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章:心心念念的那一个

    袁麟恺刚从机场出来,接机的下属已经等候在了候机楼里。

    “boss,宁二少在外头的车子里等着您!”

    袁麟恺顿了顿脚步,似乎有些意外,“他怎么来了?特意过来接机?!”

    “好像不是,他刚好也是送朋友过来,看到我们知道您今天回来,所以就在外头等着了。”

    点点头,他抬眸朝着外头停着的车子看了过去,等候在车外头的下属礼貌的打开车门,他这才坐进车子。

    懒懒的靠在椅背上,他随手把西装脱了下来,转头看了眼一旁正拿着ipad看新闻的男人,“专程等在这里,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

    “你自己看吧!”宁谦一把一旁带过来的纸袋扔到他腿上。

    袁麟恺拿过来抽出照片看了眼,暗眸顿时沉了下来,冷冷抬眸,“照片从哪里来的?!”

    “有人匿名直接寄到了萌萌那儿,她已经看到了,回头你自己去解释吧!”

    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问题出在他身上,理应让他自己去解决。

    “我知道了。”收起照片,他抬手交给副驾驶座上的下属,“去查查谁做的!”

    “不用了,我已经查过了,这事不是冲着你来的,是冲着萌萌去的,除了梁婉诗还能有谁?你要动梁家和徐家,就必须快准狠,不然后患无穷。”

    “徐梁两家要连根拔起不难,这次的事是我考虑不够周全。”

    “周不周全,萌萌信不信你,都是你的事。同样的事情若有第二次,萌萌那只小鸵鸟是不会再相信你的,有些话我一早就跟你说过,你要是成了第二个徐子泓,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这次的事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选择相信他一次。

    靠在椅背上,袁麟恺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这次的事情。”

    A市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也不再那么计较和凌御行争输赢了,这一趟从非洲考察回来,兜兜转转的一路匆忙,也让他看清楚了自己的坚持。

    真正放下了,输赢于他来说已然是云烟一场。

    如果不是这里有自己在乎的人,他恐怕也不会急着回来。

    “梁家那边你还是要抓紧一些,免得夜长梦多狗急跳墙!梁婉诗现在把目标对准了萌萌,萌萌的安全你自己多注意,她要是再有个万一,老爷子怪罪下来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会有万一。”袁麟恺猛地睁开眼,俊脸神色严肃冷厉,“我会让人跟在她身边保护着,最近也不会离开京城,不会让她出事。”

    “那就好!”宁谦一点点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开口,我最近也比较闲。”

    既然他打定了主意要动徐梁两家,那他也就当看戏一般作壁上观了。

    袁麟恺的能耐他很清楚,不会牵扯到萌萌那就最好不过。

    “不用,我能解决。”对付徐梁两家不是问题,这件事牵扯到了萌萌,他就不得不以防万一,小心谨慎一些了。

    ...........................................................................

    接到袁麟恺的电话,宁萌一匆匆赶了出来,全然没有因为照片的事而有所犹豫。

    这场爱情里,先主动的人是她,以她的性子,从来不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即便是对自己不够公平,她也还是努力争取。

    她就是这么个直接的性格,简单善良到掺不进任何的瑕疵。

    上了车,她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眉眼间还带着几分相思的急切,却笑得比以往都要开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不告诉我,我好去接机啊!”

    “昨天回来的,在机场遇到你哥哥了,知道你最近忙,不想你累着大老远的跑过来接我。”

    他转头,柔柔的看着她,大半个月不见,他这才发现,自己心心念念想着回国来的原因,不是因为什么,恰恰是这张明媚的笑脸。

    似乎只要看到她,心里笼罩的阴霾都能尽数散去。

    也是看到她,他才清楚地明白,她和苏千乘是不一样的。

    至少在他心里的意义不一样。

    “我没关系呀,最近虽然忙,可时间还是有的!你回来去检查身体了吗?非洲那边埃博拉肆虐,我担心你……”

    这句话在电话里说了那么多遍,见着面她问起的还是他的身体,毫不掺杂任何杂念的担忧,让袁麟恺没由来的心里一悸。

    仿佛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让他疼得毫无防备。

    “我没事,别担心,我们去的地方不是爆发区,沙漠里荒凉贫瘠人也少,回国之前我们都做过检查了。”

    他抬手柔柔的抚着她的脸,寒冷的沙漠里,每天夜里他想起的是她这张脸,还有这双惑人的眸子。

    过去那么多年,他太过在意输赢,却不曾想把自己也算计了进去。

    利用苏千乘来赢凌御行这一招实在太过卑劣,自己现在想想也都觉得有些后悔,即便真的分出了高下又如何,在这份不纯粹的投入里,他终究还是利用了她。

    就算再怎么觉得自己的目的光明正大,他掺和进别人的夫妻生活里总归有些缺德。

    这一趟去了非洲,艰苦难熬的沙漠生活让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冷静的思考着自己的过去和所作所为,每每想起的不是对苏千乘的利用的歉疚,而是对萌萌的怜惜。

    本来放下了执念,要通知凌御行他老婆的下落的时候,没成想人先跑了。

    还好他们去的那个地方并非埃博拉肆虐的地区,他不用担心她会出问题,索性彻底放手让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许他应该谢谢她,是她的坚持和执着,让他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测试工作一忙完,他便熬不住思念,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只是没想到一回来就被宁谦一的那些照片给泼了一头冷水,在此之前,过去的事情不管是什么,都是他盲目的执念,而他刚放下那些事想要重新开始,上天却毫不留情的给了他惩罚。

    他想了一晚上,来时路上的忐忑,在看到她这般毫不在意的模样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丫头,和他所遇到的女人都不一样,她想的事情很简单,在意的事情也很简单,自始至终也就是心眼里的他而已。

    那样被在乎被惦记的感觉,是过去二十几年来他从未拥有过的,不论是江艺苑还是苏千乘,他都未曾在她们眼里感受到一丝一毫,而他却在她眼里看到了满满的在意。

    也许,这便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嗯嗯,没事就好!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不然我还得天天担心你!沙漠里很苦吧,看你都瘦了,还黑了!”

    她心疼的摸着他的脸,许是因为沙漠环境恶劣,又或许是大半个月不见,这张脸还是和记忆中一样凌厉霸道,可却多了几分她所陌生的温柔。

    她不知道这样的温柔是因她而起还是因为另一个女人,不管哪一个都让她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了。

    她的手刚抚上他的脸,袁麟恺便伸手绕到了掌心,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和无措,让他没由来的丑紧了心脏。

    照片的事她知道,她却不开口问,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可他又怎么会看不懂她的落寞?

    静默的看着这张娇柔的脸蛋,他突然有些不愿意隐忍,倾过身伸手扣着她的脖颈,重重的吻了上去——

    心底的慌乱和害怕失去她的念头翻天覆地的搅和着,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还在他身边,她还是属于他的!

    突如其来的吻,这让宁萌一有些无措,她瞪大了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气息顿时乱了,心跳也漏了好几拍。

    缱绻在鼻息间熟悉的气息,还有他霸道却温柔到极致的怜惜,让她忍不住轻颤了下,意识一乱,整个人都不受自己控制,任由着他强势霸道的索吻起来。

    心头上酸酸涩涩的感觉往上涌,她能感受到他的温柔和在乎,可她同样是女人,却不得不在意他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温柔。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委屈的,可却不愿意让他知道自己的委屈。

    先爱上的那一个总归要吃亏一些,可那又如何?

    所有的一切她不在乎,她要的也不过就只有一个他而已。

    只是那样一个简单的想法,可是很多事情却并不如她想的那么简单。

    题外话:

    番外快完结了,新文求支持哟!新文更新信息请关注群42,66,03,25,9,或者倾倾的微博:叶倾倾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