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真是自作多情

    只是因为她的一番话,一向被保护得很好的林如萱,顿时成了狗仔的焦点……

    所有的聚光灯都朝向因为严四少而差点儿被忽略的大明星,原本严四少的绯闻就已经是全城的八卦焦点,如今再扯上林如萱这么个公众人物,而且还是正牌夫人和小三之间的斗争,更是让原本期待得抓第一手八卦新闻的狗仔超乎预料收获颇丰!

    汹涌上来的狗仔几乎把话题对准了林如萱,一涌而来的人海和推挤着上前的麦克风全数凑到了林如萱面前。

    “林小姐,请问你是不是严四少的新欢?”

    “林小姐,你和严四少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吗?”

    “林小姐,如此尴尬的三角关系,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

    “林小姐,这是你为了新片宣传有意炒作么?”

    “……”

    面对这乱糟糟的一幕,严子饶破天荒的没有开口,也没有其他动作,甚至没有开口维护身旁的林如萱,一双沉沉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看得千乘毛骨悚然。

    猛地哆嗦了下,千乘挑眉看着他,一连无惧,倔强而又不服输的模样,像极了长满刺的刺猬,正用自身优势维护着自己仅剩的自尊。

    过了好一会儿,严子饶这才转过头面对众多媒体,俊脸上的笑容漫不经心而又闲适淡定,仿佛刚刚那一幕只是个意外,甚至从没发生过。

    “各位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林小姐刚刚为我们公司代言一个品牌产品,我身为总裁不过是去视察而已,恰好同一班飞机回来。至于刚从我太太说的话……你们也知道,她一向喜欢吃醋,豪门太太闷着没事做偶尔给自己找点乐子找找别人麻烦也是常有的,大家可别乱写,弄不好的话,不仅影响了林小姐的声誉,也是在破坏我们夫妻感情。”

    完美无暇的笑容再加上那堪比公关部处理公关危机的绝妙发言词,把原本期待好戏上场的狗仔和众多粉丝唬得一愣一愣的。

    而他的这番话,也在顷刻间倒转了局势,原本因为苏千乘那番话而愤愤不平的粉丝,听了这话更是把矛头转向苏千乘,疯狂的吵闹着要给偶像一个交代!

    明知道林如萱是严子饶的底线,她还无所畏惧的踩了过去,千乘转头看了严子饶一眼,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他会拆她的台,可面对这样尴尬的境况,她还是有点下不了台!

    正当她准备甩头就走的时候,腰身一紧,原本让他下不了台的男人霸道的把她搂入怀里,面不改色的看向众多镜头,“我的严太太虽然偶尔会给我捅娄子,不过,我还是挺乐意给她收拾烂摊子的,我们夫妻感情好着呢,大家可别乱写!”

    “那四少,之前有传言说你有外遇,而且严太太也抓歼在场,这事你怎么解释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夫妻情趣啊,我不这么做怎么能看得出来我的严太太那么在乎我呢?所以说你们媒体写八卦也要真实一点,别捕风捉影没一句真话。”

    偏过头,他暧昧的凑到千乘耳旁,亲昵的问了声:“我说得对吧,老婆?”

    千乘撇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猛地甩开她的手往外走,把一众好奇的人撇在原地。

    “哎,严太太你说几句……”有不死心的狗仔在后头追着。

    从叶崇熙身旁走过的时候,千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多少表情,挺直了腰身快步离开。

    严子饶转头看向来机场接机的秘书,偏过头吩咐了他一声,让他送林如萱回家后,迈开腿朝那抹纤细的身影追了上去。

    不经意的看到了站在一侧的叶崇熙,微微愣了下,脚步顿了片刻,也没有过多停留,很快收敛起眼底的情绪,出了候机大厅。

    在众多车子中,他总算找着了停在停车位上的甲壳虫,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刚一坐稳,安全带都还没扣上,驾驶座上的女人已经发动了引擎,把车子从停车位上驶了出来,堪堪的上了马路。

    “老婆,你在生气么?”半侧着身子,严子饶转头看着她,“你踩着了我的底线我都没跟你计较,刚刚我也已经替你解围了,你还想怎么样?!”

    “是啊,严四少左右逢源,还能把危机关系处理得这么让人满意,实在让人刮目相看呢!”刚刚他对着记者说的那番话,既维护了林如萱,又间接护了她的面子,可在她臭名昭著的声名里,无疑又给自己抹黑了一笔。

    虽然已经声名狼藉,无惧再锦上添花,可是偏偏是当着叶崇熙的面,他让她下不了台来,真的让她太失望了。

    本来她也不该对他这样一个心心念念念着旧情人的男人寄予什么希望,以后遇着这种事,明知道他不可能站在她这边,她也无畏再送上门去丢人现眼。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

    以后但凡是他们出现的地方,她还是有多远躲多远为好,什么正牌太太,不过是个虚空的头衔而已,她今天的行为已经自取其辱了,以后犯不着再送上门去。。

    只是今天严子饶的行为,更让她体会到了这桩商业联姻的杯具。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夹枪带棒的,我刚刚这么做不也是在维护你么?是你自己先找麻烦的,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去找萱萱的麻烦吗?你自己咎由自取,能怪得了谁!”

    她自己送上门来的,敢情还是他的错了?

    “是,我咎由自取我活该行不行啊!以后有你们出现的地方,我绝不靠近半步!免得四少你为难,既要维护我这个徒有虚名的正牌夫人,又要维护你那小心呵护的情人实在不容易,以后我不会再给你找麻烦了!”

    今天她过于冲动,多少也是因为叶崇熙在的原因,非但没讨好,反而还让自己更加难堪。

    分别这么多年后再见面,一见面就让他看自己的笑话,她还真是笨得可以!

    找谁演戏不好,偏偏找了严子饶,活该她下不了台来!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早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萱萱你自己不听,平常这种情况你不是都有多远躲多远的么?怎么今天这么反常的自己送上门来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轻哼了声,她咬咬牙拧着脸看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骨关节泛白。

    她自是不敢告诉他这一切都和叶崇熙有关,倘若他知道,恐怕叶家和严家之间的矛盾会更加白热化,反正她过去的事情严子饶知道的也不多 ,而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她不提起,他也不会知道。

    如今三个家族在A市的竞争,虽然说是三足鼎立,可凌氏那边终究还是占据了不少的优势,倘若叶氏和严氏联手起来对付凌氏,到时候恐怕凌氏那边也会有麻烦。

    “怎么没关系?你不是我老婆么?我关心你还不行?!”

    “哎,严子饶,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平常我踩了你的底线你不是变着法子整我么?怎么今天这么好说话,刚刚我不是去招惹了你的旧情人了么,要是以往你还不是把我往死里整!你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她转头看了他一眼,满眼古怪。

    “你才吃错药了呢!少爷我突然良心发现,给你一点严太太的面子不行吗?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这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和怜惜,他还真是自作多情了!

    “你……”冷冷瞪了他一眼,千乘磨磨牙转过头,深吸了口气打算不跟他计较。

    虽然今天没了面子,可最起码严子饶的态度还不错,维护林如萱的同时没对她痛下杀手,也没因为林如萱把她往死里整,更没借此对宝义集团下手,她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安慰的。

    至于在叶崇熙面前的狼狈……都已经是陌路人了,她有多狼狈跟他有什么关系,如此在意只能证明她还在乎他,那只会让她陷入新一轮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抓过后座上的抱枕,严子饶半眯着眼靠在狭窄的座椅上,懒懒的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他这几天出差在外,那天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刚刚跟下属开完会,她却以为他去探班了,反正她一直都这么认为,他也懒得跟她多说什么。

    “你妈让我去接机的,谁知道你跟旧情人在一块,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打扰了四少你的好事,实在不好意思!”

    “你说话就不能好听一点吗?我只是碰巧和她同一班飞机回来,有你说得这么不堪么?!”确实是巧合,可他知道,在她那儿指不定想得多不堪。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用跟我解释,你跟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不用跟我报告,每次抓歼我都是配合你的,你以为我愿意去啊!”

    “行行行,看在你今天来接我的份上,我不跟你吵!我现在又累又饿,先去吃饭!”

    “……”平常他大爷耍嘴皮子功夫那么厉害,每次都让她甘拜下风,这次怎么临阵脱逃了?

    么了仔卦。果然今天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