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大闹机场

    不仅是他,还有严氏集团还有宝义集团,为了这块地,估计也下了不少功夫吧?!

    她是不清楚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利益纠葛,只不过竞标刚刚开始,平静的水面下就已经开始暗流汹涌了,也不知道最后谁能夺得那块地。

    凌御行是势在必得的,但是严氏那边恐怕也不会轻易放手,如此激烈的竞争,她不敢想象有什么后果。。

    “刚开始就复杂了?牵扯到其中的不仅仅有凌氏和严氏,还有一个……叶氏!”

    “什么?!”乍一听到这个,千乘猛地抬起头来,紧张的看着他,“你是说叶氏?”

    “嗯哼,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怎么,叶氏有你认识的人么?”他直直的看着她,深邃的暗眸沉沉的泛着一股冷气。

    “没……没有!”她心虚的别开头,抓着包包的手徒然收紧了几分。

    驾驶座上,凌御行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在看到那张失魂落魄的脸的时候,原本柔和的俊脸顿时沉了下来,凉薄的嗓音仿佛沁了寒冰:“叶崇熙即将回国继承叶氏,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猛地转头,她眸光闪烁的看着他,一脸紧张:“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叶崇熙回来了,这场争夺战就会更有趣。”直视着前方的暗眸幽沉无光。

    一个是她的现任老公,一个是她的旧情人,还有一个是她现任的情人,新欢旧爱外加一个现任老公。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男人加起来,还真是有一出好戏了!

    红灯路口,他缓缓把车子停了下来,转过身抬手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轻抚着,薄唇勾着一抹戏谑的浅笑,“宝贝,这趟水深着呢,你就站在岸边,慢慢看吧!”

    松了手,他发动引擎把车子驶离斑马线,不断飙升的车速预兆着某人此刻不佳的心情。

    上一刻的温柔,下一刻的地狱,让千乘有些晃了神,紧张的握着车门上的扶手,转头看着侧脸僵硬的男人,再看看那不断飙升的车速,额头突突的跳着,实在不明白他到底在气什么。

    叶崇熙……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已经很遥远了,然而却像是她心口上的一道伤痕,即便伤好了结了疤也还是留着一个难堪的痕迹。

    不是时间不够长不能把一个人遗忘,而是过去的伤太痛,记忆太深,以至于她想忘却怎么都忘不了。

    车子在她的公寓楼下停了下来,千乘深吸了几口气,惊魂未定的轻拍了拍胸口,忍着那股因为车速过快而引来的恶心感。

    “谢、谢谢你送我回来!”颤着手,她伸手去解安全带,愣是废了好一番力气才解开。

    抬眸的时候不经意撇到凌御行那沉冷的眸子,她猛地一惊,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想起自己等会还要去机场接严子饶,她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淡淡开口:“我先回去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也回去吧!”

    “怎么,不打算让我进去么?”半侧着身子,凌御行一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她的眼神深冷莫测。

    “我……我等会还有事。”她看着他徒然暗下去的眸子,猛地哆嗦了下,生怕下一刻他徒然伸手把自己掐死,忙扯了个笑脸出来,偏过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急急忙忙的推门下车:“我真的有事,晚点再给你打电话吧!”

    不等他开口,她快速的关上车门,已经灰溜溜的跑了。

    看着那仓惶而逃的身影,凌御行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这才发动引擎离开。

    要驯服这只小野猫,除了需要耐心之外,更多的还是要耐得住性子。

    来日方长,他不急。

    ...........................................................................................

    星云星雨不在,千乘只能自己开了车到机场接机,平常车技就不好,再赶上下班高峰期,她开着辆甲壳虫几乎开出了龟速!能功吧涌。

    急急忙忙赶到机场的时候,她来回梭巡了下四周,再看看航班时间,恰好飞机已经抵达,她忙探着脖子往出口处望去。

    人都还没看清楚,不知道打哪里涌来一群狗仔和粉丝,捧着照相机等候在出口处的通道上,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步,看着那汹涌而过的人群,顿时倒抽了口冷气!

    这等的是哪位大牌明星啊,粉丝成群的在机场等着,还真是热心!

    她抬头朝粉丝手里举着的牌子看了过去,在看到“萱萱”二字的时候,她顿时明白过来这群疯狂的粉丝等的是谁!

    想起自己今天接机的大人物,再看看这疯狂的阵仗和狗仔,严子饶和林美人此刻恐怕是在一起的,既然在一起,邱华雪还让她来接什么机啊?!这不是纯粹让她难堪么?

    这么多媒体记者在,明天八卦媒体头版头条恐怕又是他们几个,她这个正牌的严太太,恐怕又会成为A市市民茶余饭后的笑谈了。

    揉了揉额头,正当她犹豫着是否要提前离开的时候,另一拨疯狂的粉丝汹涌着从她身边跑过,她抬眸朝出口处看去,严四少果然没让她失望,带着林如萱一前一后的从出口处出来。

    他们往前走,狗仔和粉丝就往后退,千乘还没来得及撤退,就已经被仓促的一群人给推倒在地,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她一倒下,后面跟着倒退的人被她绊了一脚跟着往后倒,正当她以为那几个人会砸在她身上的时候,一道黑影扑了过来,眼明手快的把她从地板上拽起,牢牢地紧锁在怀里。

    惊魂未定,她依稀闻到了一股再熟悉不过的薄荷香气,猛地抬起头看向救了自己的人。

    然而,再看到那张俊脸的时候,她顿时像被电击了一般,浑身动弹不得!

    怎么会是他?!

    眸光轻颤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猛地回神过来,下意识的从他怀里挣脱,急急的往后退了步,保持着一点距离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更没想到会在这场的场合里这般狼狈的和他再次相遇!

    他和五年前比起来似乎并没有变多少,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温润清雅,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不管是对谁,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温柔得让人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站在他身边,即便什么都不做,都能感到那股一样的安心和温暖。

    曾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都拥着这份温暖,一切也都只是她以为而已。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曾经把她庇护在翅膀下,温柔守护了她那么多年的男人,也会有背弃她的一天,带着另外一个女人,离开得那样决绝,她就像一个傻瓜,一个人在原地伤心难过。

    曾经在他离开的那一段日子里,她以为他们再不会见面,就此分道扬镳也好,时间足够久远,久远到她可以把他淡忘,一辈子不再相见便不会再想念。

    可终究,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乘乘……你没事吧?”她的慌乱和排斥让叶崇熙莫名的感到一阵失落,伸出去的手最终还是收了回来,化作唇边淡淡的一句询问。

    “没事,谢谢!”别开头,她转过身看向朝这边走来的严子饶和林如萱,刚从的踩踏事件已经让原本闹哄哄的人群散了开去,此刻空出来的通道上只有她和叶崇熙两个人,还有朝他们走来的两道身影。

    媒体的闪光灯不断,似乎有人认出了她,朝着人群喊了声:“这不是严太太吗?!”

    一个狗仔高喊,其他的狗仔也跟着转过头来,把镜头对准了千乘,咔嚓咔嚓的拍着照片。

    被人戳破身份,千乘头疼的拧起眉,转头看向已经走到跟前来的严子饶和那一脸趾高气扬的林如萱,突然觉得自己在这种场合下她身为正牌太太不该这么弱势,尤其还是在叶崇熙面前!

    她的骄傲和自尊,即便是在这样的狼狈的境地里,也不容许被任何人羞辱和伤害。

    微微扬起下巴,她挺直身朝面前的两人看了过去,娇俏的脸上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老公,你回来了!”

    这一句老公脱口而出,不仅她自己觉得惊讶,就连严子饶也愣了下,瞪着眼看她,沉沉的眸子落在她脸上,透着一股犀利的味道。

    “林小姐也在啊!可真是巧啊!”从严子饶脸上掠过,她转头看向面色僵硬的林如萱,即便带着宽边墨镜,她也还是能感觉到她那吃人目光,淡淡挑眉一笑,先发制人的抢夺了主控权,“林小姐是个大明星,戏演完了还是要回归现实的,和有妇之夫走得太近总归不太好,要是让媒体记者冠上一个小三的罪名,那传出去就不太好听了。”

    ——————————谢谢亲们支持,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