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不如离婚吧

    苏千乘的能耐她是见识过的,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她羞辱得无地自容!

    脸色刷白的抬起头,林如萱一脸哀怨而怨憎的瞪着对面的女人,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没有爱情的婚姻你死守着不累么?和他离婚,你完全可以去找你喜欢的人,重新开始你的生活,为什么要死赖着他不放!”

    “……”眨了眨眼,千乘看着对面比演戏还逼真的女人,哀怨无助的小女人模样,确实能让男人心软怜惜,只可惜她做不来她那样的柔弱可怜。

    正说着,林如萱眼泪就掉了下来,委屈的抽噎着,“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他,你放过他也等于是放过你自己啊!你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我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和他离婚……”

    如果不是因为场合不对,千乘差点儿以为自己是在拍戏,这林小姐也入戏太深了吧?

    “我还真没见过小三劝原配离婚的,通常都是让男人去跟原配闹离婚,你倒是例外啊!”支着下巴,千乘无视周遭因为林如萱的哭泣而投射过来的众多目光,一脸无辜,“离婚这种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还得老爷子同意才行,要不你去跟老爷子商量商量?他要是同意我跟严子饶离婚,我没意见啊!”

    “你……”猛地抬眸,林如萱一脸恨意的瞪着她,凌厉的眸光几乎恨不得把她撕裂!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老爷子那边的意见,就是因为老爷子不同意他们离婚,她才会把念头打到苏千乘身上来,谁知苏千乘也是个不好应付的主,她想尽办法都没能让他们离婚!

    好话说尽,林如萱也彻底没了耐心,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怨毒的看着苏千乘,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跟他离婚!”

    “嗯,我觉得这事可以叫严子饶过来一起讨论,只要我提的条件严子饶答应,那离婚不是问题。”说着,她把手里的手机给她递了过去,“要我帮你打电话吗?”

    “不用!”冷哼了声,林如萱拿过自己的手机,给严子饶拨了电话过去,电话刚一接通便用柔情似水的哭腔和那头的人说话:“子饶,我现在在皇廷的咖啡厅,苏小姐也在,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看着对面旁若无人的做戏的女人,千乘忍不住感叹了一番。

    真不愧是演戏的,演什么像什么,入戏太深,她还真担心哪天她会分不清现实和演戏给彻底凌乱了。

    既然林如萱找上门了要她离婚,她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如她所愿,本来离婚这事她还犹豫的,如今她倒是可以考虑一番,倘若严子饶肯把那百分之三的股份还给她,那他要和她离婚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公平交易谁也不吃亏。

    与其和凌御行交易,她还不如靠自己努力。

    就是老爷子那边不好交代了,不过她相信只要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老爷子也还是会答应的。

    许是刚好在这附近,严子饶来得倒是挺快的,黑色西装浅紫色衬衫,似乎是刚从应酬场上下来,风尘仆仆的却丝毫不失男人魅力。

    对于别的男人来说,小三和原配集聚的这种场合多少会有点尴尬,然而对于严四少这种百花丛中过的花花公子来说,却是游刃有余,除了看到苏千乘稍稍有点意外之外,俊魅的脸上依旧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刚一看到严子饶过来,林如萱便体贴的让开身旁的位子坐到了里边,而千乘却杵在位子上动也不动,严子饶无奈,只能坐到林如萱身旁。

    来回看了面前两个女人,严子饶淡淡一笑,“怎么,你们两个不是一向都水火不相容的么?怎么今天能坐下来聊天了?”。

    “当然是有事要谈了!”千乘挑眉对上严子饶的视线,一脸认真的开口:“林小姐让我们俩离婚,我好成全你,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以前我不同意离婚是怕爷爷那边不好交代,如今林小姐再三恳求,我就不得不考虑了,离婚的话我只要一样东西,其他什么都不要。”姻羞得模。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离婚这个问题,严子饶微微愣了下,继而脸色沉了下了来,阴鹜的眸光盯得她有些发憷。

    “离婚?谁跟你说我要离婚了?”冷笑了声,严子饶戏谑的勾起唇角,暗沉的眸子闪着寒光,说出的话却是一改往日的懒散,“老婆,以前是我想要离婚你不同意,如今是你想要离婚,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就同意么?你折腾我的时候玩得不亦乐乎,我是不是可以要求礼尚往来?”

    “你……”严子饶的反对超出了她的预料,一时间她竟找不出话来反驳。

    “怎么,觉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我早跟你说过我严子饶不是那么好耍弄的,你现在急着要离婚,理由呢?”

    “成全你和林小姐不行么?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把宝郁的股份还给我……”

    “哦?你把我严子饶当成什么了?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玩物?”轻哼了声,他倾过身看着她,那凌厉的目光仿佛能把她洞穿:“老婆,我可不是你想玩就玩,想摆脱就摆脱的!”

    “你!”咬咬唇,她转头看向一旁无措而委屈的林如萱,暗暗地朝她使了个眼色,林如萱也不是傻子,很快明白过来,挽上严子饶的手臂,柔柔糯糯的开口:“子饶,你不是说你会离婚娶我么?如今机会来了……”

    猛地转头,严子饶冷冷的瞪了林如萱一眼,不客气的低斥了声:“你给我闭嘴!”

    “子饶!”难得苏千乘肯答应离婚,这么好的机会她自是不会放过,为了严太太的位子她怎么着都要努力一把,不离婚严子饶阴森森的眼神,继续劝说:“你不是说你爱我么?既然爱我那你就跟她离婚吧!反正你们之间也没有感情……”

    “离不离婚是我的事!”凉凉的移开视线,严子饶抬眸看向对面的女人,眼底掠过一抹轻微的恨意。

    他怎么都没想到,他的严太太竟然会和林如萱联合起来逼他离婚,她还真当他严子饶好戏弄是么?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一切似乎都超出了她的预料,千乘拧眉想了想,却怎么都想不出什么好对策来,虽然严子饶比凌御行好对付,可这种没有商量余地的谈话,根本无法继续。

    “回去了我再告诉你我想怎么样!”猛地甩开林如萱的手,他冷冷的站起身,一把把对面的女人从座位上扯了起来,不顾她挣扎硬是把她拖出了咖啡厅。

    “严子饶你干什么,放手!”被他拉拽着到了电梯门口,林如萱也赶了过来,她原以为严子饶会就此罢手,却没想到严子饶转头冷冷的看了林如萱一眼,“别跟来,我跟她有话要说!”

    “子饶我……”不死心的想要跟着进电梯,却被严子饶一记眼神瞪了回去,委屈的往后退了步没敢再跟上来。

    恰好这个时候,一道颀长的身影跟着进了电梯,然而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千乘却面色僵硬的杵在了原地!

    今天果真不是什么黄道吉日,碰上了严子饶耍无赖不说,竟然还在这种状况下遇到叶崇熙,怎么每次她一身狼狈的时候都让他看到?

    站在左侧,叶崇熙静默的看向对面的两人,视线落在那握在一起的手上。

    似乎是注意到了千乘的目光不对,严子饶转头朝一侧的男人看了眼,微微愣了下,“叶大少,这么巧?”

    “是啊,很巧!”叶崇熙淡淡的回了句,这一声巧合落在千乘耳里,却不知道他究竟说的是谁!

    低垂着眸,她的视线落在对面男人的身上,一身白色休闲服衬着他那贵公子的翩翩风度,她几乎没用勇气抬头去看他,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面投射过来的目光,无声的落在自己身上,灼灼的让她有些不舒服。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动了动被严子饶扣着的手腕,想要挣脱,却被他握得更紧,她不由得抬起头看他,娇俏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满和懊恼。

    碍着叶崇熙在,她没有多说话,咬着唇隐忍着。

    从不知道,这短短的十几层楼的电梯怎么就这么慢,慢到这几分钟的时间分外难熬。

    好不容易熬到电梯到了底层,她急急的伸手去按按钮,电梯刚打开,她便拉着严子饶快步走了出来,仿佛身后有猛虎怪兽似地,脚步快得让严子饶微微拧起眉。

    “你又怎么了?”突然顿住脚步,严子饶一把把她扯了回来,巨大的动作拽到了她的手臂,疼得她拧起了眉。

    “没什么,你放手,我自己走!”加重力道掰开他的手,她快步往前走,也不看他一眼,匆匆从旋转门出来,跟在后面的严子饶一头雾水的追了上来,拉着她往另一边走,“我的车在这里!”

    “我开了车过来!”猛地甩开,她冷冷的转头,“既然刚刚的问题谈不妥,那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你想好了要离婚了再来找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