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咬了主人的野猫儿

    倒是身为设计总监的千乘,被这突击检查给折腾得面无血色,凭着自己脑海里所有搜索过的资料和安排,有一说一,结合各个部门呈上来的初始策划开始报告。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主席座上的男人听得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认真,期间提出了几个尤其刁难的问题问她,她支支吾吾的敷衍了过去,某人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让她心虚的抬不起头来。

    庆幸的是他也没再刁难她,即便她的回答有一些夸大事实,他也没点明,沉冷的气息在会议室里蔓延,她一个设计总监成了出头鸟,第一个挨批的对象。

    从ipad上移开视线,凌御行偏头淡淡的瞥了眼一侧的女人,毫不客气的开口:“整个策划漏洞很多,细节问题没有处理好,时间安排上也有冲突,还有各个部门之间的调配问题都还存在很大的差异,你身为设计总监,就是这么安排的?”

    “抱歉总裁,因为时间太急,细节问题上还需要和各个部门的主管和总监商议,所以……”好吧,他要骂就骂吧,要是骂了她一顿他心里能舒坦一点,那她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

    “有那个时间闹绯闻,不如多花点时间在工作上,我对你寄予厚望,你可别让我失望!”

    “是,总裁!”低着头,千乘糯糯的回了一句。

    不用抬头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所有人投过来的“注目礼”,她和严子饶的绯闻整个A市闹得沸沸扬扬,他这个总裁说上几句倒也没什么,庆幸的是恰恰是因为如此,才不会有人怀疑他今天说这话的目的,否则他说这话的行径岂不是成了吃醋了?

    乍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她猛地抬起头来,心里闪过些微的质疑。

    收起手里的ipad,凌御行缓缓站起身,“今天的早会就到这里,散会!”

    终于听到散会两个字,原本绷紧了神经的众多高管总算松了口气,目送着挨批了的总监和总裁出门口,这才趴在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从ipad上的游戏中回神,裴航抬头看了眼那一群高管,淡淡一笑,“你们应该感谢有人替你们承受了总裁的怒气,否则落到你们身上,恐怕今天的会议会更漫长更难熬!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你们好好配合苏总监工作,尽快把欧洲风尚的策划拿出来,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

    “知道了,副总!”

    跟在凌御行身后,千乘转头看了看林澈,终于鼓起勇气开口:“总裁,你中午有应酬么?”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走在前头的男人凉凉的回了一句。

    千乘转头看了看林澈,林澈笑着打开手里的行程安排表,仔细看了眼,“今天中午没有应酬,怎么了?”

    “哦,没事……”半眯起眼,千乘摆了摆手,“那我就不送你们下去了,我先回去忙啦!”说着,她朝前头的男人看了眼,抱着手里的资料灰溜溜的王左侧的走道走去。

    她前脚刚走,走在前头的男人便顿住脚步,半侧着身子看向那逃也似的身影,暗沉的眸光愈发幽深了起来。

    踏进电梯,凌御行静默的站在一侧,好一会儿才开口:“林澈,查一下严子饶到底吞了多少宝义集团的股份,你想办法买过来,你暂时别出面。”

    “这……”林澈不解的抬起头看他,“总裁您要宝义集团的股份直接从市面上买就行了,为何要严子饶手里的?”

    “照办就是了,办好了再通知我。”

    “是!”

    ...................................................................................................

    为了赔礼道歉,千乘急急忙忙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提前了半个多小时下班,去了一间苏老爹曾经当过厨师的老餐厅里,走了后门关系自己做了一份清淡的午餐,让服务员给凌御行送了过去。

    接到外卖的时候,林澈微微有些傻眼,最终还是按着苏千乘的吩咐给办公室里的总裁大人送了过去。

    而无色策。“总裁,这是苏小姐让人送过来的。”说着,他把餐盒搁在了凌御行的右手边后,转身退了回去。。

    从文件中抬眸,凌御行偏头看了眼桌子上的餐盒,依稀可闻淡淡的香气,凉薄的眸子还是冷冷的没有温度,收回视线,他挑眉看向林澈,“怎么,拿这东西来打发我?”

    “额……应该不是吧,我想她估计是想赔礼道歉。”

    “既然是赔礼道歉,为什么她自己不亲自来?一点诚意都没有就想让我原谅她?”在文件上签好名字后,他随手扔到左手边的一堆文件里,办公室里低气压的气温让林澈有些喘不过起来。

    “这……”这种问题不应该问他啊,得问人家姑娘才行啊,他不过是个传话的,这会儿扯上他,他准是个当炮灰的!

    猛地想到袋子里还有卡片,他忙开口:“这里边有卡片,应该有解释的吧!”

    微微拧眉,凌御行转过座椅,拎过一旁的袋子,从里头翻了一张卡片出来,林澈趁机开口开溜:“那总裁您慢用,属下先下班去吃饭了!”

    翻看着手里浅粉色的卡通卡片,卡片上用彩色笔写着几句话:“对不起,上午是我说话不经大脑太过分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绕了我这一次吧!只要你能消气,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至于你的处罚条例,晚点下班回去了咱们再商量,这是我去餐厅为你准备的午餐,看在这可口饭食的份上,就原谅我这回吧!”

    备注留言人:咬了主人的野猫儿:)!

    在看到备注名字上的称呼和那个笑脸的时候,他莫名的扬起了唇角,原本阴郁了一早上的心情,也因为那几个字而渐渐阴霾散去。

    本就是只小野猫儿,他跟她计较个什么?

    打开饭盒,他看着里头清淡的菜式,全是按着他的口味来做的,倒是消了不少的火气。

    午餐三个菜每一个都味道不错,吃完午餐,他这才优哉游哉的拿过桌子上的手机,给等待结果的某只猫儿打了过去,而他电话里备注的名字,也正是“小野猫儿”。

    电话几乎是很快就被接通,可想而知那头的猫儿似乎也正焦急的等着他的回电,这种急切,莫名的愉悦了他的心情。

    “总裁……”

    “午餐收到了,我想问问苏总监,你这是什么意思?求和呢还是道歉?”站在落地窗前,他抬眸看向远处密集的水泥森林,嗓音淡淡的听不出丝毫情绪。

    “道歉吧,今天确实是我不对,我把要说的话都写卡片上了,你没看到么?”有些话写在纸上比自己亲口说出来要有勇气多了,她不信他没看到!

    “看到了,你说只要我能消气,让你做什么都行?”狡猾的猎人开始给猎物下套。

    “是啊!晚上下班了,我会回江南一景负荆请罪的!”什么面子什么里子她都豁出去了,反正只要他不迁怒于她,那一切都好商量。

    “那好,晚上回去了再说!你好好上班吧,策划案再让我找出漏洞来,你自己承担后果。”

    “是,我知道了!”这男人公事公办起来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

    说是负荆请罪,晚上下班的时候,千乘还特意买了个S/M的黑色小鞭子回来,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道歉认错诚意十足,她做好了晚餐等他回来。

    凌御行下班倒是准时,一进门便看到殷勤的猫儿来来回回的忙活,心情甚好的挽起袖子踏进餐厅帮忙。

    倚在小吧台上,他偏头看着厨房里纤细的身影,“你今天中午上哪里给我做午餐去了?”

    “哦,那间餐厅是我爸以前当厨师的地方,我跟那儿的厨师长关系还不错,他破例让我进去的。”端了最后一盘菜出来,她摆好碗筷,“可以吃饭了。”

    “我看了那个地方地址,似乎离GM并不远,既然你这么有诚意要道歉的话,那我以后的午餐都由你负责吧!当然,应酬例外。”

    “你……你这是变相的奴役我!!”早知道就不该献这种殷勤,现在反倒好,成了把柄让他抓着狠狠利用了一番,她一点便宜都没占着!

    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腹黑!!

    “怎么,不愿意?”某人挑眉看着她气鼓鼓的脸蛋,皮笑肉不笑的继续道:“你要是不愿意的话……”

    “我愿意!我愿意还不行么?!”不就是做个午餐嘛,就算让人代劳他也未必吃得出来!

    “嗯哼,很好!”点点头,他优哉游哉的品着碗里的汤,“如果我帮你拿回严子饶手里的股份,你是不是也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她不解的看着他,“什么条件?”

    “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