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死而复生

    夜间,灯火通明的韩家别墅内。

    “邱老,您来了,快请坐。”

    韩媚雪和一众亲戚,热情的邀请着只身登门的邱长明。

    “不用了,赶紧开始办正事吧。”

    仍旧戴着一副厚框眼镜的邱长明一副高人模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提来的包。

    韩媚雪脸色凝重,轻轻点头:“那好,您随我来。”

    说罢,众人开始随着她往韩家的地下室而去。

    这已经是韩媚武第六次带来外人,试图复活自己的父亲了。

    之前那些人不乏外国的顶尖科学家,亦或者是各路民间大神,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不过这次她对邱长明很有信心,因为这是她唯一认识的咒术师,曾经亲眼让她见识过咒术的神奇,并且宣称这些咒术在三千年前不灭大帝的统治时期,只是极稀松平常的事情。

    在那个遥远而又辉煌的年代里,即使是人死复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啪的一声。

    韩家地下室厚重的钢铁大门被打开,浓浓的液氮冰雾从里面飘散而出。

    “邱老,就是这里面了。”

    韩媚武领着他进入了温度极低的冰冻室,里面有一张停尸台,死了好几年的韩江海正躺在上面,紧闭的眉眼间全是厚厚的白霜。

    “我要的药材带来了么?”绕着尸体转圈的邱长明淡淡问道。

    “都备齐了。”

    韩媚武朝着外面一招手,几个家中亲戚,依次捧进来十几个木盒,与停尸台边缘一字摆开。

    哪怕是在冰雾弥漫的冷冻室内,那些木盒里面的药香仍旧透盒而出,显然个个都是极其名贵的东西。

    而检查完毕的邱长明,也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有银针,有药罐,甚至还有刻着奇怪符文的石板。

    只见他将各种器具摆放完毕,却并没有当即开始复活仪式,只是手持银针转头道:

    “韩小姐,还请你和你的家人,回避一下。”

    “可是,这……”

    韩媚武本来有些不放心,可转念一想,自己父亲都凉了那么多年了,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随即便没说什么,带人退出了极寒的冷冻室。

    咚。

    随着钢铁大门再次关闭,静静站在韩江海脑袋上方的邱长明,却是忽然露出一抹微笑。

    “终于清静了,枉费老夫装了那么久,终于走到了如今这一步。”

    他有些贪婪的低下头,看向韩江海那满是冰霜的面容,眼神越发狂热。

    “武王八段的躯体,省城霸主的身份,还有个那么漂亮的女儿,真是绝好的皮囊……”

    一句道出,邱长明随意的踢开那些糊弄人的器具石板,提起手中银针,反手就是狠狠一扎!

    噗!

    银针深深的刺入了邱长明自己的脑门上,随后一股黑气从他鼻孔里喷涌而出,直奔下面韩江海的尸体而去,同样从鼻孔灌入。

    整个过程并不长,大约只持续了两分钟。

    随后。

    站着的邱长明,双眼无神的倒下。

    躺了多年的韩江海,于冰床上坐起。

    两个动作几乎是无缝衔接,而满身冰霜的韩江海,满意的看了看自己这幅新夺舍的躯体。

    “不错,真不错。”

    “就是冰冻太多年,躯干受损,实力下降了不少,不过也是够用了。”

    一番检查后,韩江海依次把身边那些木盒打开,将里面的药材不要钱的往嘴里灌。

    这些大补的丹药,都是之前他还是邱长明这个身份时,叫韩家提前准备的,其作用正是为了让现在的自己尽快恢复。

    一阵猛灌后,韩江海面色终于有了一丝血色,那停止工作好几年的躯体也开始有了热量。

    “接下来,尽快控制江北省的资源,争取早日找到不灭宝珠,只要能复活不灭大帝,这个世界……终将被我们夺回来!”

    心中暗下决心,韩江海最后适应了一番,随即主动推开了冰室的大门。

    大门一开,在外面焦急守候的韩媚武等人,心神顿时一震。

    那个男人,真的回来了?

    那个曾经制霸整个江北的韩江海,死而复生?

    再三确定自己没看错的韩媚武,最先爆发出一声饱含惊喜的叫声:

    “爸!你终于回来了!”

    心情过于激动,她直接飞扑过去,将自己的父亲抱在了怀里。

    而比起她的兴奋,后面韩家的众人则更多是恐惧,此刻竟是纷纷跪下,死死的把头伏在地上,高声呼喊:

    “恭喜家主魂归江北!”

    “死而复生,天赐奇迹!我韩家必将大兴!”

    阵阵恭维声中,韩江海很配合的放声大笑着,同时狠狠的搂着韩媚武,手上也不怎么老实。

    之前他还是邱长明的时候,早就想得到这个女人了,现在这一抱,只能算是开胃菜。

    “爸,你手放哪里呢……”

    觉察到有些不对的韩媚武,脸上一红,急忙退开身子。

    “哈哈哈,老夫在阎王殿喝了三杯归来,高兴!高兴!”韩江海毫不在意,放声大笑着,“走,带老夫上去,这冰室睡了三年,实在不想再待一刻!”

    韩媚武点点头,赶紧叫人安排,不过同时也好奇的问:“对了爹,邱长明呢?”

    “什么邱长明?”韩江海不动声色的回道。

    “嗯?”韩媚武有些不解,急忙跑进冰室查看了一番。

    很自然的,她只看到了邱长明的尸体。

    韩媚武皱眉看了几眼,随即微微摇头:

    “可惜了邱老,为了复活我爹,竟是透支了自己的性命。”

    “来人,把他抬出去,好生厚葬!”

    一声吩咐,随着邱长明这副皮囊被抬出去永久埋葬,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怀疑韩江海的身份。

    魂归而来的他也将戏演的很足,背着手,在一众亲戚敬若神明的眼神中,仔仔细细的在韩家庄园里逛了一整圈,颇为满意的感叹道:“我走这几年,看来媚武把家里管理的不错,过来,老夫再抱抱你!”

    说罢,他又是一把将韩媚武搂入怀中,手还不老实的放在了她的腰上。

    看着怀中不好意思挣脱的韩媚武,韩江海脸上笑意更甚,还装模作样的问道:“对了,这几年韩家没出什么事情吧?”

    一说这话,周围的亲戚就同时缩了缩脖子。

    韩媚武更是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咬牙道:“有事,韩新他被人打成了脑溢血,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

    “哦?”韩江海神色一变,明知故问道,“谁人这么大胆,敢伤老夫的儿子,他现在在哪,我马上带人去灭他全族!”

    “一个叫许兵的保安,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韩媚武低头说道。

    “死了么。”韩江海颇为惋惜的摇摇头,“那可就没办法报仇了,不过还好,小新还活着,改日老夫再去看他。”

    这话一出,韩媚武第一次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以前自己这老爹最是宠爱韩新,眼下死而复生,好半天不提自己的宝贝儿子不说,在听说他被人打成重伤,竟然连第一时间去看看都不愿意?

    “爹,你不去看看小新,那现在急着要干什么?”她抽开身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韩江海呵呵一笑:“皇帝登基要昭告天下,旧王重生也不得宴请群臣?”

    “明天就在这韩氏庄园里大办一场宴席,给省城所有家族都发去邀请,我要好好重新立威,也要看看我死的这几年里,是不是有谁敢不把我韩家放在眼里了!”

    听到这话,韩媚武又感觉父亲又像是以前的他了,心中疑虑渐消,随即开始连夜安排。

    ……

    韩江海死而复生这一夜,注定不会平凡。

    12点还没到,省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全都接到了韩家宴请的消息,顿时整个省城轰动,人人震惊,甚至说是全城沸腾都不为过。

    而就在省城因为这一劲爆消息震动之时。

    在荒无人烟,孤寂一片的西山龙陵里,之前埋葬阿兵的坟包仍旧静静的耸立在月光之下。

    月光下的坟包看着有些瘆人。

    而更吓人的是,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一只手臂,突然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