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风起云涌!

    不管怎么说都还是在官场里油走的人,邱华雪很快回神过来,淡淡的笑着开口打招呼:“凌总也在啊!我真没想到,我们千乘的老板会是你!”

    “苏小姐刚到凌氏上班没几天,恐怕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别开头,凌御行执着黑子淡淡的落了一子,暗沉的眸光落在棋盘上,凉薄的语气听不出丝毫情绪。

    听着他们的对话,陆盛转头看向带着邱华雪进来的苏千乘,微微有些讶异,刚想开口问的时候,千乘已经开口解释:“额,陆市长 ,这位是我婆婆。”

    这是事实,也没什么可掩饰的,只是在看到凌御行那徒然沉下来的脸色的时候,她的心里咯噔的抽了一下。

    抬眸瞥了眼邱华雪那僵硬的脸色,千乘微微叹了口气退到一边,心里清楚,邱华雪一直没把她当儿媳,真要当着市长的面让她难堪,她也只能忍了,毕竟对她来说早没什么面子可言了。

    还未抬头便听到邱华雪笑着攀关系:“是啊,这是我儿媳,只是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巧在这里遇到几位,所以就过来打声招呼!”

    “哦……”陆盛显然是愣了下,转头看了凌御行一眼,半笑着看向邱华雪,“你的这个儿媳还真是乖巧可人,比我那大大咧咧的儿媳懂事多了。”

    “是、是吗?”讪讪的笑了上,邱华雪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千乘这孩子不太会说话,还请陆市长多多包涵了!”

    “邱副局多虑了,这丫头倒是挺讨喜的,泡茶的手艺也不错,有这么个好媳妇是求不来的福气呢!”

    “是……”邱华雪瞥了苏千乘一眼,僵着个笑脸打着官腔。

    “好了,我和凌总下盘棋,你们婆媳俩聊吧,免得苏小姐等我们下棋等得无聊。”

    “好,好……”邱华雪转头看了苏千乘一眼,谄媚的看向正在下棋的两人,“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说着,她朝苏千乘使了个眼色后,转身出了包厢。

    跟着出了包厢,千乘看向站在前头等着自己的邱华雪,拧着眉走向前,“妈,你有话要跟我说么?”

    一出包厢邱华雪便变了脸色,看着苏千乘那受气媳妇的模样,冷哼了声,“你不知道严氏和凌氏之间的竞争么?你怎么跑到凌氏去上班了?A市这么大,去哪里上班不好,偏偏要去凌氏!”

    “妈……”千乘微微拧眉,有些气不过,“我上班的地方不是凌氏集团总部,只是凌氏集团名下的GM品牌,我不过是个小设计师而已,凌氏和严氏之间的竞争那是你们之间的问题,为什么要扯上我?”

    “你……你还有理了!”没想到她敢反驳,邱华雪气得脸都绿了,“我不管你去哪里上班或者做什么,去凌氏就是不行!”

    “妈,你这可就有点不讲道理了,我的存在并不会威胁到你们之间的竞争,这是我回国来的第一份工作,我不会那么轻易离开的!”

    这是她的底线,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屈服,两个家族之间的争斗那是他们的事,跟她没有关系,即便她现在是严家的媳妇,她也不会轻易屈服。

    及神来班。“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严家的儿媳,你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须顾及严家的利益!”

    “我也说了,我在GM工作,不会危及到严家的利益,我知道你们最近都在竞争海湾度假村那块地,严家如今是严子饶执掌总裁的位子,那也只是他和凌御行之间的竞争,我也不可能起到什么关键作用,妈你就别为难我!”

    微微沉下眼,邱华雪冷冷的看着她,势利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好,不为难你也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如果是和严子饶离婚的话,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得问爷爷,爷爷如果同意的话,我没有意见!但是,你们从宝义集团拿走的百分之三的股份,必须还给我!”

    见她已经知道这事,邱华雪微微有些讶异,很快又被脸上的傲气给压了下去,“我说的不是这事,我看刚刚陆市长倒是挺喜欢你的,你想办法替我和子饶约他吃个饭,海湾度假村的案子,他是市长,我们还是明确知道他的态度才行!”

    “妈……我不过才跟他见了一面,我哪里有这么大的面子,你也太高估我了!再说了你不是副局长么?你开口邀请他吃个饭也不是难事啊!”她还真高看她了,今天宴客的主人是凌御行,市长全是卖了他的面子才过来吃饭的,她以为她是谁啊!

    “这个陆市长为官清廉,很少会出去跟人应酬吃饭,你以为我没邀请过吗?每一次他的秘书都替他回绝了,谁请都没用,我也没想到凌御行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请得动他!”

    “你们都不行,那我就更不用想了!”

    “那可不一定!既然他能卖凌御行面子,那么只要凌御行开口,他自然会答应,他不是你老板么?你去求他!我可先提醒你,办不到这件事,你也别想去凌氏上班!”

    “……”对于这种威胁,她一向厌恶,可是她现在还是严子饶的老婆,严家的儿媳,却不得不听。

    如此讽刺的恩威并施,还真是让人觉得可笑!

    “怎么,你做不到吗?!”

    “妈……我……”让她去求凌御行么?那匹腹黑的狼没有任何好处是不会帮忙的,她拿什么去求他?!

    见她犹豫不决,邱华雪板着脸一脸不悦,冷笑了声不忘威胁:“你可别忘了你们宝义集团没破产是谁资助了他,若不是有我们严家,你们父女俩现在恐怕住大马路上了,我没让你们知恩图报也就罢了,只是件小事交给你做而已,你甩什么脸色给我看!”

    咬咬牙,她深吸了口气抬起头,倔强的把所有委屈都咽了回去,“……好,我尽量试试,如果不行你也别怪我!凌御行倘若能这么容易就让人求上门去给人办事,恐怕他就不是凌御行了!”

    “你只需要尽力就行!”顿了顿,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又道:“还有,老四六点的班机,你去机场接他!”

    “哦,知道了!”

    轻哼了声,邱华雪转身离开,似乎跟她多说一句都是多余。

    邱华雪刚一走,千乘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地,浑身无力,转身在走道尽头的窗口站了好一会儿,准备理清了头绪再回去。

    让她去求凌御行也不是不行,只是凌御行未必会答应,尤其还是牵扯到两家利益,他怎么可能会为了她的一句话而帮忙?尤其是现在两家关系紧张,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更担心他会提出什么条件来。

    两边为难,此时此刻她真是头疼……

    ....................................................................................

    安静的包厢里,陆盛执着白子在棋盘上落了一子,静谧的气氛似乎并未被刚刚邱华雪的出现而扰乱,看着棋盘上步步紧逼的局势,再看看依旧一脸镇定自信的男人,陆盛轻笑了声,“老幺,你这一招棋下得把自己堵死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置死地而后生。”

    “置死地而后生,通常得到的更多。”执着棋子,凌御行在棋盘上落了一子,完美的改变了棋局上的死局。

    看着棋局上的变幻莫测,再看看那把他逼到了绝境的局势,陆盛淡淡的笑了起来,“还真是不给我留后路啊!”

    “有时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落了一子,凌御行面不改色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你也要等待时机,时间早了,免不了会打草惊蛇。”落了一子,陆盛淡淡开口提醒。

    “我知道,引蛇出洞也是手段之一,只要手段用得好,不怕赢不了。”

    “是么?”陆盛抬眸看了他一眼,“这个苏小姐可是有夫之妇,什么时候你换胃口了?要是捅到老爷子那儿去了,恐怕整个凌家又要闹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了!”

    老爷子虽然宠他,但毕竟事关严家的颜面,总要顾着点的。

    “这一点您不用担心,我会注意。真要有那么一天,也没有我摆不平的事儿。”依旧是那一贯的自信优雅,他落了一子,微微垂眸看着棋盘上的局势,凉薄的俊脸上看不出多少表情。

    “自己心里有数就好。”点点头,陆盛还是忍不住提醒:“度假村那块地我就不干涉了,你们三个企业自己凭真才实力去竞标吧!免得回头他们说我徇私。”

    “我知道,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您就在一旁看戏吧!”

    看凌御行那么自信的模样,陆盛也不多说什么,他的能力他清楚,既然说得出来,也定然不会让他失望。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等千乘回到包厢的时候,一盘棋刚好下完,凌御行转头看了她一眼,脸色暗沉的低下头去捡棋子。

    她走上前,看着了眼棋盘上的棋局,笑着看向陆市长:“谁赢了?”

    “他赢了!”陆盛看了眼凌御行,淡淡的笑道:“在棋盘上他可从来没让过我呢!”

    “棋局上见真章,我即便让了您也不会高兴!”收起棋盒,他抬起头看了苏千乘一眼,见她脸色不好,也没多说什么,“今天就下到这里吧,改天再战。”

    “好!”点点头,陆盛收起棋子站起身,抬手看了看时间,“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这样吧,我还得接小孙子去看老爷子呢!”

    “也好!”跟着起身,凌御行带着苏千乘从包厢出来。

    从头到尾,谁都没提海湾那块地的事,这会儿让千乘有些纳闷。。

    转头看了眼依旧淡然优雅的男人,见他都不急,她自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出了凤凰楼,市长的司机已经等在了那儿,站在车旁,陆盛转头看着凌御行,“好了,都别送了,我先回去了!老幺你有时间的话就回去看看你舅妈吧,她一直念叨着你呢!”

    “嗯,好,过几天我再回去!”点点头,凌御行轻应了声,依旧优雅有礼。

    黑色的轿车消失在街角后,他这才转过身看向身旁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女人,对上那双探究的琉璃眸子,他淡淡扬唇,“你这是什么表情?”

    “御少,你和陆市长是什么关系?我怎么觉得你们之间似乎很熟悉,而且还扯上了舅妈,他不会是你舅舅吧?!!”

    听他们刚刚的谈话,她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嗯,如你所见,他确实是我舅舅。”凌御行淡淡的丢下一句,转身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上车。”

    “额……还真是!那你们刚刚还装着不熟的样子!”嘴角一抽,她拧眉看着他,刚刚在外人面前两人之间的客套话全成了掩饰。

    “陆市长是什么人物,我是什么人物,交集过于频繁的话,反贪局局长和纪检那边第一个要查的人就是他,适当的在人前做做样子也是必须的,这是官场中的另一套。你还太年轻,以后会慢慢明白的。”

    上了车,他发动引擎把车子驶上马路。

    副驾驶座上,千乘耐不住好奇,“那刚刚吃饭,你跟陆市长说了那么多,怎么不提海湾度假村那块地的事?”

    两个人好像很有默契似地,谁都不提,这又是在打着什么主意呢?!

    “有什么好提的,海湾度假村那块地各凭本事竞标,市长这边意向不明才是最好的决策,免得回头有心人捅到了纪检那边,到时候可就麻烦不断了。”

    “不就一块地而已,怎么牵扯到那么多方面的利益,凌氏和严氏都掺和其中,弄得越来越复杂了!”想起邱华雪跟她说的话,她愈发觉得那块地的竞争恐怕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不仅是他,还有严氏集团还有宝义集团,为了这块地,估计也下了不少功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