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听到管家的声音,宁正德忙抬头看向门口,看到自家宝贝回来,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还真担心自己这唯一的宝贝女儿就那样被人给拐走了!

    今天的寿宴来的都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两个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离开,虽然带她走的是袁家那小子,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他这个当爹的也颇有光彩的得到了不少朋友的道贺,可大晚上的跟人跑了也不说一声,实在让他放心不下。

    席静秋见着女儿回来,忙站起身,吩咐小阿姨倒杯热奶茶过来,瞥了眼她身上披着的男士外套和裙子,微微叹了口气打趣道:“还知道回来,妈妈还真担心你被人给拐走了呢!”

    “妈咪,你就知道取笑我!”被自家老妈一打趣,宁萌一顿时红了脸,娇羞着抬眸瞪了瞪眼,满脸娇嗔可爱。

    “哦,你们俩个手牵着手堂而皇之的从我们眼前离开,你就不许妈妈有所联想呀?”

    “妈咪……”虽然不是第一次谈恋爱,可在长辈面前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尤其这一次还是自己主动的。

    “好了,你也别取笑你女儿了,晚上风凉,喝杯热的上去洗漱休息吧!”

    接过小阿姨递来的的杯子,宁正德拉过自己老婆,把杯子给宝贝女儿递了过去,适时地替她解了围。

    “谢谢爹地!”接过杯子,宁萌一抬眸看着带笑的父母,笑眯着眼,“那我先上楼啦,爹地妈咪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女儿我一定从实招来,您俩晚上不要惦记着睡不着觉哦!”

    “就你皮!”席静秋没好气的看着她,“赶紧上楼休息去吧!”

    “知道啦!爹地妈咪晚安!”倾过身,宁萌一虚抱了下他们俩,捧着温度刚好的奶茶一溜烟的上楼。

    “这丫头出去一趟回来,好像更开心了?老公,你说是不是?”席静秋转头看向一旁的宁正德,又欣慰又感叹。

    吾家有女初长成,那种复杂的心情,恐怕也只有当父母的才能体会。

    “那也只能说明,她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你有多久没在她脸上看到这么幸福的笑容了?”宁正德收回视线,欣慰中莫名的觉得轻松了许多。

    “确实是好多年没见着了,袁家那小子确实是比徐家那小子有担当,我倒是不反对他们在一起……”

    “只要不是徐家那小子,是谁都无所谓。只是袁家……”

    宁正德转头看向自己老婆,“等明天问清楚了情况再说吧,如果那丫头真喜欢袁家那小子,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回头你约袁夫人出来见个面,探探她的意思,她要是心里早就有儿媳人选了,咱也不必让宝贝女儿嫁过去受气!”

    席静秋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你想的还真远!我可舍不得我女儿这么早就嫁人了!”

    “如果女儿喜欢那小子,我没话可说,顺其自然。你以为我就愿意女儿这么早嫁人啊?”

    “行了行了,咱们在这里瞎操心有什么用,有什么事明天问清楚了再说吧!”

    .............................................................................

    洗完澡出来,宁萌一看着*头柜上放着的手机震动了下,拿过来看了眼才知道刚刚好几通电话打了过来。

    仔细看了眼,她忙一一回复过去,第一个回的就是叶小涵的,只是她没想到接电话的人竟然是个男人!

    “你是谁?这不是涵涵的电话吗?”她的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叶小涵急切的声音:“顾子正,谁让你接老娘的电话了!把手机还给我!”

    听着那头炸毛的声音,宁萌一微微愣了下,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打扰到人了。

    只是这个顾子正……这不是顾家那个太子爷吗?涵涵怎么跟他扯一块去了?!

    没一会儿,叶小涵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萌萌?怎么这么晚?你到家了吗?现在在哪里呀?”

    “我在家了,这才看到你打来的电话,你……你怎么跟顾子正那家伙扯一起去了?”

    “先别说我的事,你跟袁少扔下所有人跑了,干啥去了?有木有做点什么浪漫的事情呀?”

    “额……”想起山顶上的那一幕,宁萌一不由得有些耳根发热,“也没什么,就是我跟他表白了,然后死缠烂打的他终于答应了……”

    “宾果!萌萌威武啊!不错不错,你总算争气一回了!好样的!”电话那头传来叶小涵丝毫不掩饰的高兴和雀跃。

    “怎么你好像比我还高兴啊?我到现在都还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借来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胆的就跟他表白了!

    “袁少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金龟,你能钓到手我当然高兴啊!等着,明天我请客,咱们好好庆祝……顾子正!你别咬那里……”

    宁萌一看了看手机,不经意的听到电话那头“呜呜”的声音,猛地明白过来他们两个在做什么,急急的挂断了电话!

    真晕!她竟然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还打扰到人家了……

    看着镜子里双颊通红的自己,她不由得有些懊恼,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急急的接了起来。

    “这么想我吗?电话刚响就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袁麟恺揶揄的声音,醇厚的声线透过声波传来,竟让她觉得莫名的安心。

    “刚好手机在手里……你到家了吗?”捂着滚烫的脸,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会儿脸红是为了什么了。

    “嗯,我到家了,你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接你!”

    “好……那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宁萌一看着镜子里一脸幸福的自己,明明没有笑,嘴角却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这样的自己陌生而美丽。

    只是这样看着,似乎每一个动作都洋溢着甜腻的幸福。

    也许,这就是恋爱的感觉了吧!

    ...............................................................................

    一早醒来,宁萌一洗漱出来,换了套藕荷色的*雪纺长裙,淡淡的蓝紫色把整个人衬得更有气质也更优雅。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满意的眨了眨,这才推开门转身下楼,准备迎接所有长辈的追问。

    昨天晚上那么任性的跑掉,今天早上的早餐理所当然的会被长辈的问题淹没,她也一早就做好准备了。

    下楼的时候遇到同样准备下楼的宁谦一,她顿了顿脚步,乖巧的喊了声:“哥……你怎么也这么早呀!”

    宁谦一很少留宿在大宅,除非是老爷子有令,否则他大爷认*的习性绝对能折腾得一整晚都不用睡。

    “是你起得太晚,我已经出去晨跑回来了。”宁谦一看了她一眼,“昨天晚上你跟他出去,我还担心会被拐跑了不会来呢!”

    “连你也取笑我是吧?讨厌……”

    “你们俩大庭广众的私奔,我这个做哥哥的哪能不担心?就算不担心,关心关系也应该吧?”

    “是是是,劳您老操心了,人家这不是完璧归赵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嘛!”

    宁谦一偏头睨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倒也没再说什么。

    客厅里餐厅里,长辈们都起来了,宁萌一抬脚踏进餐厅,礼貌的先跟主座上的老爷子打了招呼,然后依次问候其他长辈。

    宁老爷子朝宁萌一招了招手,让她坐到他身旁。

    宁家的吃饭一向规矩,全家上下,也就只有她才有这个特殊待遇可以坐在老爷子身边。

    刚坐下,小阿姨便把早餐端了过来,宁萌一抬眸看向朝自己看来的长辈,再看看非常沉得住气的老爷子,笑眯着眼凑了过去,“爷爷,你现在是不是抓心挠肝的想问我昨天晚上跑哪里去了?有没有担心我被人拐跑了不回来了?”

    “你敢!”宁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清癯的脸上精神十足:“谅你也跑不了,就算要私奔,户口本还在你爸妈这里呢,你能跑吗?”

    “爷爷英明!”宁萌一讨好的做了个抱拳的动作,惹得老爷子哭笑不得。

    “袁家那小子人是不错,一表人才,事业也做得风生水起,你能选中他,眼光可以啊!”

    “爷爷教导有方嘛,孙女儿的眼光自然也不会差的!”宁萌一眯眼笑着,一句话既奉承了老爷子又抬高了自己,倒是把老爷子哄高兴了。

    “你啊你啊!说你两句尾巴就翘起来了!”拿他没办法,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爷爷老了,不干涉你们年轻人的事情。”

    “谢谢爷爷支持!”有了老爷子这话,想必其他长辈们也不会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