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有何用意

    刚擦干头发,他猛地转身翻身把她压在床上,俊脸随之凑了过来,“约见市长的事已经办妥了,你打算怎么谢我?”

    僵着脖子看着面前这邀功的男人,千乘有些无语,抬手推耸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你说呢?”他偏头埋首在她脖颈间,亲昵的磨蹭着,灼热的气息扑打在她脖颈间,惹来她一阵阵轻颤。

    手了来乘。如此暧昧的提醒已经不需要言明,千乘自是明白他想要什么,只是她不明白,比她身材比她漂亮的女人那么多,她就连床技都生涩,为何他偏偏选择了她这个有夫之妇。

    见她还愣着,凌御行微微眯眼,猛地翻身让她趴回到自己身上,昂藏的身子懒懒的靠在大床上,如同王者一般霸道而冷静的看着她:“不如今天换你谢我好了!”

    别开头,她毫不客气的拒绝:“我不会!”

    “不会?那天是谁在衣帽间钩引我的?!”他轻笑了声,暗眸沉沉的落在她那张精致的粉脸上,“你要是不愿意,换我动手的话,我可就没这么温柔了!”

    话落,他倏地收紧了扣在她腰上的手,一把把她按在自己胸口,“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考虑到明天还要上班,真要是让他动手,恐怕明天一天都爬不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动手又何妨,反正不是第一次!

    磨磨牙,她忿忿的瞪着他,一鼓作气豁出去了一般,直接伸手扯开他的浴袍,利落而野蛮的动作顿时取悦了原本就带着看戏心态的男人,只是这粗暴得跟小母老虎似地动作,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看着泛白的天花板,凌御行垂眸瞥了眼在自己身上发泄似地乱啃的猫儿,淡淡的扬唇,突然生气了个主意,看来这里的天花板需要换一个了,以后就这样看着她乱来,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享受。

    磨蹭到后面,她见他没什么反应,也温柔了下来,逗弄的动作渐渐在他身上点燃了不少的火焰,他也总算从神游太虚中回神过来,享受着她那生涩的动作。。

    折腾了好一阵子,他的耐心尽失,猛地翻过身把她压回到大床上,利落的扯去她身上单薄的睡裙,借着这个姿势压了过来,柔柔的在她脖颈间落下细密的吻,凉薄的指腹从她纤细的腰肢上划过,落在她敏感点上按压,灼热的温度再度袭来。

    半眯着眼,她难耐得扭动了下,不舒服的低吟了声,热切的渴望更是刺激了男人的动作。

    压下头,他狠狠吻上她的唇,在她挣扎的瞬间一冲上前,霸道的占有着她所有的甜蜜和紧致!

    夜深沉,昏黄的灯光洒在床上纠缠的身体上,一室暧昧。

    ...........................................................................................

    第二天上班差点儿迟到,千乘转头忿忿的瞪着驾驶座上面无表情的男人,咬牙切齿又不敢大声朝他后,愣是把自己给气得半死。

    凌御行的车子太招摇,她没敢让他把自己送到公司门口,隔着一条街便让他把车子停下,自己走过去。

    驾驶座上被当成车夫的男人冷着脸转头看她,暗眸隐隐噙着几分不满:“怎么,我是你歼夫么?用得着这么躲躲藏藏?”

    “难道不是么?”解开安全带,千乘没好气的抬头,“为了不毁你声誉,我们的关系还是悠着点儿比较好!”

    说着,她推门准备下车,谁知驾驶座上的男人凉凉的撂下一句话:“我昨天提的条件,你自己好好考虑!”

    “……”离婚这个问题她确实需要考虑,没多说什么,她淡淡的点头,“我知道了!”

    回到办公楼,千乘踏进助理室内,看着两个比她早到了的助理,“星雨麻烦帮我泡杯咖啡,星云你把你收集的关于欧洲风尚的内容都拿给我,顺便通知下去,三十分钟后早会!”

    “好的,老大!”

    看了看时间,千乘想起约市长吃饭的事,拨了个电话给邱华雪,她还没开口,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邱华雪质问的声音:“怎么样,事情办妥了么?约没约到市长?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已经约好了,市长说星期六他会去严家拜访老爷子,有什么话你们到时候跟他说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马上跟老爷子说!”连句谢谢都没有,邱华雪欢喜的挂了电话,市长登门拜访,给足了严家老爷子面子,也是给足了严家人面子。

    毕竟不管怎么样,严家在A市不论商界还是政界,都有着不小的声望,严老爷子还是老革命,严家长子又是省级高官,身为市长多少还是要给严家一个面子。

    收起手机,千乘翻开桌子上的资料,开始为早会做准备。

    也许是因为昨天她替各部门高管承受了总裁的怒气,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早会,各部门主管和总监竟分外配合她,工作安排下去后,就连一向跟她唱反调的姜可莹也没说什么,接下她的安排各自忙了起来。

    忙碌的工作甚至让她忘了机场的那一幕,忘了在机场再遇的那个人,直到晚上下班接到林如萱打来的电话,她才稍稍喘了口气。

    “有事吗?”站在落地窗前,她挑眉看向远处渐渐暗下来的夜色,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了,修改一份策划马不停蹄的忙了好几个小时连自己都没发觉。

    “苏小姐,出来喝杯咖啡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林如萱娇柔的声音,沁在这黑下来的夜幕中,很有狐媚的味道。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空!”她都快饿死了,哪有什么时间去喝咖啡!

    “是吗?我这里有些东西你估计会很感兴趣的,你要是不来可别后悔哦!我在皇廷的咖啡厅楼层等你!”

    “……”不等她拒绝,林如萱已经挂了电话,似乎是笃定了她一定会去似地。

    收起手机,千乘揉了揉额头,收起桌子上的文件,拿了包包准备下班。

    开着车子行驶在喧嚣的马路上,两侧的灯火璀璨印在视线里,让这个城市看起来愈加的浮华迷离。

    没有吃晚餐,肚子此刻空空如也,找了间皇廷酒店附近的粥店,点了一份海鲜粥吃了起来。

    既然林如萱笃定了她会去,那她也有足够的自信让她等,反正不急,填饱了肚子再说。

    等她感到皇廷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了,跟侍者报上名字后,侍者带着她来到靠窗的位置,她看了眼似乎等了很久的女人,侧过身落座。

    点了杯柠檬水,她挑眉看向对面隐隐露出些微不耐的林如萱,淡然一笑,“不知道林小姐找我是有什么事?”

    “只是有些东西想给苏小姐看看而已。”转过头,林如萱从包包里拿了个信封出来递给她,优雅的端起咖啡杯品着咖啡,娇媚的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千乘拿过桌子上的信封,抽出里边的一叠照片,照片上的主角除了她对面的女人之外,另一个便是她那有名无实的丈夫。

    从海滩上两人牵手漫步到酒店里的烛光晚餐,再到两个人在游泳池里缠绵和那大床上女人幸福的笑脸,每一张照片抓拍的角度都完美在像看官宣召着照片主人的幸福和甜蜜。

    看着这些照片,千乘淡淡一笑,挑眉看向对面向自己宣战的女人,有些不解:“林小姐给我看这些照片用意何在?”

    “也没什么用意,只是希望你放过子饶而已,他爱的人是我,也只有我而已!像你这样身份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他,如果你是去的话,就别再缠着他!”

    “嗯哼?放过严子饶?不知道林小姐现在是站在什么立场跟我说话?你刚刚说的那一番话,我想从正牌夫人嘴里说出来恐怕更名正言顺,你不过是个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而已,凭什么这么要求我?单单凭着严子饶爱你么?如果他真那么爱你,为什么要娶我?”

    “娶你不过是老爷子的命令而已,他一向孝顺!说到小三,你难道不觉得你才是第三者么?如果没有你,我和子饶早就结婚了,根本就轮不到你这个暴发户的女儿来当这个严太太!”

    “是么?可是有些事情只注重结果,没有人会在在意过程如何。如今我是严太太,道德伦理上你就是小三,我和他倘若一辈子都不离婚,你就只能一辈子都背着小三的骂名。我是暴发户的女儿没错,但现在我是严太太,也比你这个戏子强,不是么?严子饶爱你那是你的事儿,离不离婚是我的事。拿这种东西来威胁我起不了什么作用的,你还不如去求严子饶来得实在。”

    至少,严子饶比她好说话,只要掉几滴眼泪,什么目的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