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为她铺路

    因为宁萌一宁家小姐的身份,那些个公子哥们带来的女伴不时过来找她说话,聊的都是时装show品牌名包,这些宁萌一听得很无趣。

    毕竟平日里接触的东西就不是这一类,她了解的不多,为了避免出丑说错话,她找经理要了一盘水果,搬着小板凳坐到了袁麟恺身边陪他钓鱼。

    她的到来,打断了原本正在交谈的几个人,见她那般乖巧的坐在袁麟恺身边,伺候她吃喝,当真是羡煞了一群人。

    好几个看不过去他们秀恩爱,本想招呼自己的女伴过来,可一过来人多叽叽喳喳的定然扰乱了他们钓鱼的乐趣,索性作罢,只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里调侃着那两人。

    “我们袁少的心思怕是不在钓鱼上吧?”

    “就是啊!这夫唱妇随的可羡煞旁人了!”

    “要是我有美人作伴,我也宁愿长醉不复醒呢!”

    一人一句的打趣调侃,听得宁萌一脸色微红,低垂着眸一脸娇嗔。

    袁麟恺轻笑着看着她这副娇俏的模样,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们收敛着点儿,我家萌萌脸皮薄,哪能由着你们调侃!”

    “这不是有袁少你在嘛!”

    “因为我在,所以更不能让你们乱来!”顿了下,袁麟恺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自己的一群发小,“不过有件事倒是指望得上你们帮忙!”

    “有什么是你袁少不能做到的,还需要我们?”一群人笑着调侃。

    “萌萌过一段时间要去德合集团上班,但凡跟你们公司有牵扯的项目,你们都帮忙带着点,萌萌刚踏进这个圈子,很多东西还不懂,你们这些个当哥哥的多担待多帮忙。”

    宁萌一正讶异着他会提及这事,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却看到他*溺而纵容的眼神,温柔得如同这一池潋滟湖水,让她心跳都漏了几拍!

    “原来是这事,那没问题啊!”沈光霁刚做成了笔大买卖,心情好,这么个小问题自然答应得爽快。

    “是啊!都是自家妹子,哪能不护着!”有了沈光霁开口,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宁萌一知道他这是在帮她,倒也不矫情,笑着朝他眨了眨眼,这才转过头来,“那我就在这里先谢谢各位哥哥了!”

    今天来的都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太子爷,大都名下有自己的产业或是继承家业,有他们帮忙,以后她在工作上等同于多了几个老师带路,可以避免走太多的弯路。

    思及此,她不由得抬起头,看着正专注钓鱼的男人,沉静的侧脸有股难以言说的魅力。

    不可否认,在这一群天之骄子里头,他是最出色的那一个,不管是做什么,从他的举手投足和言语上,都能感觉到时光在他身上沉淀下来的痕迹,成熟且极有味道。

    回程的路上,她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半笑着问:“你开了这个口,就不怕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坑了你那帮发小么?”

    他倒是对她很放心,她刚进这个圈子里来,人脉关系并不多,而他却在无形中就替她铺好了路子,只希望她能走得顺畅一些。

    “我家丫头就不是那种会让人失望的,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袁麟恺轻笑了声,即便嘴上这么说,也还是忍不住提醒她,“那几个家伙都不简单看似玩世不恭,实则一个比一个精明,跟着他们多学着点是好事。”

    至于那些个手段和一些黑暗的事情,他倒是不希望她接触太多。

    这一点,他们几个都知道他护犊子,心里多半也清楚。

    “嗯,我会努力学的!”点点头,她感激的朝他看了过去,“与其让他们叫我,你怎么不亲自教我呀?”

    以他的能耐,恐怕能教她的会更多,他这般婉转的委托身边的朋友帮忙,她突然有些看不明白他的用意。

    “我这段时间还要去C市分公司一趟,那边有些事情没了结,等那边的事情了结了,我就把权利下放,回来坐镇北京的总公司。”

    他和慕亦尘争斗了那么多年,虽然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胜负,也一直不甘心,但是现在,有些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输赢对他来说似乎并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东西送到了他面前,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珍惜。

    等把C市的事情了结以后,他会在北京这里,好好重新开始。

    ..........................................................................

    梁氏集团本来有项目要找德合集团合作,梁婉诗在宁老爷子寿宴上奔着跟宁家小姐做朋友的心思过去,却没想到宁家小姐竟然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拉关系的计划落空,如今梁氏集团要找德合集团合作,就只能另外找办法。

    让她拉下脸来找宁萌一帮忙,她做不到!

    宁父也知道其中的关系和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恩怨牵扯,也不好勉强,只是自己的秘书约了好几次跟宁正德见面,每次不是被婉拒就是时间安排不了。

    他当然清楚宁家人护短的倔性,当初孟雪云对那丫头做的事情,即便他们不说,宁家在京城人脉眼线那么多,怎么可能不清楚?

    如今也算是他们自讨苦吃追悔莫及了!

    看着自己父亲为这事烦得焦头烂额,梁婉诗心里除了怨恨之外更多的还是愤怒和不屑,可再不屑,他们也还是不得不找德合集团的人帮忙。

    斟酌再三,她只能拨了电话给宁萌一,约她出来谈。

    接到梁婉诗的电话,宁萌一刚到德合集团大楼没一会儿,急着去公司跟自己老爸报到,所以也没搭理没接电话。

    梁婉诗这次倒是难得耐心很好,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她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儿,最终忙完后回了个电话过去。

    “找我有事吗?”电话刚一接通,宁萌一便直接开口,没有丝毫的客套。

    虽然跟她平日里的教养不符,可对于梁婉诗这样的人,她实在不觉得自己还需要什么客套什么礼貌。

    “宁萌一,我们见一面!”即便是有求于人,梁婉诗的语气还是带着几分高傲。

    “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吧?有事你可以在电话里头说。”

    真要见面了,不是她泼她咖啡就是她泼她,区别在于谁更舒畅一些。

    她现在是宁家的人,回了宁家,不管做什么事都要顾及到宁家的颜面,她自然不会在公众场合做出这种事情来。

    而他也很清楚,宁谦一在她身边派了几个保镖,也许是对当年她被绑架的事情心有余悸,家里人对于她的安全从来不敢疏忽,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报告上去,真要被泼了咖啡,难保梁家不会死在宁家手里。

    即便当年梁婉诗抢走了徐子泓,她也还不至于对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到让人家破人亡。

    没关系的陌生人,现在连朋友都不是,又何必在意?

    “苏格咖啡厅,我等你!”不等宁萌一拒绝,梁婉诗直接挂了电话。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宁萌一轻笑了声,这个梁婉诗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得不可一世。

    约她可并不代表她就一定要去赴约,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好欺负的宁萌一了!

    收起手机,她抱紧怀里的一叠文件,转身敲了敲设计部总监的办公室门。

    既然决定了要在爸爸的公司里好好努力,那她就从最小的设计室职员开始做起,即便他们知道她的身份,但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认真,就没什么不可以!

    设计总监齐瑞看着站在面前的丫头,挑剔的目光在她身上梭巡了一番,语气清淡的开口:“宁小姐,怎么会想到来我的设计部呢?”

    “我本身学的就是设计,算是对口专业吧,对于自己熟悉的事情,做起来应该会比较得心应手,虽然我没接触过广告设计这一类,但我愿意学,还请齐总监多多关照!”

    齐瑞半眯着眼在她单纯的脸上梭巡,这个宁家千金倒是有些超出他的预料,虽然是董事长的女儿,或者从某个层面来说她应该也还是公司董事,又是将来整个德合集团的继承人,整个公司都是她的,这么没有架子,也不像想象中千金小姐那般高傲。

    谦虚单纯,低调谨慎,倒是个值得培养的。

    虽然董事长一早就交代过不用看他的面子上,可人家毕竟是董事长千金,他多少要顾及一下董事长的面子。

    “既然你来了设计部,那你就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学起吧!虽然你是董事长千金,但是在公司里我还是你的上司,明白吗?”

    “我明白!我相信严师出高徒,谢谢齐总监!我会好好努力的!”

    “那就好!这些是公司的简历和资料,你拿回去好好看看!”

    “好的!”

    ————————————》新文正在准备中,写京城三少的慕慎行慕少哈,更新的时间到时候回在微博和群里通知,群号:#已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