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赢了赌局!

    意识到自己刚刚冲动做的事情,袁麟恺不由得微微拧眉,但却并不后悔。

    唇齿间还残留着淡淡的甜香,不是烧麦的味道,而是属于她特有的甜,淡淡的,有种难以言喻的美好。

    她还是个涉世未深懵懵懂懂的丫头,甚至不谙他们这个圈子的规则,他怎么就没有管住自己的心思呢?

    垂眸看着怀里娇羞的丫头,他微微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俊脸潋滟温柔:“抱歉丫头,是我唐突了。”

    刚刚唐突的举动,很有可能把他和她之间恋人未满的*关系拉到两个极端,要么变得更好,要么变得更差。

    而他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后悔,也不排斥,心里仿佛有种压抑不住的冲动,让他想要打破这种怪异的关系。

    所以刚刚吻了他,他甚至生出了几分期待,期待着自己不顾后果的冲动行为,可以改变一些不在他预料中的东西。

    长这么大,顺风顺水惯了,再加上出身在这样的豪门世家里,虽然过去那么多年处处都被凌御行的光芒压制着,可却丝毫不影响他在这个年纪里获得应有的成功和荣耀。

    习惯了掌控所有的东西,也习惯了规划自己身边的一切,而眼前这个不在他预料也无法掌控的丫头,让他生出了从未有过的期待。

    期待着突破他原有的生活轨道,带领他涉足另一个从未遇见的世界。

    从怔忪中回神,宁萌一微微抬头,娇羞的脸上还染着淡淡的红晕,他的一句唐突,让她努力积累起来的努力和勇气全都变成了无措和尴尬。

    过去那几年,和徐子泓在一起的时候她都不曾像现在这样勇敢,勇敢到不顾一切。

    面对这样一个契机,一个可以突破关口的机遇,她却不想就这样放弃。

    错过了这一次,也许下一次她不会有这样的勇气开口。

    咬着唇,她抬眸看着他,澄澈的眸子在昏黄的光线下闪烁着灼灼光芒,仿佛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向他表白。

    “袁少,我喜欢你,你……你喜欢我吗?!”

    此时此刻,她就像个固执的孩子,固执的等待着一个无法预料的答案。

    即便那个答案很有可能伤害到她,也还是义无返顾在所不惜。

    这是她所有的勇气,也是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

    赌上这一切,换他一个答案,也换她自己一个期许。

    “丫头……”袁麟恺静默的看了她几秒,那样坚定固执的丫头,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勇敢,万丈光芒耀眼得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最终,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年纪相差太多,而且也曾喜欢过人,如果不能给你幸福,那我就不能为了一己之私伤害你,你明白吗?”

    在感情上,他从来不曾有所犹豫,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但是面对她,他却犹豫了,甚至有些后怕。

    这样美好的女孩,如果他不能守护她到最后,那么他就不能自私的给自己机会开始这段感情。

    不论是江艺苑还是苏千乘,无疾而终的两段感情,来得莫名其妙也断得莫名其妙,他甚至还没有理清楚自己坚持的理由是什么,所有的一切都已然戛然而止。

    并不是怕重新开始,而是他舍不得伤害她。

    “我明白,可是幸福要靠两个人努力,你都不给我机会,又怎么知道一定会伤害我?你不是个因噎废食的人,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呢?也许,这一次,结局会不一样。”

    她回答得坦荡而直白,那样爽快直接又天真的性子,让袁麟恺有些哭笑不得。

    可是不得不承认,恰恰是这样天真无邪的心性,才让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并不是那么黑暗阴冷。

    曾经的苏千乘,把她所有的美好和纯真都给了凌御行,先来后到的规则里,他输得彻底也输得没了勇气。

    然而,在他不曾想的际遇里,还能遇上另一个比她更美好的女孩,愿意把她所有的天真无邪都给他一个人独占。

    那种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占有欲和独一无二,让他觉得那些墨守成规的坚持似乎并没有必要。

    等了片刻都没有等来他的回复,安静的山顶上吹着清冷的夜风,她微微仰着头,固执的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在她身后的万家灯火,如同万丈红尘渐次铺展开来,他直直的看进那双澄澈的眸子,仿佛也在那双眼里看到了妥协的自己。

    “你怕了吗?”似是看穿了他的担忧,她抬手捧住他的脸不让他有丝毫躲闪逃避的机会,又或者说不给自己留有退路。

    “胆小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呀?”倔强的丫头就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那样无辜又那样骄傲。

    微凉的小手贴在他的脸上,柔柔的掌心仿佛带着一股魔力,让他没由来的软了心。

    “丫头,我可不是胆小鬼!”他抬手覆上她的手背,勾在唇角的浅笑带着淡淡的*溺和纵容,无可奈何的看着她,黑暗中看不到的角落里,隐隐有冰层开始碎裂:“因为在意,才不舍得你受伤。”

    “……”眨巴着眼,宁萌一总算从这句话里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听懂了他给她的答案。

    倔强的小脸上行渐次开出了明媚的笑,她踮起脚倾过身在他唇上重重的吻了一口,拙劣而生涩的吻技让男人微微拧起眉,晕染在眼角的笑意愈发深邃。

    “事在人为,既然你在意我,那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受到伤害。”

    她知道,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一旦承诺就必然会践行。

    他对她并非全然没有感觉,这个认知,让她原本紧张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两个人的坚持,如同一场拉锯战,而她赌上所有,最终还是赢了!

    “丫头你对我还真有信心。”他无奈的笑了声,宽厚的大手轻柔的抚上了她的脸,带着几分从未有过的迷恋和温柔。

    宁萌一笑着眨了眨眼,娇俏的脸扬起一抹明媚:“因为你也喜欢我,在意我,所以我对你有信心。”

    一如他所说,因为在意,所以才会不舍得。

    袁麟恺转头看着她,那双眸子里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微微有些动容。

    这个大胆直接的丫头,用她最单纯的方式闯进了他的生活,而他却并没有自己预料中的那样拒绝。

    “好,那就试试吧,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够好的地方,你可以跟我说。”

    既然自己都不愿意拒绝,那就坦然接受。

    也许,这会是个好的开始。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争斗,他确实也该好好重拾心情,重新开始一份新的感情。

    “嗯嗯!”等来了他的回应,宁萌一笑眯着眼点了点头,挽上他的手臂看着山下蔓延到天边的万家灯火。

    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夜景,终于不再孤单。

    ................................................................................

    出于对宁萌一的尊重,袁麟恺体贴的在12点之前把人送回了宁家。

    宁家的寿宴已经结束,原本喧闹的庭院和宴客厅已经看不到宾客的身影,担忧女儿的宁正德夫妇此刻正坐在客厅里,等着女儿回来。

    停好车子,宁萌一转头看向驾驶座上体贴的替自己解开安全带的男人,想到要分开了,莫名的觉得有些不舍,有些不乐意了。

    一整晚,最开心的莫过于他答应了她的表白。

    而她终于如愿以偿,那样的满足,比吃了蜜糖还要开心甜蜜!

    “怎么到家了反而不开心了?”他抬眸看着灯光下这张委屈的小脸蛋,抬手*溺的揉了揉她的头。

    “还没分开就开始想你了……”她直勾勾的看着她,单纯的心思毫不掩藏。

    袁麟恺轻笑了声,“丫头,我还真喜欢你这粗暴又直接的表达方式!”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顿时羞红了脸。

    什么大家闺秀的矜持,她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学到!

    “好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带你去个好地方,嗯?”他柔声哄着,从未像现在这样耐心十足。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好吧!那明天见!你回去开车小心一点,到了给我电话!”

    “好!”偏过头,他在她脸上亲了亲,“回去吧!”

    “嗯!”她不舍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打哪里来了一股冲动,突然凑过去,飞快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推开车门飞奔了出去。

    等袁麟恺回神的时候,只看到消失在黑暗中的一抹冰川蓝,还有自己唇上淡淡的甜香。

    ——————————》么么哒~~谢谢亲们支持!正在准备慕少的新文,慕少文的群:426/603/259,可能不在盐巴更新,追文的亲可以加群,群里会通知更新地址和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