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调戏的后果

    因为知道凌御行要请市长吃饭,而且还是冲着海湾度假村那个案子去的,千乘也不敢怠慢,早早起来本以为是有事要做,却没想到凌御行竟然拉着她去晨跑!!

    杵在门口,千乘死活不肯跟着一起去,“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啊,干嘛拉上我!有那个时间晨跑我还不如回去睡个回笼觉!”

    “你的体力太差了,到了床上全是花架子一点都不中用,难道你不觉得你需要好好锻炼吗?!”某人站在门口,一脸淡然的提醒她。

    “……”猛地明白过来他说什么,她哆嗦了下,红着脸咬唇瞪他:“你能不能别满脑子想的都是那档子事儿!”

    “我只是在提醒你事实而已,你要是再这么下去以后被人打劫了都跑不过人家,今天你跟着我跑,追得上我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机会难得,要还是不要你自己选!”

    又是这样的选择性问题,千乘磨牙霍霍的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答应!”

    识时务者为俊杰,反正这种事她也不吃亏!

    最近她确实是缺少锻炼,就连坚持每星期去攀岩都被取消了,人一懒下来就容易一发不可收拾的继续懒下去,这个习惯还真是要不得!

    “那就走吧!”说着,他拉着她出了门,顺着相反的方向开始跑了起来。

    “品江南”在规划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环山公路问题,整个区域有一面是靠山的,环山公路适合晨跑,而江南一景恰好距离环山公路不远,平常住在这里,每天早上他都会出来晨跑。

    刚开始跑她还能跟他并肩,直到开始往环山公路而上的时候,她渐渐脚酸得有些跟不上了,一点一点的拉开了距离。

    跑在后头,她微微喘着气,看着前头停下脚步转身朝自己看来的男人,叉着腰有些喘不气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受上天眷顾太多,不仅有个模特身材,而且还有张好看到挑剔不出瑕疵来的俊脸,不管穿什么衣服都能穿出他独特的品位来,优雅、慵懒、尊贵、成熟,在他身上彰显出来的气息总让人移不开眼睛。

    出来晨跑,他难得换了一套白色运动服,搭配着白色的轻跑鞋,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往清一色深色系西装的时候更加优雅清俊。

    她微微有些慌神,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她才开始向他跑了过去,在她快要靠近的时候,他这才转身继续。

    清早的山林里分外安静,依稀可闻清脆的鸟叫声,远离了城市的喧嚣,空气清新得都能闻到草木散发的原始香气。

    宽阔的公路上只有两人不和谐的脚步声,一声一声回荡在林子上空。

    跑完步回来,出了一身汗的感觉无比舒服,千乘看着身后依旧一身清爽优雅的男人,反观自己的狼狈和气喘,大叹老天爷的不公平!

    拿着浴袍进了浴室洗漱,门刚关上还没来得及上锁,外头的男人趁机挤了进来,在她愣愣然的神情里,顾自脱了身上的T恤。

    “你干嘛!”抓着浴袍,千乘看着出现在浴室的男人,虽然不是没有在这种地方共处一室过,但是这种突发性状况还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洗澡!”

    乍一看到他旁若无人的脱了裤子,千乘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啊啊——!你就不能等我洗完了再进来么?!”

    “我身上什么地方你没看过?”他倏地凑了过来,浑身上下仅穿着一条内库,昂藏的身躯透着一股阳刚之气,他抬手扣住她的下颚,调侃似地看着她紧闭着眼睛的模样,淡淡扬唇:“为了节省时间,不如一起吧!反正也不是没一起洗过,每次你昏过去的时候,都是我帮你洗的!”

    “……”猛地睁开眼,她死死地瞪着面前调戏自己的男人,红着脸咬牙切齿得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他帮她清洗的时候她每次都是迷迷糊糊的,根本没什么印象,也顾不上尴尬什么的,现在她整个人都是清醒的,对着他怎么能不尴尬!

    “你约市长的时间是午餐而已,现在才九点不到,你急什么啊!”

    “身为宴客主人,基于礼貌不是应该先到吗?正好,我们可以先过去吃个早餐,剩下的时间可以留给你提问,你昨天看了我给你的资料很多看不懂的地方么?”

    “哦……”知道他是为她着想,她微微有些尴尬,杵在一旁还想说什么的似乎,他已经搂着她踏进了偌大的浴池里!

    占据了一个房间那般宽敞的浴室,最占地方的还是要数他专属的浴池,超大的设计足以容下十个人,整个浴室里各种设备一应俱全,从淋浴房到烘干设备再到那一排设计独特的流理台着隔断,偌大的空间看起来并不拥挤。

    真不知道这个房子的设计师是谁,眼光这么独到犀利,而且设计得还这么新颖,又不失品位,实在厉害!

    从洗澡到结束,某人似乎没再正眼看他,倒是她把他给想歪了。

    裹着最小号的浴袍出来,她探头朝主卧附属的衣帽间看了过去,只见他站在衣柜前,似乎是在想着穿什么衣服。

    她倚在门口看着他,裸露的上半身精炼而没有一丝赘肉,小腹之上甚至还有让女人迷恋的腹肌,完美的身材足够让女人流口水,因为见识过他的体力,所以对于他那惊人的力量,她向来都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今天和市长吃饭,你就请了他一个人,既然是私下聚餐,其实不用穿得太正式。”见他朝自己看了过来,她不受控制的抬脚朝她走了过去,“穿得休闲一点就好了!”

    在一排排衣柜前梭巡了片刻,她找了一套休闲服出来塞到他怀里,“换吧!”

    对于她设计师的眼光,他倒是不怀疑,随手把衣服搁在架子上,当着她的面开始换衣服!

    “你!”乍一撇到他拽下腰间的浴巾,千乘顿觉一股血涌了上来,倒抽了口气转过身,有些无语。

    换好了衣服,凌御行站在镜子前,伸过手把那背对着自己的女人拉了过来,静默的站着。

    看着眼前一身休闲服的男人,千乘半眯着眼满意的点点头。

    浅蓝的POLO衫搭配白色长裤,他本身就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的气息,完美倨傲的身材在合宜的衣服衬托下,更加耀眼夺目!不同于以往严肃的西装,穿着休闲服的模样,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闲适优雅!

    凌御行看着盯着自己发呆的女人,倾过身暧昧的凑到她耳边,调戏一般呼着热气:“宝贝,我看起来就这么秀色可餐么?!”

    肯假那杵。“滚……”一头冷水泼来,她不清醒都不行了,懊恼着自己的失态,又气愤着他的**,忿忿的瞪着双琉璃眸子,不客气的反驳:“通常情况下秀色可餐的东西入口未必就好吃!”

    “是吗?那要不要试试?说不定,你会吃上瘾呢?!”俊脸凑了上来,带着几分惑人的气息。

    “哦?我怕味道不行,会食不下咽!”推耸着他凑上来的脸,她僵着脖子别开头,躲闪着让她无法抗拒的美男you惑。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钢铁般的手伸了过来,紧紧的禁锢着她纤细的腰肢。

    刚洗完澡,鼻息间萦绕着淡淡的馨香,惑人心魂!

    一想到自己每次都被调戏得体无完肤,千乘不甘心的眯起眼,“话可是你说的,等会你可别后悔!”

    微微倾过头,伸出舌尖朝他的耳根上舔了一口,妖媚的笑眯了眼。

    如她所愿,她清晰的感觉到凑过来的身子轻颤了下,像是被电击一般直起身子,脸色僵硬阴沉的看着她,暗沉的眸子火光灼灼!

    书上说,男人身上敏感的地方很多,其中耳根就是一处,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能怪她利用得这么顺手!

    该死!他暗咒了声,拧眉瞪着眼前不怕死的小女人,额头突突的跳着疼!

    “宝贝,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他还真是爱死了她时不时挑衅自己的模样,就想是猫儿挠爪子,挠得他心痒难耐!

    “知道啊!”她就是想看他浴火缠身的样子,每次她在他手里都败阵下来,她总想着要扳回一城。

    如今他自己送上门来了,她不好好折腾一下哪对得起自己?!

    “你最好确定你清楚!”凌御行轻哼了声,三下两下的就把她拽到了一侧的贵妃椅上。

    屁股刚一沾到柔软的沙发,千乘下意识的感觉到一丝不安分的气息,顿时绷紧了身子提高警惕……

    “这个、那个……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准备出门吧?”看着对面阴鹜的男人,她试图找话题缓和气氛。

    “出门之前,是不是让把刚刚的事情继续下去?”他半眯着眼的提醒她,唇角噙着的笑意愈发暧昧。

    如若不是他自控能力极佳,恐怕这个时候早就把她拆吃入腹了,还能让她在他面前招摇!

    千乘眨着眼睛装傻,“呃……刚刚?刚刚什么事情?!刚刚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俗话说得好,见好就收,她自然没傻到真去招惹他!

    “宝贝,需要我亲自来提醒你么?我刚刚说过,你最好清楚你这么做的后果!如果不清楚,我现在很多时间提醒你!”

    “呃……还、还是不用了!”果然啊,浴火缠身的男人惹不起啊惹不起!

    “我觉得很有必要先提醒你一下!”

    话落,暗眸一沉,黑影倏地扑了过来,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已经被压倒在椅子上!

    “你……你想做什么?!你放开我!”魂淡啊!她还真是失策了!

    “我想做什么?你刚刚不清楚,我现在就身体力行告诉你,挑起男人浴火,需要负什么责任!”

    他空出一只手,紧紧的按在她纤细的锁骨上,利落的手顺着浴袍探到了胸前的柔软,大掌随之覆了上去,肆意揉捏,满意的感受着她的轻颤和挣扎。

    既然她不怕死,就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如果她不清楚这样的举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以后要是也这么去招惹严子饶,他恐怕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没什么事是这个女人做不出来的,倘若不给她个教训,她恐怕不会记住做事不经大脑的后果!

    偏着头,她抬手胡乱推着他,却怎么都不敌男人粗重的力道,灼热的吻随之压了过来,力道大的恨不得把她吞进肚子里去,似乎是真的意识到了他的火气,她不安的挣扎着,恨不得一口咬掉他蹿进来的舌头,可是一触碰到他那威胁而阴骘的眼神,她又哆嗦着退缩了回去。

    “唔……”挣脱不开,她下意识的抬腿招呼过去,却不想方便了他跻身其中,完全把她制止在沙发上!

    被吻得快岔气了,她直接伸手去掐他的脖子推开他,好不容易从他唇上挣脱,偏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双琉璃眸子瞪红了。

    “这次,我必须给你个教训,不然你不会长记性!”他伸手扳正她的下颚,修长的手利落的扯开了她身上的浴袍,浴袍之下空无一物。

    厚实的大手沿着平坦的小腹而下,最终停留在诱人的那一角。

    下意识的回神过来,千乘顿时绷紧了神经!

    “你住手啊!”意识到他想做什么,她使劲的挣扎着,手脚并用的朝他身上招呼。

    手脚上的力道很大,凌御行冷不丁的挨了几下,暗眸沉了下来,一把按住她的手,狠狠压下身来,“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咬着唇,千乘瞪着双琉璃眸子,即便不想承认自己怕了,可为了给自己留个退路,她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尤其是在面对无法逃脱的困境的时候,她更容易慌乱无措,自己的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赢不了他,只能识时务的点点头,开口求饶:“我知道错了,这次就饶了我不行么?!”。

    “错哪里了?”他挑挑眉看着她,显然不相信她会想明白。

    跟他玩缓兵之计和苦肉计,她的道行不够,还太嫩了点儿!

    “反正是错了!”她赌气似地别开头,讨厌死了他这张嚣张的脸!

    看她不知悔改,凌御行伸手扣住她的下颚,把她扳正过来,不满意的再问:“哪里错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死男人!非得要这么折损她的自尊么?她不就是想赢一次而已,谁知道每一次都输得一败涂地!

    “不行!你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下次还会再犯,以绝后患,我不得不确认一下你是否真的清楚了!”

    咬着唇,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副求饶又倔强的模样,“我是真的知道自己错哪里了!”

    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掰他扣着下颚的手,卖萌装可怜在他眼里全都没用!

    “需要我再提醒你一下吗?”他松开手,厚实的大掌覆在了她胸口的柔软上,掌心下的身子顿时绷紧!

    倔强得不肯松口,她咬死了唇不想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好,很好!你倔我也有法子制服你!”软的不行还有硬的!

    大手随之往小腹游移,沿着小腹往下探了过去,微凉的掌心触及到大腿的肌肤,千乘禁不住哆嗦了下!

    刚洗完澡浴袍之下空无一物,更方便了他的动作,就在他的手试图往里探去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夹紧,碍于他卡在中间无法动弹,只能挥动着双手求饶:“我错了!我不该不怕死的调戏你!”

    “还有呢!”邪肆的手继续厮摩着,不肯就此放过她。

    “还、还有就是……我我不该、不该挑衅男人的忍耐力,不该惹火上身!”

    “嗯哼,知道错哪里了就好!不要有下次!”讪讪的收回手,他伸手把她拉了起来,不客气的把她按在胸口,霸道的开口:“还有,不可以用这种手段去钩引别的男人,尤其是严子饶,记住了?!”

    “为什么不可以?”被压在他胸口,惊魂未定的她艰难的呼吸着,几乎是下意识的嘟囔了声。

    “你说为什么?”他没好气的轻哼了声,他碰过的女人,即便是他不要了,也容不得别的男人沾染。

    “……其实我觉得这种手段还是挺好用的!以后说不定可以用来逃命!”

    这个方法在他凌御行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以后真要是到了无路可走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用一下美人计!

    “你敢!”猛地推开她,他忿忿掐住她的下颚,咬牙切齿的警告:“如果让我知道你把这招用在别的男人身上,我会让你亲眼看着那个男人的下场!”

    “……”哆嗦着,千乘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不至于吧?!”

    “记住我的话!”他咬牙切齿的重复了句,这女人实在是有本事挑衅他的忍耐力,他真担心自己控制不住会一把掐死她!

    真想掰开她的脑子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蠢到这种程度,钩引男人的手段能什么时候都能拿来用吗?!

    他是上辈子挖了她家祖坟还是什么,怎么会招惹上这女人?!

    “要是没记着怎么办?我貌似每天都要记很多事情,不一定记得着……”难得看到他这般动怒,实在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