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三人见面

    终究还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星期五下午还没下班千乘便接到凌御行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依旧是霸道的决定性语气。

    “明天和我一起去C市出差,机票已经订好了,明天上午九点,我会到你公寓楼下接你!”

    “猛地想起明天是星期六要回严宅,她忙开口拒绝:明天?明天不行啊!明天我有事要忙,可能去不了,你能不能找别人……”

    她实在想不明白凌御行为什么会找上她,倘若真是为了出差那为什么裴航没有事先通知她一声,而是让他这个总裁来亲自通知?

    凌氏集团名下产业涉及几个产业和区域,GM只是其中一个小分公司,主攻时尚品牌,如果不说这是隶属于凌氏集团名下,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地产业的大鳄会去经营时尚品牌,倒像是心血来潮闹着玩儿似地,整个凌氏集团的主要支柱还是以地产业为主,倘若没有凌御行坐镇,恐怕如今的凌氏集团也不会有如此让人羡慕的成就。

    身为集团总裁,凌御行果断的行事作风,雷厉风行的手段和高瞻远瞩的决策,都让一众同龄人望尘莫及。

    “明天是星期六,你有什么要忙的?我可不记得我有规定过GM星期六日要加班!”

    “但是严家有规定,星期六必须回严宅吃饭,而且市长今天登门拜访……”

    “哦,我倒是忘了这事还是我促成的,我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如此明显的威胁她又怎么听不出来,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她也只能认了,微微叹了口气,“明天早上你不用来接我,我直接去机场吧!”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凌御行直接挂了电话。

    收起手机,她暗暗地骂了声:“歼商!”

    凌御行比严子饶更懂她的软肋在哪里,她所有的骄傲自尊在凌御行那儿其实根本就不值一提,他总有办法摧毁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城墙,然后把她逼入绝境里,让她自己选择退路。

    如果不是受制于人,她又怎么会屡屡向他低头?

    她轻叹了口气,深知得罪严子饶也莫得罪凌御行,收起手机坐回到办公椅上,在下班之前她必须把手头上的工作忙完。

    ........................................................................................

    也不知道凌御行是要去几天,千乘只能估摸着带了几套衣服,提着个简单的行李箱出门,前两天才和严子饶闹翻,即便是回了严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至于老爷子那边,她只能以出差为借口开溜了。

    爷爷终究还是比邱华雪好说话,听了她的解释后不仅叮嘱她要照顾好自己,还知道她不会开车,特意让严子饶来送她,一想到凌御行,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虽说是被逼出轨,可她现在还不想爷爷知道,毕竟这场婚姻里,他老人家才是最期待的那一个,她不想让他伤心。

    去机场的路上,星雨开车,安静的车厢里播放着淡淡的钢琴曲,千乘坐在后座上,偏头看着快速往后掠去的风景,繁乱的思绪莫名的浮了上来。

    星雨不时往后视镜看了眼,放慢了车速开着车子,莫名的来了句:“老大,你和凌御行现在是什么关系?”

    她总觉得他们两个关系不一般,尤其是在南帆十九年庆典的挽上出了那样的意外以后,凌御行似乎没少踏足她的生活,而她看到她发呆出神的次数也比以往多了。

    她刚问出口,副驾驶座上的星云便不客气的瞪了她一眼,她这个单纯的傻妹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缓缓从思绪里抽神回来,她抬眸看向后视镜里朝自己看了眼的星雨,淡淡一笑,“你觉得我和他现在是什么关系?”

    没想到她会反问回来,星雨微微愣了下,却还是单纯的斟酌了片刻才开口:“额,我觉得有点像地下情人……”

    有好几晚上她都夜宿在他那儿,这样的关系恐怕不用多说都能看出来的,更何况她还是成年人了,不会不明白其中的意图。。

    “嗯,差不多是这样的关系吧!”其实也算不上是情人,只能算是个给他暖床或者满足他生理需要的女人,而情人之间最起码是有一方是带着感情的,而他们之间似乎除了交易之外还是交易,所谓的感情,一直都虚无飘渺。

    “老大……如果你不愿意,其实你不用委屈自己的,桥到船头自然直不是么?你也没必要总强迫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苏老爹知道你为了他又把自己卖了,他会很伤心的,他就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他宁愿不要公司,也不会让你这么做。”

    老大和凌御行之间的纠葛,她多少能猜得出来几分其中缘由,只是觉得心疼她这样委屈而已。

    别人受了委屈回家了还有爸妈可以依赖可以倾诉,而她却什么都不敢,就算再委屈再难过都一个人忍着。

    “我不委屈,和凌御行之间是一场公平交易,我得到我想要的,他也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整个A市里,除了凌御行能和严家抗衡,找不出别人了……”

    终究还是星雨心直口快,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不是还有一个叶家么?”

    咋一提到这个,她猛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讪讪的闭上嘴,无辜的挨了副驾驶座上星云的一记凌厉眼神,咬着舌头急急的道歉:“对不起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叶崇熙回来了,都在一个地方生活,抬头不见低头见。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人应该往前看不是吗?”

    虽然A市里还有一个叶家可以和严家抗衡,可她就算死都不会去求叶崇熙帮忙,叶家当年给她的羞辱,一次就够了。

    如今的她,虽然还不够坚强,但也不会再傻傻的送上门去任人羞辱。

    因为刚刚尴尬的话题,星雨也没干再乱说话,整个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徒留轻微的钢琴声回荡在耳边。

    去的时间比较早,站在机场大厅里,千乘梭巡了一会儿,没找着凌御行的身影,便安静的在候机大厅坐了下来。

    ipad上多了几款新游戏,她挑了个安静的角落,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一场游戏终结的时候,她僵着酸痛的脖子抬起头,一眼便看到站在面前的黑影,顺着黑影抬起头,再看到叶崇熙那张温润的笑脸的时候,所有表情都僵在了脸上。

    她怔怔的看了他几秒,手里握着ipad,掌心一阵湿热,会在这里碰到,她除了觉得有些意外之外,更多是恨不得马上消失。

    “乘乘,这么巧?”叶崇熙似乎并没有发现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厌恶和躲闪,淡淡的扬起唇角看着她,“你去哪里?”

    会到御经。“出差!”别开头,她转头朝大门口看了过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恨不得凌御行早点到!

    “是么?我也出差,你几点的航班?”他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距离自己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时间充裕,足够和她说上几句话。

    “不知道。”她眨了眨眼,终于转过头来,挑眉看向面前偶遇的男人,“你也差不多要登机了吧,误了航班可就不好了!”

    还是这么不待见他?叶崇熙苦涩的笑了笑,眉眼间依旧是那浓郁的温柔,“还有半个小时,没关系,我陪你一会儿吧!”

    “不需要,谢谢!”别开头,她总算在通道上看到了凌御行的身影,估计是真的有公事要出差,他除了带着秘书之外,还有几个随行人员,一群人风尘仆仆的出现在机场大厅,许是因为领头人身姿不凡,这一小队的几个人很快吸引了不少旅客的目光。

    看到他,千乘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勇气,深吸了口气拿过一旁的行李,“我们总裁来了,先走了!”

    不等叶崇熙开口,她已经拖着行李朝凌御行走了过去,她没看到身后的叶崇熙也跟了上来,以至于凌御行再看到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阴郁而凌厉的。

    静默的看了她几秒,凌御行偏头和林澈吩咐了声,让他们先去换登机牌,交代完这才转过身看向她身后的男人,淡淡扬唇:“叶总,这么巧?”

    “凌总。”叶崇熙礼貌的点点头,偏头看了眼身旁躲闪自己的女人,淡然一笑,“凌总这是去出差吧?”

    “嗯。”轻应了声,凌御行抬手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走了!”说着,他偏头看了千乘一眼,转身往登机口走去。

    如获大赦,千乘没多想,拔腿跟了上去,身后,叶崇熙看了看时间,再看看那落荒而逃的身影,淡然一笑的跟着往登机口走去。

    走在凌御行身后,千乘总觉得某人今天气场不对,尤其是在看到叶崇熙以后,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即便是背对着她都觉得背脊一阵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