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房门咔哒一声打开,千乘转头看向身旁跟着进来的男人,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她突然急了:“严子饶,你到底为什么不肯离婚?”

    玄关的感应灯乍一亮起,她猛地想到了某种可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转过头:“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不肯离婚吧?”

    似乎是被她洞穿了心思,严子饶微微愣了下,猛地转身把她压在了房门上,恼羞成怒的俊脸随之压了下来,视线里尽是她那慌乱无措的表情,隐隐还带着几分发现这个秘密的好奇和得意,更是让他觉得自己骄傲的自尊受到了重创,原本阴沉沉的俊脸顿时沉了下来。

    不等她回神,他一手扣住她的下颚挑起她的头,压下头重重的吻了上去——

    急切而慌乱的动作,仿佛是要掩饰自己上一刻被洞察的心思,又仿佛要借此霸道而强势的动作惩罚她,找回男人丢失的面子。

    可是不管怎么做,他此刻的行动已经出卖了他所有的心思!

    唇齿间甜蜜的味道不同于任何一个女人,没有丝毫化学物质的污染,清新恬淡中夹着淡淡的柠檬香气,惑人心魂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沉溺其中无可自拔!

    粗重的力道顿时让千乘回神过来,再抬眸的时候他已经封住了她的唇,陌生的味道和气息让她下意识的生气了一股恶心感,双手重重的抵在了他的胸口,使尽了力道挣扎推耸,就是推不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昂藏,迫于无奈,她抬手就掐上了他的脖子!

    加重力道推开他,霸道的男人不满的拧起眉,重重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这才抽身从她唇上离开。

    两人都没看到,玄关后面的走道上,星云星雨愣愣然的看着门边拥吻的两人,好一会儿都没回神过来。

    “姐,咱们要不要去帮忙啊?”看着自家老大被人欺负,星雨眨了眨眼转过头看着星云求助。

    “……”星云看着门口僵持的两人,静默的站着,并未开口。

    安静的客厅里回荡着两人的对话,让门边的两人快速的从上一刻的意外中回神,僵直着后背,千乘冷冷的瞪着面前强吻了自己的男人,扬手就朝他脸上赏了一记耳光!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安静而窒息的空气中,后头站着的星雨很是应景的低呼了声。

    收回麻辣辣的手,千乘冷哼了声推开面前的男人,“严子饶你混蛋!吻过那么多女人你吻我,不觉得很恶心么?”

    她还真是引狼入室了,早知道会这样,她就把他堵死在门口,绝不让他有机可乘!

    挨了一耳光,严子饶也恼了,尤其是在听到她那鄙夷的语气的时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阴鹜的眸子泛上了寒光:“我恶心?你别忘了只要我一日没离婚,你就还是我老婆,别说是吻你,上了你也是夫妻义务的范围!”

    身为严家唯一的少爷,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没有什么是他想要而得不到的,他还是第一次挨女人耳光,苏千乘这个不怕死的女人非常荣幸的登在了榜首!

    “三两句话就露出本来面目了吧?严子饶你可真恶心,离婚的事我会和爷爷说,大不了我们法庭上见!”结婚大半年,她这是第二次和他起争执,竟然是为了离婚。

    第一次的时候是结婚那天,他为了林如萱打了她一耳光,扔下她一个人独守空房,那倒也罢了,婚后N多条条约约束她,她可以有严太太的名分和地位,互不干涉对方私生活,抓歼可以,唯独不能动林如萱。

    为了老爸的公司她倒是没有意见,毕竟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现在他又为什么不肯离婚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最爱的人是林如萱,如今她给了他机会离婚,让他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又不愿意了?不会真如自己所想,他喜欢上她了吧?

    她自认没林如萱那么大的魅力,想想都觉得可笑的理由,自然是不可能。

    “你想要法庭上见也没什么不可,但你别忘了,我手里还有宝义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就你爸那经商能力,我要让宝义集团改姓严也不是不可能!”

    “你……你卑鄙无耻!”对她来说,她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弱点,却也成了她的致命伤!

    “那你就别逼我做出更卑鄙无耻的事情来!想离婚,不可能!”冷哼了声,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大门砰一声被甩上,可见某人此刻有多愤怒。

    直至他离开,她才稍稍松了口气,浑身的力气仿佛在刚刚对峙的时候消失殆尽,双腿虚浮得几乎有些站不稳。

    扶着墙坐回到沙发上,星云星雨忙跑了过来,紧张的看着她,“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有气无力的应了声,她缓缓闭上眼,轻叹了口气。

    原以为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却没想到会闹成现在这样,严子饶不肯离婚,那她以后免不了要拿这事来讨论,如此这般争执不下也不是办法,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从公寓出来,严子饶坐在车上,并没有急着离开,点了一根烟落了车窗出神的看着前方璀璨的灯光。。

    苏千乘突然提出要离婚,几乎是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曾经他最期待的事情,如今如愿以偿了,可他却打心底的不愿意,尤其是刚刚在楼下,看到她和叶崇熙拉拉扯扯的模样,他才恍然明白,原来她心里藏着的那个人,竟然是叶崇熙!

    曾经有几次星期五他应酬回到别墅,推开门的时候一眼便看到她坐在客厅的贵妃椅上,偏着头看着窗外一轮明月。

    客厅里的灯光明亮璀璨,似乎是已经洗过澡,她套了件裸色的真丝睡袍,凝白的灯光下把原本那出水的肌肤衬得如同牛乳一般,空气中依稀可闻那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

    其实那天他并没有喝多少酒,可在看到这样的一幕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恍惚了心神。

    他走了过去,低低的唤了她一声,口干舌燥的本想让她替自己倒杯水,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她偏着头看着窗外的眼神黑得没有焦距,安静的侧脸上看不到多少表情,仿佛是在想着什么专注的事情,无法分心顾及一旁的他。

    他再唤了她一声,她还是没有回头,似乎并没听到。

    那样专注的眼神,像个固执的孩子在跟某件事僵持,谁先撤退谁便输了,柔和的侧脸,即便是在这样的时候,也都带着继续倔强的骄傲。

    而他在那一刻,突然很想知道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到底是什么能让她如此出神,连他叫了她两遍都没听到。

    那样的苏千乘,仿佛把自己紧锁在只有她一个人的世界里,谁都踏不进去,而他只能隔着一道玻璃墙看着她,怎么都无法踏进她的世界。

    能人有猛。他也不知道在她身边站了多久,直到双腿发麻,他才回神过来,走到她面前把她从贵妃椅上拉了起来,他这才看到那双澄澈的琉璃眸子有了光芒。

    后来有好几次回家他都看到她坐在窗边发呆,那样的神情让他觉得很陌生,不经意想起,他才渐渐明白,那个时候她也许是在想念一个人,又或者说 ,她心里其实藏着一个人,一段他所不知道的过去。

    而今天,他曾经所有的猜测都得到了印证,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是叶崇熙!

    她和叶崇熙曾经有过一段过去,不用多想也能猜到,那一段过去恐怕已经夭折在了曾经的记忆里。

    据他所知,叶崇熙和赵家千金已经订婚,只等叶崇熙归国就可以举行婚礼,她在这场商业联姻的游戏里充当了什么角色他恐怕再清楚不过,在利益面前,所有的爱情都只是牺牲品。

    而她恰恰成了被牺牲的那一个,不论是在她和叶崇熙的爱情里还是她和他的婚姻里,都一样。

    洗了个冷水澡,稍稍恢复了些许精神,看着镜子里失去了生气的自己,千乘微微叹了口气,不经意的撇到嘴唇被咬破的地方,许是太过疲倦以至于都没觉得疼。

    离婚的事谈不妥,凌御行若是问起她或许还能拖延一阵子,但是严子饶那边并不容易搞定。

    虽然她对凌御行的能力很有把握,但是股份是握在严子饶手里,他们两个又是死对头,倘若他不肯放手,那么即便他再厉害也没用。

    正当她为了这事烦躁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接了起来,“妈,这么晚还没睡?”

    “老爷子让你星期天回家吃饭,刚好市长也要来家里做客,别迟到!”不等她开口,邱华雪已经挂断了电话,仿佛这通电话只是例行公事。

    收起手机,她不由得想起凌御行提出的条件,这一次请他帮忙约市长吃饭,他的条件还没有提,倘若又刁难她,那她以后的日子还真是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