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昏君的宠溺

    袁麟恺过来的时候,偏厅里已经聚满了不少人,估计是相约这出来玩乐的,一个两个都穿得闲适轻松,身边都带了美丽妖娆的女伴。

    看到袁麟恺过来,厅里的纷纷站起身,看着这姗姗来迟的两人,彼此脸上都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领头的沈光霁看着一同现身的两人,轻笑着走上前,“可把你们俩给盼来了,你们俩要是不来,我们都不知道今天要怎么安排了!”

    "路上塞车来晚了。"袁麟恺淡笑着随口扯了个最平常不过的借口,半搂着身旁的人给周遭的朋友介绍:“这位是宁小姐,你们应该都见过了,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你们自己做自我介绍把!”

    站着的一群人一个个主动做起自我介绍:"宁小姐大名久仰了!"

    即便不是久仰,经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出宴会,恐怕整个圈子里的人没有不认识她的。

    宁萌一认真的记下他们的名字,礼貌含蓄的开口问好。

    原本以为今天只是他们两个人出来吃饭出来玩,没想到是一群人。

    她不由得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句话,真正在乎你的人,会把你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会带你融入到自己的朋友圈子里。

    在这一点上,她并没有瞒着她或是拒绝她踏进他的世界。

    这样的认知,让她打心底的觉得自己被人在乎着,这样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待他们寒暄完毕,袁麟恺这才看向沈光霁,"今天怎么安排?"

    "现在距离吃饭时间还早,不如去比试比试攀岩?我可是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下午的话去后山那边钓鱼好了,天气热户外活动太折腾。"

    "也好!"微微点头,他转头看向身旁的丫头,柔声问:“会攀岩吗?”

    本来这项户外运动考验的就是臂力和力气,一般女孩子很少会玩这种项目,却没想到宁萌一点了点头,朝他笑得一脸明媚:“会一点,不过技术不太好。”

    一旁的沈光霁听她这么说,倒是来了兴致了,"这个项目不考技术,能爬上去就不错!丫头,不如咱们比试比试?"

    宁萌一转头朝袁麟恺看了看,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袁麟恺考虑了下微微点了点头,“比试可以,但是不是无条件跟你比的。”

    "哟,这就开始护短了啊!"沈光霁半笑着调侃道:“那你想怎么比啊?!”

    "一局五百万,我家萌萌若是应了,你签支票,你若是应了,西南的那个项目我马上可以给你签名。"

    "哟,你这可是赔本的买卖啊,西南的那个项目起码值几个亿,你就只跟我赌五百万?!"沈光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似乎从未看到这样不在乎的袁麟恺。

    五百万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只是小事,只是西南的那个项目他势在必得,现在给了他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这对于袁麟恺来说无疑是赔本的买卖。

    一向不吃亏的男人愿意吃亏,而且还是为了个女人吃亏,可见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袁麟恺但笑不语,转头看向身旁一脸好奇的丫头,半笑着问:“丫头跟她比么?赢了可以赚五百万,就当是沈少给的零花钱。”

    宁萌一还没开口,一旁恨不得得到西南项目的沈光霁忍不住怂恿:"丫头,你就跟我比吧!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哟!"

    "对你来说才是大好的机会吧?"宁萌一笑着看了眼一脸恳求的沈光霁,也不忍拒绝。

    既然袁麟恺能拿出来当赌注的东西,自然也是有把握或者已经做好了决定的,不用担心她会输的,那她也没说明好顾虑的,说不定她赢了呢?

    "利你利我嘛!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考虑就不用了,我跟你比!"轻眯着眼,她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半是撒娇的笑着,“我要是输了你可不能怪我!”

    "不会。我输得起,你好好玩就行。"

    一听到有比赛,而且还是袁少带来的女人,赌注还是充满挑战性和*的,一群人纷纷来了兴致。

    山庄后面有一整片依山而建的攀岩壁,从半山腰直通山顶,正片琢出来的山壁险峻巍峨,对于攀岩爱好者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吸引。

    宁萌一仰头看着一整片山壁的攀岩壁,惊叹着转过头看向身旁的男人,“这个攀岩壁真有气势!”

    "我以为你会说很高攀不上去。"看着她满眼惊艳,他便知道攀岩对于她来说,也许并不只是简单的一个户外运动爱好。

    看着满眼好奇的丫头,他越发觉得她身上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他去探究挖掘,而没挖掘一次,总能给他无限惊喜。

    "这个还好,一个问题不大。"她跃跃欲试的转过头,看向一旁明显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沈光霁,笑得一脸兴意,“沈少等会不要手下留情哈!”

    "小丫头,口气还挺大!"被她这么一刺激,沈光霁似乎是愣了下,很快换了张笑脸,“等会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放马过来!"轻笑了声,她转身跟这一旁的服务员踏进更衣室里更换衣服和装备。

    知道他们要攀岩,经理也带了人过来,准备这果盘和吃食在太阳伞下等候着。

    换好装备出来,陶思萌转头看了眼同样装备齐全的沈光霁,轻笑了声抬脚走上前。

    "注意安全,输了也没关系,安全第一。"临走之前,袁麟恺低声叮嘱。

    宁萌一点点头,扣上扣子站直身,待工作人员一声哨响,一个悬跳攀上了第一个石刻,手脚并用的开始攀登。

    一旁的沈光霁也不甘示弱,身手利落的往上攀爬,原本并没放在眼里的丫头片子,速度并不亚于他,着实超出了他的预料!

    就在他愣神的片刻,宁萌一已经一脚踏上了另一个石刻,速度比他快了一些,很快便拉出了距离。

    越到上面越是考验力气和耐力,因为并不担心自己输了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宁萌一也是心无旁骛的攀爬,虽然一度被沈光霁超越,可最终她还是拼着一口气抢先了一步,率先冲到了顶点。

    敲响钟声的那一刻,把所有人都震惊了,袁麟恺更是笑得一脸纵容。

    山顶上,宁萌一看着不服输的男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笑得一脸明媚张扬,“输的怎么样,现在你是不是觉得这天底下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沈光霁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嘲显摆又单纯明媚的丫头,无奈的摇了摇头,“难养也不是我养,那是袁少的责任,不过输给你这丫头,我还真有点不甘心。”

    "不甘心那就下次再一雪前耻吧!我现在没力气跟你比了!"摆了摆手,她转头看向已经朝山脚这边走来的几个身影,“我们下去吧!”

    从山顶滑下来,宁萌一转头就朝袁麟恺跑了过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人抱了个满怀,耳旁传来男人愉悦的笑声。

    "我赢了我赢了!"蹭在他怀里,她仰头朝他笑得一脸得意,鼻息间是他特有的淡淡的薄荷香,清新自然。

    "我看到了。"他抬手在她头上柔柔的摸了摸,“我家丫头真厉害!”

    "沈少说他不服输!"看到一旁不忍直视他们俩秀恩爱的沈光霁,宁萌一不客气的落井下石。

    "不服输让他改日来战!"袁麟恺笑得一脸纵容,转头看向一旁的沈光霁,继续补刀:“记得签支票!”

    "记得记得!"沈光霁接过服务员抵赖的冰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真看不出来,这丫头竟然深藏不漏!亏大了!”

    早知道就不应该挑衅她了,挑战的后果果然惨不忍睹!

    "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转过头,宁萌一看向身旁的男人,半笑着说:“西南的项目你就批给他吧,不然他会记恨我一辈子的!”

    本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可谁知袁麟恺却爽快的答应下来,"好,听你的,我也不喜欢别人惦记这我的女人!"

    一句“我的女人”让宁萌一红了脸,那样霸道纵容的感觉让她觉得这场比赛赢得比做任何事情都有意义。

    周遭跟着起身的一群人,听着袁麟恺那昏君一般的决策,讶异的看向宁萌一,一句话就能让袁少松口,这个女人的魅力再没人敢低估。

    得到袁麟恺的应可,最高兴的人莫过于沈光霁了,对着袁麟恺的这个散财童子,他招来助理大手一挥签下支票,"丫头,这个案子谈成了,回头再给你送份大礼!"

    "那就先谢谢沈少了!"轻眯着眼,宁萌一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我有点饿了,我去换衣服,等会去吃饭好不好?”

    "好,我让经理去准备。"目送她进了更衣室,袁麟恺一脸温柔的转过头,朝身旁的一群朋友道:“都移驾餐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