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情侣?

    “要是没记着怎么办?我貌似每天都要记很多事情,不一定记得着……”难得看到他这般动怒,实在不容错过!

    装傻谁不会,想让她乖乖的顺从他的意思,她有这么好说话的么?!

    刚刚还对她来阴招,这会儿就想让她听他的,没门!连窗子都没有!

    “宝贝,不要跟我卖萌,我不吃你这套!记不住我的话,下一次,我可就不会轻易放过你了!到时候你就算是撕破嗓子都没人会救你!”

    “你!”被戳破,她不服气的瞪着他,尖锐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把他秒杀:“你、你要是敢对我来强的,我、我告死你!”

    她那点儿小心思一暴露,整个人又成了个炸毛的狮子,怎么看怎么的嚣张,可她没有嚣张的资本,只能比比谁的嗓门更大。

    “嗯哼,告我?”凌御行轻笑了声,慵懒的支着手看了她好一会儿,俊脸邪肆,胜券在握的光芒刺了她的眼。

    “在A市,还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凌御行摆不平的,如果你想试试看法律在我身上有何效用,你尽管去试试!”

    伸手轻拍了拍她那不服气的粉脸,霸气而得意的停留在上头抚摸着,享受着掌心下柔软的触感。

    “宝贝,我说过,做事要先考虑到后果,三思而后行。你若真想告我,我没意见。但是,你得先想好批判我的罪名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丢得起这个脸吗?嗯?!”

    “……”这下子真是刺激到她的痛处了,千乘瞪了他几秒,忿忿的别开头一把推开他站起身走出了衣帽间,不打算再搭理这个嚣张的魔鬼。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她的对手是A市首屈一指的男人,一个她没有丝毫胜算的对手,在权势和金钱的世界里,她赢不了他!

    况且她现在还有求于他,闹翻了对谁都没好处!

    .....................................................................................

    带上文件,千乘换了套简单清新的雪纺长裙下来,转头看向客厅里挂了电话走过来的男人,淡淡开口:“我们走吧!”

    凌御行收起手机,略略的打量了她一眼,浅水蓝的颜色比他身上的polo衫的色系更浅,极好的衬着她白嫩的肌肤,及裸的长度勾勒着纤细曼妙的身姿,休闲随性中透着一股女子的娇柔,和他站在一起,倒像是和谐的情侣装。

    见他盯着自己看,千乘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再看看面前的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你让人送来的裙子,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我的衣服可是你自己选的,我怎么知道你会选什么颜色,而你的衣服昨天就已经让人送过来了,真要说是故意,恐怕故意的那个人是你吧?”走上前,他戏谑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搂着她出门。

    千乘仔细想了下,这么说来似乎故意的人还真是她,只不过她真不是故意的,刚刚选衣服的时候,只是觉得这套衣服比较适合今天的场合而已,压根就没想那么多,一切纯属巧合!

    今天凌御行开车,换了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看着车库里并排着的好几辆限量版跑车,几乎世界级跑车每个牌子都有一款,五颜六色的充斥在视野里,千乘再度被这个男人的奢侈给惊到了!

    坐上副驾驶座,她转头看了眼一旁的男人,别开头开口问道:“我们去哪里吃早餐?”

    “带你去个地方。”打转方向盘,他把车子从车库里利落的驶了出来。

    凌御行倒是挺会选地方,去的是一家极有名的私房菜馆,酒香不怕巷子深,私房菜馆地处偏僻,倘若不是熟人,很少有人能发现这个地方还藏着一间餐馆。

    馆子座落在巷子深处,这样的地方车自然是开不进来的,古老的建筑处处透着一股年代久远的气息,青灰色的围墙堆砌出四四方方的一片天地,门口挑着两盏半旧的牛皮灯笼。

    绕着巷子走了好一会儿,幽静的巷子里依稀可闻邻家传来的孩童玩闹的声音,在这喧嚣的都市里,还能找着这么一片安静的地方,着实让人惊讶。

    想起凌御行的身份,来这种地方吃饭,倒是显得他有些格格不入。

    走在他身旁,她偏头看了他一眼,半眯着眼笑道:“我还以为你们有钱人吃饭,都是选圣廷那样的俱乐部或者高级餐厅那种极尽奢华的地方,这样才彰显身份呢!”

    听着着不咸不淡的戏谑,凌御行也没急着反驳,只是扬唇淡淡的笑着。

    “去那种地方只是为了应酬,现在,是私人的用餐时间,两者性质不一样,选的地方当然不同。”

    到了那间馆子门口,候在门口的两个服务员见着凌御行进来,似乎是认识,忙恭敬的上前迎接:“凌先生,您来了,里边请!”

    千乘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随性的朝他们笑了笑,报上他平常用餐的包厢后,他们便带着他往里边走,可见某人常来这种地方的。

    三进式的清代私家花园,环境十分优美,一排排的雕花回廊从门口延伸进去,院子中央有两株茂密的石榴树,火红饱满的石榴密密地结了满枝。

    推门进去,凌御行带着她绕到了包厢里,这么大的一个院子只有四个包厢,在寸土寸金的A市来说,可谓是极尽奢华。

    包厢的装潢沿袭了清代的古朴典雅风格,楹窗木桌青花瓷,所见之处尽显大气的中国风。

    落了座,凌御行招了服务员过来点了几样小菜和两份粥点,趁着上菜的空隙,他从她手旁把文件夹抽了过来,细细的翻看着。

    看着她在文件上做了记号,斑斑点点的算起来倒是不少,他抬头朝她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哦。”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她递给他,不解的眨了眨眼:“做什么?”

    “这是林澈的手机号码,以后找不到我可以找他,有什么问题他可以替你解答,我已经让他收集管理方面的资料,还有他这些年的工作经验,可以让你少走弯路。不过有些必要的弯路,你还是要自己去走一走,不然以后你不会长记性。”

    “嗯,谢谢!”他的意思她明白,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早餐很快送了上来,看着面前清淡的早餐,她深吸了口气,浓香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开。

    没一会儿,菜馆老板敲门进来,送来一份清脆爽口的绿豆糕,礼貌的看向凌御行和苏千乘这个新客人:“御少来了,今天的粥点如何?还合口味么?”

    “还不错!刚刚苏小姐还说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海鲜粥。”缓缓抬头,凌御行偏头朝身旁的女人看了眼,淡淡开口道。

    “哦?是吗?能得苏小姐喜欢,是我们的荣幸!”微微点头,老板笑着退后了步,“不打扰两位用餐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好的,谢谢老板!”抬起头,千乘礼貌的回了个含蓄的笑容。

    不得不说,这间私房菜馆的早餐确实正宗,比她吃过的任何一间粥店的粥点都要清香浓郁,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呢!

    吃过早餐,凌御行带着她从一侧的拱门出来,绕到庭院里,偌大的庭院种植着不少当季的植物,还有一株爬满了藤架的葡萄,时值盛夏,架子上挂着一串串青翠欲滴的葡萄,依稀可闻假山下潺潺的流水声。

    坐入藤架下的摇椅,凌御行指着一旁的石椅,“坐,我给你讲讲你标记的那几个问题。”

    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千乘偏头看着摇椅上慵懒的身影,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好说话,甚至无条件的教她一些商业上的规则,这些东西恐怕就算是花钱都买不来的吧?而他却并没有向她提任何条件,这让她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

    似乎是看出了她此刻纠结的心思,凌御行偏头看了她一眼,微微勾唇,“怎么,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教你商业守则还是觉得我没威胁你提什么苛刻的条件,你心里感到不安了?”

    “额……”她的心思一眼被洞悉,她局促的笑了笑,愣是没找着话来回答。。

    别过头,凌御行似是而非的回了一句超出她预料的回答:“你是我的下属,把你培养好了,GM以后在工作上会少很多麻烦,最后获益的还是公司,我不过是在履行一个上司的职责罢了,你不用多想。”

    “哦,知道了!”是啊,他是她的老板啊,她怎么把这点给忘了!

    他这么做,纯然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和前途考虑,倘若她有足够的能力坐稳设计总监的位子,对于GM甚至是凌氏集团来说,都是利大于弊的,她还真是想得太多了!

    拿出笔,她一边听着他的解释,一边记着重点,对于他精辟而简单的解释,她再度对这个男人的学识和见解刮目相看!

    门难到来。她似乎开始有些明白,为何他这样的年纪,能执掌一整个庞大的集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