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你怎么这么根号四

    囧囧的回神过来,千乘猛地哆嗦了下,“关于报纸上的新闻八卦,我觉得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最起码你得给我申诉权啊!”

    “申诉权?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这个资格跟我要申诉权吗?”

    “可是你也不能什么都不让我解释就给判死刑吧?就算要判我死刑,好歹也让我死得明白吧?”

    就卦觉什。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机场的意外明明就不是她的错,不带这样迁怒于她的!

    “你要解释是吧?我现在已经到了GM楼下,你到停车场来吧!我给你五分钟时间。”

    “哦哦,我马上来!”乍一听到有挽回的机会,她想也没想,拔腿就奔出了办公室。

    对于凌御行这种阴晴不定又心思深沉的总裁大人来说,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他是否会改变主意,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尽量不得罪他,否则他指不定怎么找她麻烦。

    再者,她现在还有求于他,更加不能得罪!

    匆匆从电梯出来,站在阴沉的地下停车场里,她四下搜寻凌御行的身影,刚转身一辆黑色的宾利讪讪的停在了她身后,刺眼的车灯直射过来,她猛地转身,倒抽了口气往后退了步,抬眸看向从车里下来的男人,挺直了身走向前。

    在他身旁,她静静的顿住脚步,低着头轻唤了声:“总裁!”

    凌御行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转头把手里的文件递给走上前的林澈,也不说话,冷着一张俊脸转身就往电梯走,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让千乘忍不住直哆嗦。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一旁林澈,可怜兮兮的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林澈看了她一眼,心知这个女人对于总裁的意义非同一般,好心的提醒道:“有些事解释清楚了也就没事了。”

    “谢谢……”半眯着眼,她感激的朝林澈投了个眼神过去,快步跟上前方倨傲的身影。

    乘坐的是执行副总的私人电梯,一路直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人,千乘犹豫了片刻,抓着机会开口:“那个……报纸上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你怎么也相信啊,那些狗仔捕风捉影乱写一通,十句里边没有一句是真的,总裁你英明神武怎么也相信他们胡说八道啊!我昨天只是奉了老太太的命令去接机而已,谁知道他会跟旧情人在一起,更没想到还有那么多狗仔在那儿。”

    “所以呢?你是不是也要告诉我,那些照片里的人不是你?”凉薄的嗓音充斥在窄小的空间里,徒然让电梯里的气温降了好几度。

    “是我,可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严子饶这么做纯粹是为了维护他的心上人把我给牺牲了而已,我不过是被他利用的那一个,就算是去秀恩爱,也是做戏给那些狗仔看的!”

    “是么?你还真伟大!”凌御行轻嗤了声,转头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与其这样送上门被他羞辱,为什么不离婚?成全他和旧情人在一起不更好么?宝贝,你是不是有被虐待症啊?被他这么利用折腾还能若无其事?”

    “你以为我愿意啊!我不能离婚还不是因为严子饶手里抓着宝义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虽然不多,可也是个威胁。”

    “你怎么这么根号四?!”某人拧眉看着她,头疼又无奈。

    “什么根号四?”一脸莫名的抬起头,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实在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根号四等于几啊?!”

    “2……”猛地明白过来他话里的调侃,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才2呢!我这是为大局着想,我爸如果跟你一样是商业翘楚,也不至于弄到如今这步田地,我更不用为了那百分之三的股份和严子饶虚以委蛇!”。

    被逼无奈,她永远都是最杯具的那一个,本以为斗赢了严子饶自己很了不起了,却没想到再来一个凌御行,每一次她都输得惨不忍睹,还得受他威胁,她这流年不利也太坑爹了吧?!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可以帮你么?怎么,在你看来那百分之三的股份我凌御行拿不回来是吗?”对于她那又聪明又迷糊的脑子,他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不是……”她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陷阱,你不可能无条件的帮我,与其被你算计,我还不如继续和严子饶虚以委蛇,至少他还比较好对付。”

    倘若让她在凌御行和严子饶之间选一个当对手,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严子饶,凌御行的道行深不可测,即便是现在她和他之间暧昧不明的关系,她还是没有想明白像凌御行这样身份尊贵从不缺女人的人,为什么会偏偏选择了她这样一个有夫之妇。

    比她家世外貌好上百倍的女人多不胜数,怎么他偏偏选择了她?

    倘若真是为了征服她那倒也罢了,可是他这样无条件的帮她,甚至不惜和严子饶为敌,如果没有目的的话,说什么她都不信。

    她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简直把他气得半死!

    沉着脸,他一脸凉薄的勾了勾唇角,戏谑的挑挑眉,“既然这样,那你求我做什么?求严子饶不就没人逼你爬墙,也不用被我算计了么?”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觉得我最近太好说话是吗?以至于让你觉得我另有图谋?”冷笑了声,他抬手摸上她的脸,俊脸上的笑意冷得足以冻结空气,“宝贝,看来我最近真的太宠着你了!既然在你心目中我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那以后你就把我当歼商看吧!但凡你有事要求我的时候,先想好你有什么值得拿来跟我交易的再找我!”

    猛地松了手,此刻电梯也到了办公楼层,叮一声打开,他冷冷的转身出了电梯,留下一脸错愕的千乘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

    她这算是把他给彻底得罪了?!该死!她怎么这么笨呢!即便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啊!

    这么一来,不仅伤了总裁大人的自尊,更是断了自己的后路了,她还要求他帮忙约市长吃饭呢!现在该怎么办?!

    失魂落魄的从电梯里出来,千乘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刚一抬头便看到从另一侧电梯上来的林澈,仿佛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忙跑上前来,一脸沮丧的哀求道:“林秘书,你好人做到底,就再帮我一回吧?”

    挑挑眉,林澈看着面前犯傻的女人,轻笑了声,“怎么了?又把总裁给惹着了?!”

    “这次是真的把人给得罪了,怎么办?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她和他相处的时间不长,她只知道他的性子阴晴不定,摸不清他的脾性自然容易中招,而唯一能救她的也只有这个跟在总裁身边多年的秘书了!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自己心里要有数,总裁吃软不吃硬,你越是跟他倔性子,他越不会轻饶了你,为了让他消气,你这几天就别跟他对着干了,顺着他一点。”

    “可是我顺着他,他还是给我冷脸看怎么办?我厚着脸皮贴上去,他冷着脸把我打回原形,那我不是很丢脸么?”

    “丢脸好过丢了你现在的一切强,不是么?你死皮赖脸的顺着他几天,等气消了也就没事了。”林澈看了她一眼,无奈的轻笑。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总裁,会为了个女人动气,真是让他意外!

    看来,这个女人对他的影响力,恐怕已经超过了楚芙了,倘若楚芙回来了,那这个女人又该何去何从?依着她那骄傲倔强的性子,恐怕不会心甘情愿的当别的女人的替身吧!

    垂眸看着面前一脸纠结的女人,他无法预测她将来的命运,只能祝她自求多福了。

    “真的吗?”听着他的建议,千乘眼睛一亮,一脸激动的朝他笑了笑,“谢谢林秘书!”

    “先别急着谢我,等会的早会,你可准备好了?别在那么多高管面前丢了你总监的脸,那以后在工作上你就不容易树立起威信了。”

    “嗯嗯,我知道,反正现在时间不够了,临时抱佛脚也没用,等会我也只能临场发挥了!”深吸了口气,她扬起自信的笑容看着他,“那我先回去准备了,今天谢谢林秘书了!”

    “不客气!”缓缓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林澈转身往副总办公室走去。

    ........................................................................................

    总裁突击检查,临时参与的早会,让原本还带着困意的一群高管战战兢兢的安坐在会议桌前,尤其是在意识到主席座上的总裁大人脸色不佳的时候,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相对于他那浑身散发着的生人勿进的气息,一旁陪同过来的裴航倒是一脸淡定,手指优哉游哉的在ipad上滑动着,怎么看心思都不在会议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