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旅行前的一天

    本来打算第二天就飞去旅游,但杨一第二天醒来发觉浑身酸痛,于是旅行又被推迟了一天。

    陈诗也躺在家里养伤,用酒精擦拭脖子上的伤痕。

    不得不说,江晨这些人下手也挺狠,转往脸上挠。

    许言秋闲不住,第二天依旧活蹦乱跳,约着徐长明和付源浩一起去打球。

    傍晚,陈诗正看着电影,听见有人在楼下喊她。打开窗,看见许言秋穿着球衣站在门外,头上还绑了一圈发带。

    “不请我上去坐坐?”

    陈诗下楼开门,“来我家可没饭吃,我爸妈今天不在。”

    她现在靠外卖活着。

    许言秋笑:“巧了,我爸妈也不在。”

    “不过呢,我会做饭。”进门瞅了瞅垃圾桶里的外卖盒,揶揄道,“不像某人,没了外卖就要饿死在家里。”

    陈诗“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当然了,我不像你,少说两句就会死。”

    许言秋拿出一瓶冰冻饮料,漫不经心地说:“那不是正好,死一堆了。”

    都说无意撩人最致命。陈诗当场红了耳根,手脚似乎都被钉在原地,不知该往哪走。

    “冰箱里怎么没菜啊?”许言秋转头,看见陈诗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傻了?”

    许言秋这人有种魔力。前一秒可以让人为他春心荡漾,后一秒可以让人立马拿出手机挂眼科。

    陈诗心中那点羞涩消失的无影无踪,答道:“我妈忘买了。”

    “你妈养女儿怎么比我妈养儿子还糙。”

    不愧是把女儿送去学武术的家庭。

    害得他不仅要被自家父母混合双打,还要被陈诗打。

    小时候男女身高的差距还没显现出来,陈诗学过武后总想着拿谁来试验。许言秋凭借嘴贱和讨厌,被陈诗列为心中理想人物第一名。

    在被打过几次后,许言秋哭着跟许父许母说他也要去学武术。

    一旁的陈母温柔安慰道:“小秋不哭了。等妹妹学了武术,长大保护小秋。”

    许言秋傻了,眼泪淌在脸上。

    确定不是被陈诗打,而是被保护?!

    再说了,被妹妹保护什么的,太羞耻了!

    许言秋又闹了两天,最后许母没了法,骗他说:“妹妹小,陈阿姨怕她遇见坏人,所以才让她学武术。小秋记得要保护妹妹哦。”

    许言秋似懂非懂地点头,他不明白陈诗会遇见坏人是什么意思,但他懂坏人是什么。

    小时候的孩子爱结伙玩,会推选出一名武力值最高的人作为老大。老大家的妹妹不喜欢陈诗,所以老大总带着人欺负陈诗。

    彼时的陈诗才学了点皮毛,小小一个,只会冷着一张小脸挥拳吓唬他们。

    许言秋这时就会冲上前去和老大扭打起来。

    妈妈说了,陈阿姨怕妹妹遇见坏人。现在坏人出现了,他要保护妹妹。

    陈诗坐在地上,看顶着西瓜头的许言秋把老大按在地上殴打,张大了嘴巴。

    原来许言秋这么厉害。

    过去的事一聊起来就没完,等两人争吵完谁打败老大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

    冰箱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又不想点外卖,许言秋只好带着陈诗去附近的一家超市买菜。

    “菠菜要不要?”

    陈诗摇头。

    “土豆要不要?”

    陈诗摇头。

    “木耳要不要?”

    陈诗觉得许言秋很聒噪。无论她点头还是摇头,许言秋都一律放进购物车。

    问她有什么意义?

    许言秋不管,依旧拿一个问一次。

    陈诗无奈,只好继续点头、摇头。

    等买好东西,她觉得自己的脖子都麻了。

    结账时,看着五花八门的菜,她问:“你准备做什么?”

    许言秋拿起手中的火锅底料晃了晃。

    “这还看不出?当然是火锅啊。”

    陈诗无语:“你是不是只会煮火锅?”

    好像每次他做饭都是煮火锅。

    被陈诗戳破许言秋也不觉得尴尬。

    小时候陈诗最爱吃火锅,所以他只会煮火锅。

    王玥涵和妈妈一起逛超市,瞧见两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在结账,立马拿手机拍下发给张佳禾。

    月:我现在莫名觉得他俩很配。

    月:那天你给陈诗的纸条我也看见了,你是真喜欢许言秋吗?

    +:假的。

    月:互相暗恋的人就是他们!

    张佳禾见瞒不住了,索性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月:我磕的cp成真了?

    +:做梦呢,他俩都还没表白。

    月:????

    月:不行,我要我磕的cp在一起。

    月:那天我告诉你的方法你用了吗?

    +:我写小纸条给诗诗,害得诗诗被教导主任抓了,写了800字检讨。

    月:小纸条?别告诉我你想的办法就是告诉诗诗你喜欢许言秋。

    +:那我不告诉你了。

    月:该我出场了!

    看着远处的两人,王玥涵又偷拍了几张,暗暗下定决心。

    她的cp必须在一起!

    陈诗还不知道王玥涵和张佳禾究竟制定了怎样的一个恋爱攻略,她现在只想狠狠踹许言秋一脚。

    原因是许言秋婆婆妈妈要她多吃蔬菜。

    “你这样会营养不良。”

    这话一直说到上车,陈诗忍不住了,一把捂住他的嘴,气狠狠威胁道:“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我就”

    手指触碰到许言秋的嘴唇,陈诗的手一下弹开,脑子里乱成一团,连话都说不清。

    许言秋弯着眼好笑地看着陈诗生闷气。刚要说话,见陈诗瞪过来,只得做了个拉上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不再出声。

    怕把陈诗惹急了,又说出没他这个朋友这样的话。

    回到家,陈诗翻出专用的小锅,与许言秋挤在厨房洗菜。

    日落时的阳光不再灼人,挤进窗口,明亮而温暖地洒在厨房的每个角落。

    “你家这个厨房真好,还能看见日落。”

    陈诗也觉得这儿很好。

    就她和许言秋两人享受着此时的美好落日。

    不用去想以后,也不用想许言秋究竟会喜欢上谁。

    只有现在,只在乎现在。

    没得到回应,许言秋低头看陈诗,瞥见她微微晃动的马尾,又想起了毕业前的那段日子。

    张佳禾送水那天,他看见陈诗了。

    站在人群远处,静静地望着他。

    再然后他接过水,一抬头,只看见陈诗离开的背影和甩动的马尾。

    弧度漂亮,像扫在他的心上。

    此前他就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对陈诗过分关注。为了抹去心中的想法,他顺着徐长明的话与张佳禾谈起了恋爱。

    但,不对。

    周围人不断起哄,他对陈诗的心思就愈加清晰。

    直到昨天,吴城皓不加掩饰地说了出来。

    许言秋没说话,陈诗也低头做着事,各怀心事。等他们吃火锅时,群里已经闹翻天了。

    付源浩和徐长明一边骂许言秋没良心,一边朝陈诗家赶。杨一刚做完美甲,也嚷着要来吃火锅。

    当作昨天打架的庆功宴。

    陈诗扶额,这算哪门子庆功宴。

    两个人的晚餐瞬间变成五个人的聚会。

    付源浩还在那吵着要去海滩冲浪,陈诗问:“有腹肌吗?”

    付源浩搂着徐长明大哭:“她看不起我。”

    徐长明拍着他的背,一起大哭:“她也看不起我。”

    杨一拍了几张自己的美甲照,美滋滋地发着朋友圈。

    “连诗诗都有人鱼线,你俩没腹肌还想去海滩冲浪,呵。”

    什么?人鱼线?

    在场的男生瞪大了眼。

    付源浩、徐长明抱着哭得更厉害了。

    “你有人鱼线?”许言秋不相信。

    陈诗:“你有腹肌?”

    许言秋立马撩起衣服展示。

    八块,线条漂亮。

    徐长明:“拉下,拉下!别秀了!”

    杨一拍他脑壳:“说你呢,还不赶紧锻炼。昨天打个架就能把你累成那样,你看你多虚。”

    看两人又要吵起来,陈诗打住他们的对话,聊起明天去旅游的事。

    “那个地方人很少,我好不容易才订到一家民宿,有两间房。”

    男生一间,女生一间。

    “没什么特别的景点,就是人少,环境好,适合放松心情。”

    地点是陈诗选的。经历开学一个月大大小小这些事,她特别需要这么一个地方来舒缓心情。

    许言秋没异议,在杨一的威逼下,其余两人也没异议。

    “下次旅游再去海边,你们赶紧练练你们的腹肌。”陈诗笑着说。

    徐长明喝了一瓶上头饮料,特自信地放出豪言:“一个月,我绝对能有八块腹肌。”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像许言秋那样的。”

    付源浩第一个乐出声,接着,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一顿火锅就在吵吵闹闹中吃完。

    饭后,许言秋负责收拾碗筷,徐长明负责洗,付源浩负责打扫。

    陈诗和杨一坐在阳台上聊天。

    “还不表白?”

    陈诗摇头。

    “你这性子,我都急了。”

    陈诗叹气:“再给我点时间。”

    “别犹豫了。我看许言秋昨天冲过来保护你的那一刻,我都心动了。”感觉自己说错话,杨一呸了好几声,“不对,我心动个锤子。我都想替你把话说了。”

    陈诗朝屋内看去,看许言秋认真收拾餐桌。

    连杨一都心动,她何尝不是更心动呢?

    只是她总有顾虑,放不开手脚。

    小时候许言秋也是这样保护她的,长大了也是抱着“要保护妹妹”的心态保护她吗?

    杨一坐在对面,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

    喜欢这种感觉真是折磨人哪,谁也不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