山壁两侧,山路上车子不多,安静的车厢里只闻发动机呜呜的声音,即便不说话,气氛却丝毫都不尴尬。

    她转头看了眼专注开车的男人,清俊的侧脸莫名的给人安全感。

    她多半已经猜到了他要带她去哪里,首都繁华的夜景她只在电视上看过,偶尔站在高楼上也只是欣赏车水马龙的景象,繁华背后隐隐还带着几分钢筋水泥的喧嚣。

    到山上来看夜景,她还是第一次。

    车子在山顶的空地上停了下来,车外头是璀璨蔓延到无边黑暗的繁华都市,如同洒落在脚下的钻石,闪闪发亮。

    拎着食盒从车里下来,山顶的夜风吹来,冷飕飕得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倏地肩膀一热,跟着下车的男人已经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她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淡淡的笑着道谢。

    “穿上吧,别着凉了!”

    穿上他的外套,淡淡的草木香扑鼻而来,依稀还带着他淡淡的体温,一下子暖了她整颗心。

    以往看着这样的万家灯火,她总有种说不出来的寂寞感,今天站在这样高这样空旷的地方俯瞰整个都市,却又有另一种不同的感觉。

    袁麟恺转身从后座的篮子里拿了两瓶加热的玻璃瓶过来,递了一瓶给她,“喝点热的没那么冷。”

    坐在车头上,宁萌一接过她递来的玻璃瓶,尝了一口才知道不是咖啡而是奶茶,转头看向他手里一模一样的瓶子,咬着唇看他,“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不一样?!”

    “大晚上的喝咖啡你会睡不着的。”他轻笑了声,哄孩子似的语气,“奶茶更适合你!”

    “哦……”她低低的应了声,这种被*爱的感觉如同喝了蜜一般甜。

    “你也吃点东西吧,晚上你好像也没吃什么,宴会这种事通常都吃不饱还受罪,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那么喜欢!”

    “可不见得谁都喜欢,有些是带着面具去应承的。”他侧过身看着她,半坐在车头上的身姿慵懒清贵,语气里却带着一丝的无奈。

    经历过今天这样的大场面,宁萌一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对于他说的话也深有同感。

    “你尝尝这个烧麦很好吃!”男人通常都不喜欢吃甜的,她直接给他选了个咸的小吃。

    只是她没想到,体贴的厨师照顾得太过周到,所有的小吃都有两份,一份咸的一份甜的,照顾了两个人的口感。

    而她刚刚吃掉了咸的那一个,落在袁麟恺嘴里的这个就是甜的了!

    甜的烧麦她自己平日里都不常吃到,更别说是他这个不吃甜食的人,刚尝了一口她就看到他脸色不对。

    “怎么了,不好吃吗?”她不解的看着他,山顶的灯光昏黄,她有些看不清楚他脸上那是什么表情,仰着头凑了过去,天真的问:“很难吃吗?”

    “甜的!”他拧着眉,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感觉像是吃到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碍着他与生俱来的修养不便在她面前吐出来。

    “啊?怎么可能?烧麦不都是咸的吗?怎么会有甜的?!我刚刚吃的那个明明是咸的呀!”

    袁麟恺看着她那天真的表情,垂眸瞥了眼食盒里每样两份的小吃,多少明白了是厨师的意思,过度体贴的照顾了他们的喜好。

    怕他不相信似的,她很是肯定的坚持解释:“我刚刚吃到的真的是咸的!”

    东西已经进了他的嘴里,她想亲自验证一下都不可能了,她知道他不可能骗她,可哪有烧麦是甜的呀!

    就在她盯着他,纠结着要怎么证明的时候,他突然压下头来,伸手扣住了她的下颚,在她还未回神过来的时候,吻了过去!

    双唇相覆,凉薄的气息夹着男人独特的味道扑面而来!

    宁萌一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轻颤着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柔软灵活的舌尖,毫无预警的蹿进她的嘴里,强迫性的勾起她的丁香小舌,辗转吸.允,抵死纠缠!

    灼热的吻,把浓烈的男性气息卷进嘴里,这样强悍的攻势,她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而她也在这样怪异*的气氛里,尝到了一丝丝的蜜糖味道,原来他刚刚吃进去的还真的是甜的!

    他终还是放开了她,垂眸瞥见她已经满脸绯红得像喝醉了酒,盈盈眸光眼似是含着一层薄薄水雾,氤氲迷蒙的半开半阖着,鼻间的气息又急乱又短促,柔软的胸抵在他胸口,仿佛溶成了水一样,像极了柔若无骨的妖精。

    ——————————》更新啦,么么哒~~谢谢亲们支持,求勾搭,新文群号:426603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