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作茧自缚

    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拒绝,袁麟恺顿时紧张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松开她,暗沉的眸子急切的落在她躲闪的脸上。

    心里没由来的涌出一阵恐惧和害怕。

    那种害怕失去她的感觉,让他没由来的绷紧了神经,对着她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萌萌……对不起……”这件事做错的人是他,他原本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却没想到会间接伤了她。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她不解的看着他,分不清楚他所说的对不起指的是照片的事还是他隐瞒的过去。

    “照片的事我知道了,我这段时间在非洲确实是和她在一起,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事说来话长,在遇到你之前,我确实对她有好感,但是那种好感却是建立于利用和输赢之上,我和她的丈夫可以说是一起长大,从小到大不论学习成绩还是其他任何能哪来比较的事情上,我都输给了他。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着要赢他一回。最近这段时间,他在A市那边腹背受敌,他的凌太太为了帮他答应了别人的条件离开A市,我带她去非洲,无非是想看看这个一向无所不能的男人,会怎么解决目前的危机。”

    宁萌一轻眨了眨眼,安静的听着他的解释。

    他愿意解释,那说明他心里在乎她,在乎她的感觉。

    “后来他的凌太太一声不响的就从酒店跑了,我带着团队去了沙漠,在沙漠里的那几天,我终于明白了究竟做了多傻的事情。我的算计和利用,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什么都不是,也许更坚定了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相比起来,我反而又傻又可怜,只有没有得到过的人才会那么在意输赢。我对她的喜欢,从一开始就不纯粹,所以到了最后,我自己想要得到什么,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只是她走了,我莫名的觉得松了口气,好像心里头所有的东西都云淡风轻了,输赢对我来说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他抬手柔柔的抚着她稚嫩的脸,温柔得如同对待手中珍宝,“沙漠里的那几天,每到晚上冷得睡不着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你,想到你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真的回来了,真的见着她了,他才觉得,心里悬空的那个地方,总算被填满。

    “我瞒着你的这些过去,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我怕告诉了你,你会直接判我死刑。这么多年,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从来不担心失去什么,只是这一次,我怕会失去你……每个人都有过去,这是我的过去,你现在知道了,还愿意原谅我吗?”

    “如你所说,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也不例外。徐子泓之后,我对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对你也一样,我也怕……”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当然明白她在怕什么,也很清楚受过一次伤的她不会轻易付出真心。

    “照片的事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

    这个男人年长自己好几岁,可以说是千帆过境,而她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在很多事情上,她和他都不是一个段数的,她甚至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以后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直接问我,我不会对你有所隐瞒。那些成为过去的事情,我们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只要好好的开始属于我们的每一天就好。”

    放下执念并不难,难得是否还有勇气还有机会重新开始。

    他很庆幸,在自己大彻大悟的时候,还有她在身边。

    “那……你要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我感觉这事不简单,梁婉诗恐怕不只是冲着我来的……”

    这才是她担心的,梁婉诗这个人她很了解,她实在担心会措不及防。

    “我心里有数,这次的事我会处理好,别担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她伤害到你的!”

    “嗯嗯……我知道,我担心你啊!”

    “我会小心,不用太久,这事很快就能解决。”

    她微微点了点头,他的能耐她一直都有自信,所以也并不担心后续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模样,只要他平安就好!

    ............................................................................

    而让宁萌一没想到的是,事情发生得比她预料得还要快,不到几天时间便听到梁氏正在紧急融资的消息。

    随之而来的还有更让人跌破眼镜的劲爆燕照门绯闻,绯闻女主角不是别人,正是梁氏集团总裁千金梁婉诗。

    这个在外人眼里进退有度的千金小姐的艳照,几乎是在*间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京城的每个娱乐版块,让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公司股价一路跌停。

    而照片上的男主角却并不是已经订婚的徐家公子,一时间风起云涌的各种传言传遍了整个圈子。

    被人带了那么一大顶绿帽子的徐子泓一直未曾出现在媒体,没等梁家有所反应,徐家已经对外公布取消了梁家的婚约。

    原本想靠着徐家来撑过这次融资危机的梁氏,最终被逼到等待收购的地步。

    看着挂断电话一脸沮丧的父亲,梁婉诗整个人都崩溃了,梁家取消婚约后就再没打通过电话,徐子泓也没露过面,更没有一点消息,她仅剩的希望尽数破灭。

    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前几天被人绑到酒店,醒来才发现自己被人强上了,本以为没有人知道,可以当做*请处理,她也可以把这事压下来,没想到自始至终都是陷阱!

    而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那便是有人在这背后做了手脚。

    放眼整个京城,能做到这些的并不多,要么是宁家要么就是袁麟恺。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寄给宁萌一的那些照片,背脊隐隐生出了一丝的寒意。

    公司面临收购,而她也取消了和徐子泓的婚约,所有的这一切全都遂了宁萌一的愿,本就刻骨的恨意,此刻更是被激发得蚀骨森毒。

    凭什么所有好的东西都让宁萌一得到了,而她却作茧自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得不到的,宁萌一也休想得到!

    明天开始梁氏集团就要应对那群收购团队,集团没有了,她以后就再也不是豪门千金。

    什么都没有流浪街头的下场,她这辈子绝对不会让自己经历!

    即便拼得一死,她也要拉宁萌一陪葬!

    出了门,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颤抖着唇面目狰狞的等电话接通。

    电话好一会儿才被接了起来,那头传来男人淫岁的声音:“怎么,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你的条件我答应,我陪你,但是你得帮我做件事,你要是做不到,那我就去找你的死对头了,想必他会很愿意。”

    “别,我答应还不行吗?什么事,你说,只要我能办到!”

    “我会把照片资料发给你,把这个女人给我绑了!我听说还是个雏,你手里兄弟多,爱怎么玩怎么玩!你想玩也可以!”

    “瞧你把我说的,我只对你一个人感兴趣!其他的我还看不上眼呢!”

    “那好,你什么时候把事情办妥了我什么时候过来找你!”

    “好,我等着!”

    挂断电话,梁婉诗怨毒的看着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依旧美得媚惑无可挡,只可惜徐子泓这个没良心的男人,还是负了她!

    这笔账,等她跟宁萌一算完了再跟他算回来!

    她梁婉诗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即便是徐子泓也不例外!

    纵使得不到,那她也会毁了他!

    .......................................................................

    宁萌一发现最近自己身边多了好几双眼睛,后来问了袁麟恺才知道是他派到她身边保护她的保镖。

    现在是关键时期,她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更不想因为自己给他拖后腿。

    梁氏集团的收购案正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收购的团队并非是袁氏集团内部人员,而是某个上市公司,而界内了解这间公司的人,多半心里也清楚这间公司在谁的名下。

    知道了这些,大部分人索性也就带着看戏的心态,等着看袁麟恺要怎么处置梁家。

    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动梁家,这个问题让他们一直都没搞明白,唯一能想到的那便是梁氏得罪他了。

    工作上轨道后,宁萌一设计部接了个大案子,设计总监有心把她教好,很多事情上也都带着她。

    广告案的样品刚一出来,接到电话,宁萌一便匆匆打了车往对方公司跑。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公司门口打的车,刚一上车,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左右两边突然闯进两个男人,死死地把她堵在中间,车子呼一声飞驰出去!

    题外话:

    应该还有几张就完结了,么么哒~~亲们耐心等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