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护短的男人!

    慢悠悠的坐下来吃早餐的宁渊承看了眼对面跟老爷子唠嗑的丫头,轻笑了声,有意无意的扯着嗓子开口:“听说,宁家老幺昨天晚上的光荣事迹已经传遍整个大院……”

    宁渊承抬眸瞥了宁萌一一眼,继续补刀:“哦不,应该说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看上袁家那小子了!”

    “……”宁萌一红着脸抬起头,没好气的瞪了宁渊承一眼,虽然说的是事实,可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她这都还没嫁人呢,爹娘的面子往哪里放啊?

    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冲动的举动,她就不由得有些内疚,咬着唇看向对面的爹妈,一脸歉意。

    宁正德夫妻俩倒是无所谓的安抚她,笑着摇了摇头,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坐在宁萌一正对面的大伯看不过去,替宁萌一开了口:“老三你就别调侃你妹妹了,现在你们年轻人不都主张自由恋爱吗?当初你大哥谈恋爱我可什么都没拦着,我们家又不是老封建,整那么多棒打鸳鸯做什么!”

    宁渊承点点头,看向斜对面的宁南勋一家三口,果然是和睦幸福的一家,想来大伯的开明绝对是正确明智的!

    他们家发展到了这一代,也确实是不需要什么联姻棒打鸳鸯什么的了。

    说到这事,宁渊承的老妈也忍不住插话进来:“老三你要是觉得羡慕嫉妒恨什么的,你也赶紧把人姑娘给我领回来吧!妈妈也是很开明的……”

    “妈,你当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低下头,宁渊承恨不得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一提到终身大事他的母上大人就格外操心热心,早知道他刚刚就不应该开口的,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抬眸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对面那丫头狡黠又得意的眼神,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她是家里的老幺,当然所有人都*着,怪就怪他一时脑抽才会去招惹她!

    吃过早饭陪老爷子在花房折腾了一番兰花,接到袁麟恺的电话的时候,老爷子从绿意盎然的叶子丛抬头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低下头去继续忙活。

    “爷爷……”走上前,宁萌一笑眯着眼看向对面的老爷子,“我跟朋友有约,所以……”

    “走吧走吧!也没指望你能在家呆多久,外头热,你自己小心点!”

    “嗯嗯,我回来陪您吃完饭哈!”

    得到老爷子的应可,宁萌一拽着裙摆一溜烟的跑了,留着老爷子原地笑得一脸无奈。

    女大不中留啊,他这个当爷爷的还能怎么样?

    刚出门就看到宁谦一开着车子停在她面前,落下车窗看着她,“去哪里?!”

    “我有约会……”

    “上车,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吧,他就在门口……”

    “那我送你到门口!”

    看着停在大院门口的保时捷卡宴,宁谦一停下车子,转头瞥了眼副驾驶座上那迫不及待开溜的丫头,莫名的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平日里跟在他们屁股后头的丫头现在被人拐走了,他们几个好像突然变得形单影只的感觉。

    打开门上车,宁萌一看了眼驾驶座上的男人,笑得一脸灿烂。

    “先等一会儿,我跟你哥哥有几句话要说。”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拿了份文件推开车门下车朝宁谦一的车子走去。

    绕到副驾驶座上,袁麟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宁谦一似乎料定了他会来找他,很有耐心的坐在车里等着。

    “梁家最近在打这块地的主意,那个项目太大,梁家一家吃不进,你小叔也有意要拿下拿快递,梁家想找上门合作,我知道你最近比较闲,要是没事的话,这个项目你也可以适当投资。”

    “理由呢?”接过文件,宁谦一偏头看了袁麟恺一眼,似乎并不为所动。

    梁家盯紧的那块地他并没什么兴趣,纯粹是看好戏的心态看他们不知天高地厚的扑腾罢了。

    “理由有两个,其一,我要动梁家和徐家,这只是个开始,萌萌受的委屈不能白受,我知道你们宁家一家人都很护短,当然我也一样。其二,投资赚的钱你就当给你妹妹当嫁妆吧!”

    “呵……”听他这么说,宁谦一不由得笑了声,这两个理由还真的是让他没法拒绝。

    “你想动徐梁两家恐怕早就有这个心思了吧?萌萌不过是契机而已。”

    “我不否认我一早就想动徐梁两家,但是很多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动手。蛰伏了这么多年,直到萌萌来到我身边……”

    更多的,他是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宁谦一微微眯着眼,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真要从这里开始动徐梁两家的话,他多少还是有些顾及到萌萌的心情,“你就不怕你动了徐家,萌萌会伤心?她心肠软,受不住这些。”

    “我有这个自信让她放下过去,所以自然也不担心这些。”

    宁谦一点点头,收起文件,算是应了这件事。

    “话我可先说在前头,如果哪天你步了徐子泓的后尘,我一样会这样对待你,别人不敢动你们袁家,可并不代表我们宁家不敢。”

    袁麟恺轻勾了勾唇,一脸肯定:“不会有这么一天。”

    推开车门下车,他看了眼杵在驾驶座门口的身影,笑着走上前,“怎么下来了?”

    “我来开车好不好?突然发现这车子还挺霸气的!”

    她还没开过SUV这种大型的车子,不知道开起来什么感觉,手痒了想试试。

    “好!”他点点头,替她打开车门,等她欢欣雀跃的坐进车里,他才绕道坐进副驾驶座。

    上了车,她又有些犹豫,毕竟第一次开这种庞然大物,“你这车子很贵吧,要是撞坏了怎么办?!”

    虽然她对车子什么的没什么了解,可也知道保时捷是跑车的品牌,但凡跟跑车扯上边的都不便宜。

    “没关系,人没事就好!车库里车子多,我不止一辆车子,不用担心,但是要注意你自己的安全!车子坏了有保险公司赔,你撞坏了谁赔给我?”

    “知道啦……”这么一句话听起来像是表白的情话让她没有来的红了耳根,心里头却是甜蜜蜜的。

    “我们今天去哪里?”握紧方向盘,她紧张的问了句。

    “把车子往三环上开,我给你当导航,到了那边有段路不好走,再换我来开。”

    “我们这是要去郊区吗?”三环往外就是往郊区走了,郊区外大都是山林,比起市区空气好很多。

    如果是去爬山的话,她穿成这副样子,确实不适合去爬山。

    “嗯,集团名下的温泉山庄开张了,带你去泡温泉,顺便尝尝那边的野味。”

    “好啊!”她点点头,蓦地想起早上宁渊承的调侃,“昨天晚上的事,好像已经闹得全城的人都知道了,伯父伯母那边没训斥你吧?”

    “那你呢?”他其实更担心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他不顾满场子的人把她带走,一时冲动都忽略了她的名声了。

    “我家里人护短,爷爷又*我,他老人家不说什么,其他长辈也不会说什么。”

    “嗯,我家里也差不多。”

    他是家里头唯一的男孩,母上大人早就盼着他结婚了,如今未来儿媳妇有了着落,她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们家的长辈会有意见。”

    “别担心,天塌不下来,塌下来还有我呢!”

    两人一路聊到山脚下,上山的路崎岖,袁麟恺不敢让她开车,开着车子轻车熟路的带着她上山。

    山庄的人知道**oss会过来,经理早早的带着人等候在山庄门口。

    位处在半山腰上古色古香的温泉山庄飞檐斗拱,入眼的建筑霸气复古,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隐约带着几分淡淡的桂花香。

    从车里下来,袁麟恺习惯的牵过她的手,带着她往里走。

    “boss,欢迎光临!”

    “嗯,这位是宁小姐,我的女朋友,我爸妈都还没见就已经让你们先见了!”半侧过身,袁麟恺轻笑着揶揄,俊彦的脸上难掩淡淡的*溺。

    “宁小姐好,欢迎光临麒麟山庄!”听到自家boss这么介绍,经理领着一群人礼貌的开口问好。

    “大家好……”半倚在袁麟恺身旁,宁萌一红着脸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场合。

    “他们都到了吗?”转头,袁麟恺朝经理问了声。

    “沈少他们都已经到了好一会儿了,在清羽阁那边,属下领两位过去。”

    “好!”袁麟恺点点头,转头朝身旁的人看了看,带着她踏进古色古香的温泉山庄。

    ——————————》么么哒~~正在准备慕少的新文,7月初开文,开文更新请关注微博:叶倾倾2013,或者群:#已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