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章:你摊上大事了!

    守在四周的保镖似乎也被这突发的状况给吓了一跳,驾驶座上的男人几乎想也没敢多想,快速启动车子追了上去,一边吩咐副驾驶座上的人通知boss。

    这要是车里头的人有任何闪失,他们所有人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碰巧赶上了下班高峰期,车子在川流不息的车海里四处乱窜,没一会儿便没了踪影。

    驾驶座上的男人顿时急了,拼了命的鸣笛,而那辆出租车已经和众多的出租车融在了车海里,已然分辨不出是哪辆。

    接到电话的时候,袁麟恺正在会议开会,调成振动的手机在办公桌上呜呜的震动着,惊醒了一群正绷紧神经听报告的下属。

    看了眼来电显示,袁麟恺几乎是想也没想直接接了电话,如果没有什么事,保镖那边是不会给他打电话。

    而唯一的可能……

    “boss,出事了!宁小姐刚刚上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被人劫持了,我们正追过去,可是现在下班高峰期,出租车已经没了影,属下正联系他们调监控……”

    “干什么吃的!不是让你们24小时出行的时候务必给我保护好她吗?!”

    下属的话还没说完,袁麟恺已经震怒的从主席座上站起身,一刻不停的转身出了会议室!

    秘书姜浩听着这话,很快意识到出事了,忙站起身朝一众高管看了过去,“出了点事,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散了吧!”

    没时间多说,他忙收拾好桌子上的文件和笔记本,拔腿飞快的追了出去。

    侯在外头的助理急急的接过他手里的文件,“回秘书室候着,其他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姜浩抢在电梯快关上的时候挤了进去,紧张的看向脸色阴沉的总裁大人,“总裁,是不是我这边联系人去找?”

    袁麟恺抓着手机,一身寒气的站在电梯里,俊脸阴霾笼罩,阴沉得足以滴出水来!

    “打电话给冯晨,让他联系出租车公司,问清楚被劫持的车子今天是谁值班,那辆车经过的所有地方的监控都给我调出来!通知下去,让老四把照片分发下去,所有分部的人都给我出去找!一个小时内必须给我消息!”

    “是!”从没看到过这般严肃的boss,姜浩也不由得绷紧了神经,拿着手机拨通电话一一交代下去。

    即便是在非洲,苏千乘跑了他都没这么震怒,此时此刻的boss给他的感觉,实在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这么看来,这个宁小姐,在他心里的分量,终归还是不同的。

    坐在车里,袁麟恺看着车窗外飞速掠去的街景,紧绷的身子一刻都无法松懈下来。

    他几乎不敢去想她被绑架的这件事,更不敢去想在没有得到消息的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事,一想就觉得胸闷得喘不过气来!

    心里千万次的祈祷,祈祷她不要出事!不要有任何意外!

    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着!

    深吸了口气,他拿出手机号码给宁谦一拨了过去,萌萌被绑架的事瞒不过宁谦一,家里头的哥哥里他最疼萌萌,如果他瞒着,怕是以后不会轻易绕了他。

    “萌萌刚刚被人劫持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已经派了所有人出去找了,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开口:“她要是有个万一,你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谢罪!今天收购梁氏,事情是你捅出来的,你自己承担!我会派人去把梁婉诗带过来,你最好保佑萌萌没事,否则……”

    几乎是不愿意再多说,宁谦一直接挂断了电话。

    ..........................................................................

    坐在车里,宁萌一左右看了看两个陌生男人,再看看抵在自己脖颈间的刀子,很快明白过来自己是被绑架了!

    潜意识的紧张和恐惧一下子笼罩上来,她咬着唇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是梁婉诗让你们来的吧?”

    开车的司机似乎没想到她能说出来是谁,下意识的朝后视镜看了眼,细微的反应让宁萌一更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时至今日,恐怕也只有她会狗急跳墙绑架她了!

    车里三个男人,这个形式不利于她做任何事情,她也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反抗。

    既然是梁婉诗绑架了她,那么她必然会有所求,或者对宁家对袁麟恺有所挟持,她现在被绑架,袁麟恺安排在她身边的保镖,恐怕已经知道了吧?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安静的等着他们来救她,如果有突发情况,见机行事!

    小时候被绑架的恶梦还在记忆深处,虽然时隔多年有些记忆已经淡了,可那种恐惧,还是不由自主的笼罩在心头上,怎么都压不下去。

    车子七拐八拐的开到了四环外,最终在一间偏僻的普通民房门口停了下来。

    宁萌一的双手被缠了一层又一层胶带,两个人强势的一左一右的把她押到了平房的院子里。

    早就等候在了平房的男人,看着下属押着女人进来,被绑架了的小丫头平静又淡定的样子,倒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顿住脚步,宁萌一看着屋里的几个男人,最终把视线定格在沙发里的彪悍男人身上,“让你们绑架我的是梁婉诗吧?既然我人都来了,那就让梁婉诗出来!”

    “哟,小丫头脾气还挺大的嘛!”看着面前乳臭未干的丫头,张川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倒是个美人胚子,“长得倒是不错,听说还是个雏,倒是便宜你们几个了!”

    他对雏没兴趣,享受过一次梁婉诗的妖艳和技术,他现在只对梁婉诗那看似清纯骨子里却比*还要骚的女人感兴趣!

    “……”咬着唇,宁萌一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忍不住有些颤抖,“你们最好别碰我,宁家可不是你们能招惹得起的!”

    “宁家?哪个宁家啊!”张川站起身,冷笑了声,“不过就姓了个宁,你真当自己是谁呢!”

    “是吗?京城里还能有几个宁家?我是宁谦一的妹妹,你们敢动我,我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

    乍一听到这个名字,宁谦一不由得一愣,忙抓过茶几上的资料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宁萌一宁谦一,一想到某个可能,他冷不丁的一个哆嗦。

    “你……你是谦少的妹妹?”尼玛,梁婉诗这*害死他了!他竟然把自己恩人的妹妹给绑票了!

    “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打电话给他问问,我哥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可要让你们几个生不如死,也并不是做不到!”

    听出了他话里对哥哥的敬意,宁萌一倒是壮起了胆子。

    家里的哥哥里头,她唯一看不透的就只有二哥,他表面上是个文质彬彬的商人,可实际上他那另一半让人琢磨不透的灰色身份,总让她有几分担忧。

    京城里认识她的人并不多,虽然寿宴过后大伙儿都知道宁家还有个千金小姐,可见过她的也就是圈子里的人,眼前这几个道上的明显就不知道她是谁!

    此时此刻为了自保,她不得不把哥哥搬出来!

    “不……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谦少还有个妹妹!你别忽悠我!”

    张川扬手把手里的资料猛地一甩,倏地一把扣住宁萌一的下颚,仔细再看了眼,这兄妹俩也没相似的地方啊!

    就在这时候,外头传来男人急切的声音,“老大老大……”

    “干嘛!没看到老子正忙着吗?!”

    手底下的小弟飞奔着进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开口:“上头交了任务下来,让我们所有人都出动去找照片上的这个女人!”

    “什么女人?”张川把照片接了过来,乍一看到照片上的人,整个一哆嗦,颤抖着手把照片挪到宁萌一脸边,仔仔细细的看了再看,颤抖着唇突然有种灭顶的感觉。

    “你有没有觉得这照片上的人跟她很像?!”张川一脚踹了踹身旁的小弟。

    “老大,不会就是她吧?你把、你把boss的女人给绑了!!!”

    乍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小弟一个哆嗦滚远了,“老大,你摊上大事了!”

    宁萌一转头看了看他手里的照片,微微拧眉,“你们怎么会有我的照片?!你们的boss又是谁?!你别告诉我是袁麟恺让你们来绑架我的!”

    “我……”刚一听到袁麟恺三个字,张川腿一软,整个的扑倒在地,颤抖着手脚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摊上大事了!

    绑回来的这个女人,不仅是谦少的妹妹更是boss的女人,boss的女人啊!他给绑了,boss还不撕了他?!

    现如今他要怎么办?怎么办才能保命啊?!

    题外话:

    么么哒~~应该还有一更大结局吧~今天会更上来哟~谢谢众爱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