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大结局1

    一旁胆子大的小弟看着宁萌一,也深知事情严重,为了保命不得不先自保,“不是我们boss让我们绑你的,是梁婉诗她……她……我们是真不知道你是boss的女人啊!”

    听到小弟求饶的声音,张川忙七手八脚的爬起来,怕得浑身发抖:“我、我真不知道你是boss的女人,如果知道我不可能做这种找死的事情,要是boss知道是我们绑了你,他会杀了我的!那个,你、你能不能当这事没发生?我们这就送你回去?!”

    宁萌一看着他们,隐隐猜到了什么,咬着牙深吸了口气,“可以,但是这事既然你们boss吩咐下来了,我估计全城都在开始找人,你们一路过来都不知道被几个摄像头拍到了,到时候袁麟恺查到你们头上来,你们也会吃不了兜着走,我可以让他饶过你们。”

    大错没有铸成之前,他们也都是无辜的,不过是受了梁婉诗的蛊惑而已。

    “真、真的吗?宁、宁小姐,谢谢谢谢……”张川感激的看着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绑架了她,她竟然还愿意帮他!

    “但是我也不是免费帮你,你现在就给袁麟恺打电话,我跟他说,让他过来接我,当着我的面保你们,还有,既然是梁婉诗让你们来绑架我,她也会来这里吧?”

    “是……她、她说人带到了通知她,她会过来……”

    “那好,你现在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

    她已经不是当年软弱无能的宁萌一,梁婉诗这般算计她,这笔账她一定要跟她算清楚!

    今天如果不是这么多的巧合,若是落在别人手里,她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劫后余生的庆幸之余,她却没办法松一口气。

    袁麟恺竟然是他们的boss,这里头的关系纠葛,她实在是理不出头绪来。

    张川拨了电话,胆战心惊的看着宁萌一,“boss,人、人我……我找到了!现在在四环外的西南方上高速的平房。她在这里……”

    他实在没有胆子说人是他绑架的,一想到后果,他就忍不住哆嗦!

    接过电话,宁萌一深吸了口气才开口:“我没事,你过来接我吧!”

    终于听到她的声音,袁麟恺没由来的松了口气,满心压抑着颤抖,“我马上过来,你乖乖在那里待着等我,那里都别去!我很快过来!”

    没有挂断电话,他却吩咐了秘书加快车速,握着手机感受着她的存在和平安。

    不到几分钟时间,车子已经停在了平房院子外头,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袁麟恺几乎是飞奔了似的往屋里跑。

    直到看到沙发里坐着的身影的那一刻,悬着的那颗心才缓缓落回到原位。

    “萌萌……”一个大步走上前,他紧张的把站起身的人儿紧紧地抱在怀里,紧得一刻都不愿意松开!

    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手忙脚乱的推开她,紧张的查看着她是否受伤,“有没有哪里伤着?”

    “我没事!你别担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到她安好,他这才松了口气,紧紧地搂着她,几乎不愿松手,生怕一松手一切都是自己的美梦。

    被他搂着,宁萌一在他背后朝着一旁的张川摆了摆手,一早就跟他说好了配合演戏过关的张川见状,一个哆嗦跪了下来,“boss属下该死!属下该死!都怪我贪图梁婉诗的美色,才会鬼迷了心窍,我、我我是真不知道宁小姐是您的女人,如果知道打死我我也没那个胆子绑了她……”

    听到他的声音,袁麟恺这才回神过来,松了手把人搂在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下属,脸色阴沉得足以滴出水来:“人是你绑的?!”

    “是……可是我真不知道……”

    “混账东西!你嫌命长了是不是!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来时路上的担忧和满腔怒火,在看到罪魁祸首的那一刻尽数爆发,忍无可忍的男人抬脚就朝张川一脚踢了过去!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被踹了一脚,张川七手八脚的爬起来,哆嗦着不敢去看他。

    “你还真是该死!”袁麟恺刚要动手,宁萌一忙把他拉住,“行了,他没伤害我,这事就当没发生吧!你也别生气了!”

    “萌萌……”袁麟恺转头看着她,一脸心疼无奈,“你怎么还替他说话!”

    “如果他不是你的下属,换了其他人,今天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我的,这千万分之一的巧合和缘分救了我,难道你不该感恩吗?再说了,人还是你自己的下属,真要追究责任,我得先追究你!”

    张川有些傻眼的看着替自己说话的丫头,也就她敢这么跟boss说话,换做是别的女人,怕是早就别轰出去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都听你的好不好?”

    见她那么认真固执的跟自己讨价还价,袁麟恺还真是狠不下心来,只能妥协的叹着气:“这次的事责任在我,宝贝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我没事,你就谢天谢地吧!但是这次的事,必须处理好!”

    转过头,她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张川,刚要开口,外头突然跑进个身影,急急的刹住脚步看向袁麟恺怀里的人儿。

    “萌萌……”看到自家丫头没事,宁谦一这才松了口气。

    “哥,我没事,你怎么来了?!”宁萌一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再看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宁谦一,想必她绑架的事已经惊动不少人了。

    “接到他的电话我就赶来了,你没事吧?”他应该庆幸,还好人没事,否则整个宁家恐怕真的要鸡犬不宁了!

    “没事了!别担心!我被绑架的事家里人都不知道吧?”要是惊动了家里的长辈,那就麻烦了!

    “没有,我没敢说,接到电话就出来找你了。”

    “嗯嗯,长辈们不知道就好!”

    宁谦一点点头,这才转头看向一旁跪在地上的男人,暗眸一沉:“张川?!你怎么在这里?!”

    “谦、谦少……我……”张川看着宁谦一,哆嗦着内疚得低下头,实在没有勇气跟他说话。

    “人是他绑的!”袁麟恺冷冷的扔出一句话,这事看来跟他们俩都逃不了干系了!

    “什么?”宁谦一脸色一僵,倏地伸手一把把人从地上拎了起来,“混账!这是我妹妹,你脑子进水了,我妹妹你也敢绑!你这是吃了几颗雄心豹子胆啊!”

    一向温润如雅的男人,在自己亲人的事情上也失了理智。

    “谦少……我真不知道她是您妹妹……您是我的恩人,我要是知道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哥,算了,他也没伤害我,这事就当没发生,他也是不知道我是谁。”

    “看在萌萌的份上这次放过你,这事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宁谦一猛地松了手,算是看了宁萌一的面子放过张川这一回。

    “是梁婉诗,都怪我鬼迷心窍……”似是想到了什么,张川猛地抬起头,“我已经打电话让她过来了,谦少你要怎么处置她都可以!”

    “好!”宁谦一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袁麟恺,“这事是你处理还是我出面?!”

    “是我手底下的人捅的篓子,我会处理。”

    就在这时,侯在外头的小弟跑了进来,急急的开口:“人来了!”

    “你们几个出去把人给我带进来!”

    “是!”

    梁婉诗几乎是刚一下车就被人给架进了平房,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抬头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袁麟恺和宁谦一宁萌一站在了自己面前。

    “你们……”尤其是在看到宁萌一完好如初的站在袁麟恺身边的时候,她猛然回神,转头看向战战兢兢的站在袁麟恺身边的张川。

    张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来就朝梁婉诗重重的甩了一个耳光,“臭*!老子差点就被你害死了!就凭你也敢打我们boss的女人的主意!”

    说起来,他才是真正的劫后余生,差点就没了半条命,这会儿他哪里还有心思想那点儿请色的念头,能保命就不错了!

    挨了一耳光,梁婉诗两眼发狠的瞪向冷眼看着自己的宁萌一,捂着脸狼狈的冷笑了声,“宁萌一,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

    天意弄人罢了,上天最终还是偏爱宁萌一,她到头来还是算错了一步!

    “梁婉诗,你绑架我这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种的什么因结的什么果,做错了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呵……你也不过赢我一筹罢了,如果今天我赢了,现在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宁萌一你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没有袁麟恺给你撑腰,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没有多了不起,但是很可惜,这一次赢的人是我,而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为自己翻盘了!据我所知,今天梁氏集团就要被收购,从此以后你们梁家就算想要翻身也并非易事,你今天绑架了我,但凡有宁家在京城的一天,就绝不会给你们梁家翻身的机会!以后你就好好享受普通人的生活吧!”

    顿了顿,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身旁面色清冷的男人,“哦,这话说得早了些,你还能不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都是个未知数,因为他估计是不会放过你!”

    袁麟恺心疼的搂着她,冷眼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女人,偏过头柔声问:“宝贝,你想要怎么处置她?”

    宁萌一轻笑了声,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因为她的不知死活搞得你全城的搜人,你要怎么处置我不过问,也不会为她求情,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不用问我意见了。”

    “好!”袁麟恺微微点了点头,挑眉看向宁谦一,“你跟你哥哥先到外面等我,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好了就出来。”

    宁萌一点点头,她也见不得这些黑暗的东西,静默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屋子。

    “宁萌一你这个践人,你给我站住!”

    被两个小弟死死地扣着,梁婉诗总算从绝望中回神,撕心裂肺的恨意就如同剧毒那般一下子贯通全身,满眼的怨毒:“我就算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背对着她,宁萌一没有停下脚步,戏谑的勾了勾唇,抬脚快步出了屋子。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梁婉诗刚喊完,得了袁麟恺指示的张川,扬手再抽了她一耳光,“臭*,给我闭嘴!”

    袁麟恺冷眼看着全然不复千金小姐模样的梁婉诗,抬手松了手手腕上的袖扣,沉声开口:“萧林,把人送到非洲去当军妓,缴了护照和所有身份证明,让她一辈子都别回来了!”

    “是,boss!”

    乍一听到那两个字眼,梁婉诗徒然生起一股子从未有过的恐惧,拼了命的挣扎着要扑向袁麟恺。

    “不……我死都不去!袁麟恺你没有这个权利,你这是绑架!”

    “绑架?”袁麟恺冷笑了声,暗眸泛着凛冽寒光,看上一眼都足以让人感到刺骨寒冷,“你让人绑架萌萌的时候就该想招惹我会有什么后果!让你死不过是件容易的事情,可我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

    “不!你不可以……袁麟恺你会遭报应的!”歇斯底里的喊声回荡在安静的屋子里。

    “张川,今天的事萌萌替你求情我不处置你,这事你协助萧林去办,如果你再鬼迷心窍放走她,那你以后也可以不用回来了!”

    “是,属下以性命担保绝不再犯!”虽然牡丹花下死做鬼也*,可他还不想死啊!

    要什么女人没有,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个践人连命都不要了!

    “袁麟恺宁萌一,我诅咒你们……”

    怨毒的喊声回荡在平房上空,袁麟恺站在车外头,深吸了口气才坐进车子里。

    宁萌一转头看着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两个人突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终还是宁萌一打破了车里的尴尬,“我也是今天才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你,有些想法,可能是我太天真。”

    听到她这话,袁麟恺突然急了,生怕她说出什么更让他接受不了的话来,急急的抢了话题:“今天的事我也有责任,萌萌,对不起,以后我绝对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你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觉得真的不了解你而已。你是什么身份,你是谁,这些我都一无所知。我并不是非要你什么事都告诉我,但是最起码不要让我担心。”

    那些他不让她接触的灰色地带,那些他无法告诉她的事情,她不是事事都要清楚了解,只是跟他在一起,她不希望连最起码的普通人的生活都过不了。

    “萌萌,有些事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可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复杂,在我这个位置上,手上没有一些人脉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存活,而这些并不是阻碍我们在一起的因素。我说过,你要了解我的一切,我都不会对你隐瞒。”

    他只是还没来得及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就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了。”他说的这些,她都可以理解,今天事出突然,她着实是被吓着了。

    劫后余生的感觉,她现在只觉得累,很累。

    “那我们先回去好不好?其他的事情等以后你想知道了我再慢慢告诉你?”

    微微点了点头,她别开头看向窗外,满心的疲倦。

    车子停在了袁麟恺的别墅门口,宁萌一从神游太虚中回神,看着陌生的窗外,不解的转过头,“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我家,今天先不回去,你受了惊吓,我怕你回去还要应付家人会很累,今天就留在我这里好不好?”

    他都这么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话了,宁萌一实在找不着理由拒绝,点了点头推开门下了车。

    踏进客厅的时候,里头已经有人等候在了那里,宁萌一看了看客厅里的中年男人,再看看身旁的男人,“你有客人?”

    “这位是秦医生,我让他过来给你检查下,我不放心。”

    “我没事啊,就是有些被吓着了。”

    “那也让医生看看好不好?不打针不吃药,行吗?”他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沙发边走。

    “那好吧!”他都做到这份上了,她也没什么可矫情的,今天确实有些被吓着了,她的心跳到现在都还是紊乱的。

    “宁小姐,你好!”秦宇站起身朝宁萌一伸手过去礼貌握手。

    “秦医生好!”宁萌一点点头,僵硬的扯了个笑容出来。

    “秦医生,拜托了,萌萌,我去给你倒杯蜂蜜水,你先坐着。”他拍了拍她的手背站起身进了厨房。

    秦宇笑得很和善,倒是让宁萌一放下了防备,“宁小姐今天有些被吓着了吧?”

    “嗯,到现在都觉得心跳还是乱的,有点呼吸不顺畅……”

    两人就这样一问一答的聊了起来,袁麟恺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宁萌一乖乖的点头摇头,乖巧得让人怜惜。

    “那我给你开点安神的药,你吃了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秦宇从带过来的箱子里倒了几颗药出来放在小药盒子里,这才起身跟袁麟恺辞别。

    “我去送送秦医生,你先喝口水。”

    接过杯子,宁萌一点了点头,目送他们出了门。

    别墅外头,袁麟恺礼貌的看向秦宇,“秦叔,她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些被吓着了,我开了药,让她好好休息就行。”

    顿住脚步,秦宇笑着转过头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个是宁家的那个丫头吧?你这小子,你该庆幸今天没出事,否则别说宁家,袁家的长辈那边你也没法交代!”

    “是啊,这事确实是我疏忽。长辈们那边还请秦叔代为保密,惊动了老爷子的话,估计会吓着那丫头的。”

    “怎么,现在认定她,非她不可了?”

    袁麟恺不由得笑了声,俊脸弥漫着浅浅的温柔,“如果不是非她不可,还能请您过来吗?”

    “这个比你认识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太多,真要是定下来了,那就考虑成家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嗯,我知道,我妈已经催了好几回让我把她带回去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得她自己愿意才行。”

    秦宇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好,秦叔慢走,我就不送了!”

    “行了,回去吧!”

    回到客厅,袁麟恺看着倒在沙发里睡着的身影,微微愣了下,扫了眼茶几上空了的药盒子,心疼的看向沙发里闭着眼睛睡着的身影。

    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遭这份罪,他心里不是不难过,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他自己都憋得生疼!

    微微叹了口气,他伸手把人从沙发里抱了起来,动作轻柔,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儿。

    坐在*边,他静默的看着沉睡的人儿,手里执着的柔嫩的小手微微有些凉,他一下一下的捂着,恨不得能捂热了。

    看着掌心凝白的小手,他突然有些期待,那联通心脏的无名指上戴上牵系他们一生一世的戒指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小心的把手放回薄毯里,起身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

    走道尽头的落地窗旁,他拿出手机调出号码拨了过去,“阿零,是我!”

    “我说少爷,我这里跟你那里是有时差的,你看好时间再给我打电话行吗?!!每次都是三更半夜的扰人清梦!”

    “不好意思,忘了这回事了,打电话给你是有事找!”

    “有事快说!毁人鸳梦最缺德了!”

    “我要你刚设计出来的那一对钻戒,你给我看了设计稿的那对!你一早醒了空寄过来,或者你自己亲自带回来参加我的婚礼也可以。”

    “什么?!你说什么?你要结婚?!我靠!你这是搞突击还是什么,闹出人命了?!”

    “没有,别穷紧张,只是遇到了对的人,想结婚了。而且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不是吗?!”

    “得,你让我缓缓,让我冷静冷静……”尼玛这消息太劲爆了!

    袁麟恺倒是心情很好的等着他冷静消化这个消息,因为连他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尖上都是带着几分颤栗和心跳加快的!

    这是他从未想过的问题,而如今这样自然而然的说出来,他没有一点的紧张,反而无限期待。

    他期待着她成为他的袁太太的模样,期待着她为他披上婚纱的模样……

    所有的期待都化成满满的欣喜,催促着他去实现这个梦想。

    .............................................................................

    宁萌一醒来的时候,偌大的卧室里留着一盏*头灯,坐起身看了看四周,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袁麟恺的家里。

    看了看*头柜上的闹钟,8:35分,密实的窗帘遮蔽了外头的光线,一时间她也辨别不出来这是晚上还是早上。

    起身拉开窗帘,刺眼的光线一下子铺面而来,她下意识的闭上眼,好一会儿才适应这样的亮度。

    原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昨天晚上吃了药以后一直睡到现在,醒来也没有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的感觉了。

    她转头看了眼偌大的卧室,室内的装修是简单的灰色白色线条,低调中透着一股极致的优雅和沉稳,左侧还有一整片墙内置的衣帽间,一排排按着不同颜色挂着的衬衫和西装整齐有序。

    她霸占了他一晚上的主卧,倒是没见着他的影子。

    抓了抓头发,她推开门从楼上下来,走到客厅便看到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一身米色休闲服,米白衬衫浅卡其长裤,很是休闲居家的样子。

    此刻正在厨房里拿着铲子煎鸡蛋,那样随性休闲的模样驾轻就熟,一举一动都自成一道风景。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男人在做饭的时候都如此迷人好看!

    题外话:

    么么哒~~应该还有一章吧,算错了章节数,明天我早点更上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