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萌妻不好惹

    咖啡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等到宁萌一的梁婉诗再没了耐心,拿着手机再度给宁萌一拨了过去,连着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压制在心里的怒气终于被点燃。

    如果不是有求于人,她现在也不必这样低声下气的拉下脸来应付她。

    可是她没想到,一向软弱好欺负的宁萌一,即便再怎么样,她也会赴约,这一次完全把她无视,当真是打了她的脸了!

    果然,回了宁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梁婉诗一向骄傲惯了,从小到大都被人手心里捧着,哪里被人这样羞辱无视过?!

    在咖啡厅里一直坐到下班时间,她这才急冲冲的杀到德合集团楼下去堵人。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罢休。

    宁萌一下班前接到袁麟恺约吃饭的电话,她看了看自己手头上的资料,估摸着还需要一个多小时,又不舍得放弃两个人见面的机会,正犹豫着的时候,电话那头的男人体贴的替他解决了问题。

    “既然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结束,那我刚好还能安排一个会议,我六点半过来接你,你安心忙完,其他不用担心。”

    “好吧!那我等你!”挂断电话,她看着手头上压着的资料,满心的欢喜已然超越了身上的疲倦。

    也不知道在车里等了多久,梁婉诗终于在德合集团大厦楼下看到了宁萌一的身影,忙推开车门快步朝她走了过去。

    “宁萌一,你给我站住!”急急的挡在宁萌一面前,梁婉诗拧着脸一脸怒意。

    “梁婉诗,你有完没完?我跟你之间好像没什么可说的,我最近似乎也没做什么得罪你的事情,你我之间连多说一句话都是多余,你这么屈尊降贵的来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她和徐子泓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也有喜欢的人了,压根就不妨碍他们俩之间的感情!

    整个北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可以,她宁愿以后都不要再见到他们!

    “如果没事,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吗?!”梁婉诗怒目瞪着她,曾经的闺蜜,如今变成了最不能原谅的仇人,有时候说起来也挺可悲的。

    “有事快点说,我没时间跟你耗!”宁萌一抬手看了看时间,并不想在这里跟她耗下去。

    “我跟你说的是公事,你确定要在这种地方说吗?”

    “既然是公事,那就明天上班时间再跟我约时间,我今天没空跟你谈!”

    咬咬牙,她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一脸坚持:“如果我今天非要跟你说呢?”

    她都等了一个下午了,这一个下午耗在她身上,已经是她的忍耐极限了!

    再者,明天再来找她,她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拉下脸来!

    既然今天豁出去了,那她也没什么可丢脸的!

    “那你就在这里说,你只有十分钟时间!”

    袁麟恺一向准时,他说好了六点半过来接他,即便是塞车,也绝对不会超过六点四十分。

    不让女士等待的绅士风度,似乎是他们这个圈子里信奉的准则,而这个准则对于普通男人来说,有时候甚至比让女人不迟到还要难。

    “那好,既然你不想跟我废话,我也懒得跟你废话!最近我爸爸公司有个项目,整个北京城里没有人愿意跟我爸爸合作,这里头谁做了手脚打了招呼,想必你自己心里清楚!而且在这件事情上你爸爸故意刁难,约了他好几次就是不肯见面洽谈,你们这是要把我们往死里逼吗?!”

    宁萌一看着她,算是明白过来她今天找她是为了什么事了。

    事关整个梁氏集团的利益,为了梁氏梁婉诗才不得不拉下脸来约她。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你太高估我爸爸的能耐了,他怎么都不会做这种缺德的事情,集团之间的合作通常都是看能力和利益,没能力没利益的项目,身为集团领导人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吗会把钱往坑里砸?”

    顿了顿,她无惧的迎上梁婉诗弥漫着怨气的眸子,“再说了,我爸爸现在是董事长,他不愿意跟你们合作那也不全是他一个人的决定,公司所有大项目都必须通过董事会的商议,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简单,那你也把上市公司想得太儿戏了!”

    “不是你爸爸还能有谁?整个京城里,你们宁家想做的事情谁不敢卖你们面子?!”

    “我……”

    宁萌一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他们卖的是我的面子!”

    听到这个沉郁清冷的声音,宁萌一不由得一愣,猛地转过头来,一眼便看到站在车旁的身影,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梁婉诗怔怔的看着袁麟恺,挽着包包的手不由的收紧再收紧,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扎进了掌心,刺痛让她清醒过来,有那么一刻,她突然觉得一股黑暗朝她汹涌而来,背脊上生出的冷意,让她不由得窒息颤抖!

    袁麟恺是什么身份她很清楚,如果说一个宁家就足够他们忌惮,那么袁家他们更是招惹不起!

    可偏偏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宁萌一竟然能攀上这个天之骄子,让他替她出头!

    即便她此刻心里再不甘心,也不能做些什么,如此悬殊的实力,只会加剧梁家的麻烦!

    “CE的项目我已经争取过来了,如果令尊非要从中分些利益,你让他亲自来跟我谈。梁小姐应该很清楚,整个京城里,但凡是我袁麟恺想要的东西,几乎还没有人敢跟我抢。”

    “你……”梁婉诗脸色苍白的看着他,颤抖着唇却是一句都反驳不出来。

    原本来的时候还想着威胁一下宁萌一,让她同意帮忙让宁正德松口,没想到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袁麟恺为了替宁萌一在出气!

    宁萌一也有些意外,这件事从头到尾她都蒙在鼓里,压根就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竟然是他做的。

    他这么做,是为了帮她出口气吗?!

    转过头,袁麟恺换了个柔和的脸色,勾唇浅浅的笑着问:“饿不饿,带你去吃饭!”

    “好!”宁萌一点点头,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还杵在原地的梁婉诗,那一眼怨憎到极致又隐忍到极致的眼神,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袁麟恺转头看了梁婉诗一眼,戏谑的勾了勾唇,打开车门体贴的让她坐进车里。

    后视镜里,梁婉诗的身影越来越小,宁萌一收回视线,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想问什么?”看出了她的犹豫,袁麟恺转头看着她,“你想知道的,只要你开口,我都告诉你。”

    他是男人,并不是做什么事都要告诉她,既然选择了跟她在一起,他要做的无非就是护她一生平安。

    “你……你其实不用做这些,这么做容易得罪人。过去的事我都不在意了,也没什么可在意的。”

    并非她怕事,而是她不希望他为了她而受到其他人的质疑和攻击。

    “我知道,我做这些,无非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以后轻易不要招惹。”

    “……”宁萌一怔怔的转过头,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你这么霸气的手段,是打算让他们都远离我怕我不敢接近我么?!”

    他这霸道到让她觉得可爱的行径,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霸道,也只是因为在乎,不是么?

    “也不全是,只是让一些有所图谋的人不敢觊觎罢了!”

    他转过头,趁着等红灯的空隙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丫头你这么优秀,不仅仅只有我能看到,其他男人都能看到,我只能先下手为强,否则等他们惦记上门了,我再一一处理那就太麻烦了!你说呢?”

    宁萌一倒是被他这番类似于表白的话给逗笑了,娇嗔的睨了他一眼,“没你这个歪理的!”

    “歪理我都能证明成真理,只要结果是我预期的就行!”他轻笑了声,柔声安抚她:“不用担心,这件事并不全是为了你,这是我跟梁氏集团之间的问题,不会牵扯到你头上来。”

    “我不担心,我是担心你!梁婉诗这个人我了解,有时候逼急了也会铤而走险的,你要小心!”

    “我心里有数,倒是你,我还担心她对你下手呢!”

    他和梁婉诗之间的矛盾并不大,问题出在她和她之间,梁婉诗是把她当成了死敌对待,一有问题就找上她,以后他要动梁氏和徐氏,梁婉诗必须要先解决!

    否则后患无穷!

    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件事也不例外!

    看来,在好戏开始之前,他得好好谋划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