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负荆请罪

    “离婚?!”千乘手里的汤匙砰一声摔回到了汤碗里,她头疼的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男人,纠结的拧起眉:“没别的选择了吗?”

    暗沉的眸光落在她犹豫不决的脸上,她的态度莫名的让他有些不爽:“怎么,你还想跟着严子饶继续过这种日子?整个严家,谁给过你严太太的尊严?”

    “有,爷爷……”她不甘心的反驳了一句。

    “是么?即便我替你拿回了那些股份,你也不想离婚?你可要考虑清楚,这种事你去求严子饶未必会比求我好!我的提议一向都是逾期不候的!”

    “额……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考虑?毕竟当初严家也算是帮了苏家,即便是心怀鬼胎,我也总不能过河拆桥吧?而且爷爷那边我也不好交代,我需要一点时间。”

    “好,我给你一点时间,不过我的耐心有限。”

    点点头,她抽过纸巾低着头擦着溢出到桌子上的汤渍,有个问题一直不明白,她抬头看着他,“为什么你一定要我离婚?你逼的我出轨了我也认了,为什么现在还要逼我离婚?”

    “我有逼你么?我只给你建议和提醒,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就不能说是我逼你。”喝完碗里的汤,他偏头看了她一眼,好心的提醒:“严家的野心比你想象的要大,严子饶虽然表面上天天闹绯闻跟个纨绔子弟似地,但他那张花花公子的表皮之下,是你所没有见识到的深沉,以后等你能独当一面了,你自然会认识到他并非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他突然把话题转移,她有些适应不过来,好一会儿才消化他刚刚说的话。

    “这几年颜老爷子渐渐不管事了,严氏集团的重担都落在了严子饶一个人身上,严家虽然在政商两界都有人脉,但若是严子饶没有一点儿能耐,他也坐不稳总裁的位子。”

    “我以为,严子饶玩性大,没什么心思在公事上,却没想到……”凌御行看人的眼光不会错,他能用这么客观的语气评价严子饶,定然有他的道理,想必油走在商场上,他看得比她清楚明白。

    “在你上任的那一天我就说过,能坐上总监位子的人,都是有能耐的,他也不例外。你现在不离婚,等你想离婚的时候,恐怕整个宝义集团都掌控到他手里了,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宝义集团落在他手里么?到时候即便你不爱他,为了你爸的公司你也得一辈子都跟在他身边,那样的日子你乐在其中?”

    她摇摇头,急急的脱口而出:“没有……我会跟他离婚的!”

    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拿回那些股份,然后跟他离婚,当初的她没有这个能力,如今也一样,只不过凌御行给了她一个翻身的机会而已。

    “权衡利弊,你自己好好想想。”

    “我知道了!”低垂着眸,她仔细的斟酌了一番,烦躁的理不清头绪,甩了甩头抬起头,“我答应考虑离婚的事,等想好了再告诉你!”

    搁下碗筷,凌御行没再多说什么,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等凌御行上楼,千乘这才想起自己有事和他商量,这么一想着,自己今天晚上恐怕又得留宿在这里,不禁一阵懊恼!

    端了杯咖啡上楼,书房的门半掩着,她正要抬手敲门的时候,里头传来轻微的对话声,敲门的动作僵了下,最终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椅上的男人正戴着耳麦和屏幕另一头的下属开着视讯会议,看到她进来,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坐到一边,闻着浓郁的咖啡香气,他快速的结束了这个跨国会议。

    扯掉耳麦,他端起一旁的咖啡轻品着,挑眉看着还站在对面的身影,淡淡开口:“有话跟我说?”

    “嗯!”她点点头,把藏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拿了出来,一个黑色的小鞭子握在手心,她抬手怯怯的搁在桌子上:“上午的事我来负荆请罪了……”

    苦肉计虽然不是什么时候都派得上用场,但最起码诚意在上头,凌御行即便看穿了也不会戳破。

    “嗯?”他垂眸瞥了眼桌子上的黑色小鞭子,乍一看到这东西,他猛地想起这是S/M里边才会有的道具,暗眸徒然沉了下来,“这东西哪儿来的?”

    “我买的!我说过我会回来负荆请罪的,我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是么?”倾过身,他把桌子上的鞭子拿了过来,把玩在手心,半笑着挑眉,“你去成人用品店还买了什么?”

    “没、没买什么啊,就这个……”想起今天去成人用品店买这种东西的时候,店老板拼命的推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几乎是红着脸扔了钱逃出来的!

    他朝她招了招手,懒懒的转过座椅正对着她,“既然是来负荆请罪的,那你罗列一下你自己有哪些罪名!”

    “……”这都什么跟什么,她不过是找个借口施展苦肉计而已,他还来真的啊!

    “怎么,说不出来?说不出来那你请怎么罪?”

    “那你的意思是不罚我了?”她的脑子绕了一圈,愣是曲解了他话里的意思,顿时让凌御行感到一阵无语。

    “罚你就不用了,毕竟你说的都是实话,我在你眼里本来就是歼商,不是么?”

    “……我没这个意思!”

    抓着手里的鞭子,他抬手戳了戳她那攥在一起的双手,漫不经心的开口:“那你就说说你这苦肉计是冲什么来的吧,我不喜欢你这么拐弯抹角对我使心计。”

    她在他面前还是简简单单的就好,平常在外面应付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戴着面具久了也会觉得疲倦,回来了这里面对她,她再给他使什么心思,他岂不是自找麻烦么?

    “额……你能不能帮我个忙?”难得他这么好说话,她也不跟他拐弯抹角。

    “说。”

    “我婆婆,也就是严子饶他妈,她想约市长吃饭,你和市长关系非同一般,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她不是副局长么?怎么她不去要你来求我?宝贝,人善被人欺,你太好说话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挑挑眉,凌御行疏懒的抓着手里的鞭子在她柔嫩的手臂上扇着,似乎是玩上瘾了一般,任凭她怎么躲闪都不肯松手。

    “市长一向清廉,很多人请吃饭都推却了,她这不是看你请了他吃饭才会动了这个心思么!”

    “是为了海湾度假村的那块地吧?”轻嗤了声,他懒懒的站起身,抬手随手扔了手里的鞭子,长臂一捞便把她放在了办公桌上,昂藏的身躯随之跻身其中。

    “她、她估计是想知道市长的态度……”他的动作和反应永远都比她快一步,她都还么来得及回神合上腿,他已经卡在了中间,霸道的扣着她的下颚让她抬头。

    “所以就让你来求我?”掌心下柔滑的肌肤触感极好,他细细的把玩着这张精致的粉脸,“宝贝,我可不是什么人的忙都帮的。”

    “那你怎么样才能帮忙啊?”她紧张的抓住他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貌似自己能拿来和他交易的东西并不多。

    “你不是说我是商人么?我可不做亏本生意!这一次的条件我还没想好 ,允你赊账。帮你可以,但是市长去不去赴宴那就是他的决定了,懂么?”

    “知道了,谢谢你!”点点头,她抬手推耸着朝自己靠近的身体,“时间不早了,我、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吧!”

    暗眸沉了沉,他淡淡的点头:“好!”

    刚一抽身,他便看到桌子上的女人快速的跳了下来,灰溜溜的出了书房,暗沉的眼眸扬起浅浅的柔情。

    倾过身拿过桌子上的手机,调出号码给陆市长拨了过去,得到对方的肯定答案后,他这才挂了电话。

    刚挂上电话没一会儿,林澈的电话打了进来,“总裁,叶崇熙昨天提前回来了。”。

    “是么?”挑挑眉,他戏谑的扯了扯嘴角,暗沉的眸子掠过一抹寒光,没多说什么,挂了电话他转身朝卧室走去。

    ......................................................................................

    洗完澡出来,他擦了擦头发,转头看向坐在床边捧着画板画设计稿的身影,扬手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了她头上,昂藏的身躯朝她身旁靠了过去,“帮我擦头发。”

    “哦……”收起设计稿,她转过身半跪在床上替他擦着头发,空气中依稀可闻那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他的头发不长,所以她没敢像对待自己的头发那样太过用力,只能小心翼翼的放轻了力道。

    半眯着眼,他看着窗边的贵妃椅,想起前段时间看到过的那份资料,关于苏千乘和叶崇熙曾经的一段过去,调查的虽然不详细,但也足够告诉他,他们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

    你面脸他。如今叶崇熙回来了,她恐怕还不知道吧,他倒是很想看看,她会怎么应付他这个旧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