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章:挑拨离间

    袁麟恺去了A市的分公司处理一些收尾的事情,宁萌一工作上手后倒是闲了下来。

    CE的项目进展如何宁萌一也没有过问,既然他说了他会处理,那她便不再担心这个问题。

    而梁婉诗也没有再来骚扰她,唯一的烦恼便是公司楼下天天下班堵她的徐子泓了。

    实在不想跟他有过多牵扯,宁萌一能躲便躲,有时候加班到晚上很晚,直到宁正德派了司机过来接她回家。

    天天躲着显然不是办法,她也没想到徐子泓的耐心竟然好到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还没出办公楼她便看到外头车子旁站着的身影,横竖躲不过去,她只能硬着头皮出了公司大楼。

    终于等到她出来,徐子泓忙站直身朝她走了过来,伸出手把急急的往外走的宁萌一拦了下来。

    顿住脚步,宁萌一头疼的看着面前已然让自己陌生的男人,无奈的拧起眉:“徐子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这么天天在我公司楼下候着,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哪天梁婉诗要是上门跟我闹,你让我的面子往哪里摆?”

    不是没见识过梁婉诗的手段,她要是真为了徐子泓闹到公司来,撕破脸皮了谁脸上都不好看。

    这里是德合集团是她将来要继承的地方,不管怎么样她都要顾及爸爸的面子。

    “萌萌,我有话跟你说!”堵在宁萌一面前,徐子泓一脸坚持。

    “你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对于他,她实在没什么可多说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那边的咖啡厅坐坐?”时至今日,他似乎连跟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我约了人,你有话就快点说我没那么多时间!”

    “袁麟恺去了A市,你不用急着用他来拒绝我。”她那不待见的态度,让徐子泓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尤其是想到她和袁麟恺走到了一起,更让他觉得心里翻搅着一股子酸意。

    他也是最近才意外得知,当年是他妈妈和梁婉诗合谋拆散了他们,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逼迫,不是因为梁婉诗的下药,他们之间也不可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我没打算把他扯进来,你有话就说吧!”她没错过徐子泓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屑和鄙夷。

    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和袁麟恺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是她维护自己的心上人,而是徐子泓这样懦弱的男人,和袁麟恺的霸道强势根本不能比!

    她的刻意维护,更让徐子泓感到难堪,想起过去那么多年对她的伤害,又不免心疼自责。

    “萌萌,过去的事是我不好,我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当年都是我的错……”

    “打住!过去的事你不必在我面前提起,过去了就已经过去了,我早就已经忘了,也不计较了,你现在跟梁婉诗好好过日子,我不会去打扰你们,你们也别来打扰我,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躲了他这么多天,她当然知道他找她要说些什么。

    一提及当年的事情,扯远了必然没完没了,她实在没有那个兴趣跟他回忆往昔。

    对于她来说,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执着了这么多年,也是够了。

    “萌萌……你现在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说话吗?”

    看着眼前迫不及待要和自己划清关系的丫头,徐子泓突然觉得有些无力,她竟然狠心到连让他说句道歉的机会都不给。

    “我跟你之间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你也不用跟我扯过去的事情,除此之外,你觉得还有什么需要再说的吗?”

    徐子泓能过来找她,唯一能牵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过去的那么丁点儿记忆,可她都不在乎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来……我来就是想跟你道个歉,为我曾经对你的伤害……”

    “我接受,然后呢?还有其他吗?”

    过去那么多年,她从未想过会和他成为如此陌生的陌生人,如今的时过境迁,恍然的大彻大悟才发现,当年的自己真的错得不是一般的离谱。

    她的冷漠和凉薄,让徐子泓心里一痛,仿佛有什么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他和她之间,似乎真的回不去了。

    那样无力的感觉,让他把来时路上鼓起勇气想要说的话,都没有勇气再说了。

    就在徐子泓犹豫着是否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宁萌一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他一眼,忙把电话接了起来,心底庆幸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救了她。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拿!”挂断电话,她挑眉看向面色阴郁的徐子泓,“我还有事要回公司一趟,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在公司楼下堵我了,你我之间互不相欠。”

    不等他开口,她已经转身往公司走,骄傲的背影渐行渐远落在徐子泓眼底,最终消失。

    静默而僵硬的站着,徐子泓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眼再睁开,眼里再没了她的身影。

    终究还是失去了,此生再无可能。

    ...........................................................................

    宁萌一从前台取了一份快递从公司出来,出来的时候门口已经没了徐子泓的身影,她不由得松了口气,刚准备打车回家,左侧便传来了车子的喇叭声。

    她循声转过头,一眼便看到宁谦一那骚包的跑车缓缓驶了过来。

    急急忙忙的打开车门上了车,她转头看向驾驶座上一身休闲服的男人,不由得有些讶异,“怎么,你今天不上班?!”

    “今天休息,跟朋友打球去了,走着,带你去吃饭!”宁谦一利落的打转方向盘,流线型的车身划入车流里。

    “你可真清闲,我都快忙死了!”系好安全带,宁萌一撕开快递,把里头的东西掏了出来。

    快递袋子里不是什么,只是几张照片,乍一看到那几张照片,她下意识的朝宁谦一看了眼,飞快的把照片都塞了回去。

    抓着纸袋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呼吸也莫名的变得急促起来。

    宁谦一看了她一眼,略略的瞥了眼她手里的东西,前方红灯路口,他这才转过头来,“是什么东西?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收起纸袋,她拿过包包压了上去,却在下一刻被宁谦一给从中抽走。

    从快递袋子里取出照片,宁谦一略略扫了眼照片上头偷/拍的几张照片,暗眸顿时沉了下来。

    照片上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几天去了A市出差的袁麟恺,而照片上另一个被拍到的女人,却是凌御行的老婆。

    隐隐明白了什么,宁谦一轻笑了声收起了手里的照片,笑得一脸轻松的安慰自家丫头,“原来是这个,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A市距离京城那么远,对方还有心把这照片拍得这么*的给你寄过来,究竟是什么用心,想必你自己也清楚吧?!”

    看到这些照片,他多少也知道了是谁在背后搞鬼了。

    放眼整个京城,敢招惹袁家和宁家的人不多,而他家丫头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除了被抢了项目的梁家之外,恐怕不会有别人了。

    “什么意思?”宁萌一转头看着他,这么淡定的宁谦一,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把袋子递回给她,启动车子,这才懒懒的开口:“照片上的女人我认识,是凌家小公子凌御行的老婆,能得凌夫人看中的儿媳妇,品行不会坏到哪里去,照片上看到的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整个京城里,敢跟袁麟恺甚至是凌御行对着干的人没几个,如果这些照片是有心要真对他们,恐怕现在媒体那边已经闹翻了,还能如此这般安静?拍照片的人明显是冲着你来的。”

    “可我最近没得罪人啊!”宁萌一偏头想了想,唯一想到的也只有梁婉诗了。

    “我最近拒绝了梁婉诗的合作,CE的项目袁麟恺不让我插手,他说他会处理,所以我就没再过问了。”

    唯一的可能,怕也只是冲着这个项目来的吧?

    “估计是把梁家逼急了,这事袁氏集团和德合集团合作了,后续问题的处理让他们自己折腾去,你什么都不懂就别掺和进来了!照片的事你就当没看到,如果真要个解释,等人回来了你再问吧!”

    “我知道了!”点点头,她收起照片,别开头看向窗外飞速掠去的街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梁婉诗有心给她添堵,见不得她过得好,她其实是没必要在意这么多。

    只是事关自己喜欢的人,看到他跟别的女人那么*,心里总归不好受。

    在徐子泓之后,她学会了信任,这一次,她宁愿选择相信他,也不愿意被人挑拨离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