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敬酒,你也配


福伯被柳如欣这话问的微微一怔,接着哈哈一笑,说道,“他是什么人,我还真不了解,柳小姐要是对他感兴趣,我找人查查就是!”

    “福伯,跟我您就没有必要兜圈子了吧!”

    柳如欣秀美微蹙,声音清冷道,“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您怎么可能会为了他坏了金樽酒会的规矩!”

    福伯可以糊弄得过别人,但是糊弄不了她!

    能让陈家破例的人,身份必然不同凡响!

    听到柳如欣这话,福伯的脸色也不由变了变,还想继续圆下去,但是话到嘴边便又吞了回去,他知道,面对柳如欣这种聪明人,辩解只是徒劳!

    柳如欣捕捉到福伯眼神中的迟疑和异样后,心里猛地一跳,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激动的颤声道,“莫非……莫非他是陈家的人?!”

    虽然她明知道陈欢根本不可能是陈彻,但是那双眼睛,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如果他是陈家的人,我们会放任他在外面吗?要知道,每个陈家的后辈,都有自己特定的角色和任务,从小就要接受严格的培养,身为柳家的继承人,您对个并不陌生吧!”

    福伯面色平静的说道,心里却暗暗佩服柳如欣的聪慧和洞察力,竟然能够从这件事上直接怀疑到他们少爷的身份。

    “也是,陈家的人,怎么可能会随便跟别人结婚!”

    柳如欣眼中的光芒也瞬间黯淡了下来,感觉自己有些可笑,别说是陈彻了,就是陈家任何一个后辈,婚姻大事都要由家族决定,绝不可能娶韩清雪这种出身平凡的女子。

    可能是她太想见陈彻了,所以才会如此胡思乱想。

    不过她对陈欢的身份更加好奇了,狐疑的望向福伯问道,“既然他不是陈家的人,那他到底是什么人?让你能为他破例?!”

    福伯见柳如欣铁了心要将这件事刨根问底,凝着眉头想了想,接着灵机一动,叹息一声,说道,“既然您非要问个清楚,那我也就不瞒您了,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受了我们家少爷的委托!”

    “你家少爷的委托?是,是陈彻哥……是陈彻吗?!”

    柳如欣下意识的要说“陈彻哥哥”,但是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寒着脸将称呼改为了“陈彻”。

    不过说到“陈彻”两个字,她的内心仍旧怦怦直跳。

    真正的喜欢,哪怕是只念到对方的名字都心动不已。

    “对,是我们大少爷委托的!”

    福伯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要委托你帮助陈欢和韩清雪?!”

    柳如欣皱着眉头沉声问道,十分意外。

    “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你!”

    福伯抬起头直视柳如欣的双眼,脸不红心不跳的瞎扯。

    “为了我?!”

    柳如欣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一头雾水。

    “不错,我们大少爷去国外之前特地跟我嘱咐过,让我多关照您,如果您有什么困难,让我一定出手相帮!”

    福伯神色诚恳,笑道,“不过这些年,您发展的很好,我们也帮不上您什么,所以,今天看到您邀请来参加酒会的朋友遇到了刁难,我们陈家自然义无反顾的相帮,纵然坏了金樽酒会的规矩,也在所不惜!”

    福伯这番话说的大义凛然,声情并茂,甚至自己都不由有些被感动到了!

    柳如欣听到这话更是心头狂跳,习惯性笼着一层寒霜的脸上此时也飘起了一丝红晕,水灵灵的双眼中光波闪动,怔了片刻,才颤声道,“他……他真是这么说的?!”

    “我何必要骗您呢!”

    福伯淡淡一笑,点到即止,深藏功与名。

    看着柳如欣的反应,福伯心里美到不行,忍不住暗自佩服自己姜还是老的辣,三言两语,不只将这件事圆了过去,而且还一定程度上为陈、柳两家关系破冰提供了助力!

    柳如欣心头颤抖不已,张了张红润的嘴唇,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眶不由微微泛红,万千情绪涌上心头,原来,陈彻哥哥一直都牵挂着她!

    “柳小姐,有些陈年旧事或许就是个误会,希望您回去能够劝劝柳老爷子,我们家老爷,其实一直期待着能跟柳家重归于好!”

    福伯抓住机会赶紧趁热打铁道。

    但是柳如欣似乎压根没有听见,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中,抬起头冲福伯兴冲冲问道,“那,那陈彻哥哥现在在哪里?他会出席今天的酒会吗?!”

    “呃……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有可能来,也有可能不来!”

    福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家大少爷已经在这里了,只不过是以另外一个身份。

    “没关系,我等他!谢谢福伯!”

    柳如欣轻轻点了点头,脸上不由浮起一丝小女生般的娇羞,接着转身离去,脚步轻快无比。

    福伯看着柳如欣远去的背影喃喃道,“我是不是让柳小姐误会了什么……”

    “让我们热烈欢迎这次金樽酒会的重量级贵宾——柏菲尔先生!”

    这时吴大少站在宴会厅舞台上高喊了一声,宴会厅内一众宾客的目光瞬间齐刷刷投向了宴会厅的门口。

    只见一名身着蓝色西装的白发洋人在助理和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宴会厅,正是国际上几大极具知名度的投资巨头之一的柏菲尔先生!

    虽然他头发花白,眼角布满了周围,但是精神极好,神采奕奕。

    按照金樽酒会的规矩,与会者是不能带保镖的,但是却对柏菲尔先生开了特权。

    “这次金樽酒会来值了,真没想到能够请到柏菲尔这种大亨,要知道,去年他的午餐拍出了百万美元的高价!”

    “一会儿一定得想办法去敬一杯酒!”

    “你以为这酒是谁想敬就能敬的?没有个数百亿身价,根本别想近前!”

    众人看到柏菲尔先生顿时骚动了起来,望着柏菲尔先生的眼神中写满了仰慕,虽然他们也都是云海和江南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在人家国际投资巨头柏菲尔先生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能得到柏菲尔先生面授一些商机,他们的资产翻个倍也是不无可能!

    柏菲尔笑着冲众人点了点头打招呼,神情温和,但是却隐隐带着一股距离感,随后他走到了宴会厅前侧专门为他准备的桌椅跟前,与几大家族的几位代表交谈了起来。

    一众保镖立马在外围数米处站成一排,隔出了一块区域。

    “柏菲尔先生看起来好年轻啊,一点也不像七十多岁的人!”

    苏瑶挽着韩清雪的手好奇朝柏菲尔的方向张望着,欣喜道,“听说他这次来是专门过来考察江南这边的投资项目的,一会儿有几家公司会上台做产品报告,竞争柏菲尔先生的投资呢!”

    “对,这次上台演讲的名额非常有限,好像就只有几家超大公司有这个资格!”

    韩清雪点点头,这件事在云海商业圈早就传开了,所以她也有所耳闻,“柳如欣柳小姐的公司好像也有这个名额!”

    “听说柏菲尔先生这次考虑的投资金额有一亿美金呢!”

    苏瑶无比艳羡的幻想道,“清雪,要是投给我们多好啊,那我们就发财了!”

    “行了,别做梦了!就算人家想投我,我们又有什么值得人家投的!”

    韩清雪苦笑了一下,心里再次涌起一次浓厚的自卑,像她们这种小公司,在人家柏菲尔先生眼里简直渺小如砂砾,而且根本没有任何值得人家投资的项目!

    其实一亿美金的投资并不算多,真正有价值的是柏菲尔先生的名头,一旦柏菲尔先生投资入股,那整个企业在国内和国外的影响力将更上一个层次,所以这一亿美金的投资才会惹得这么多名流权贵相互争抢!

    陈欢淡淡笑了笑,其实他完全可以帮韩清雪争取一个上台演讲的机会,但是正如韩清雪所言,她的公司规模实在太小了,还入不了柏菲尔先生的法眼。

    “拉不到投资,那你上去敬杯酒聊两句也行啊!”

    苏瑶兴冲冲的说道,“能这么近距离跟柏菲尔先生接触,估计一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一次了!”

    “就我?哪有资格给人家敬酒啊!”

    韩清雪苦笑着直摇头,心里的自卑感更重,别说柏菲尔先生了,就是给这宴会厅的其他人敬酒,她都没有资格!

    此时已经有很多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端着酒走过去试图给柏菲尔敬酒,但是绝大部分都被外围的助理和保镖挡了下来。

    陈欢见韩清雪似乎挺想跟波菲尔近距离接触,便低头给福伯发了个短信,示意福伯安排一下,让韩清雪过去敬杯酒。

    很快,一名身着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冲韩清雪恭敬的欠了欠身子,说道,“韩小姐,柳小姐托我给您带个话,如果您想给柏菲尔先生敬酒,可以跟我来,她已经帮您打点好了关系!”

    “啊?”

    韩清雪听到这话不由一愣,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太好了!清雪,你还愣着干嘛,快去啊!”

    苏瑶兴奋的都快要跳起来了,急忙催促了韩清雪一声。

    “好,好!”

    韩清雪赶紧点了点头,赶紧端着酒杯跟年轻男子一起朝前走去,心里对柳如欣感激不已,殊不知柳如欣对此根本不知情。

    到了柏菲尔先生一众保镖近前,年轻男子叫过柏菲尔的一名金发男助理,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金发男助理立马点了点头,示意保镖放行。

    周围的宾客看到这一幕,顿时都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韩清雪内心也不由涌起一股自豪之情,先前的自卑感也消减了几分,不过她刚要迈步朝着远处的柏菲尔走去,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喝,“等等!”

    就在这时,一名金发碧眼,身着制服的白人女子从洗手间方向快步走了过来,沉着脸冷声冲那名金发男助理呵斥道,“核实过身份了吗?就让她往里进!”

    她也是柏菲尔的贴身助理,比其他助理的级别都要高,一口中文讲的十分流利,但是眉宇间带着一股眼高于顶的傲气。

    说着她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冲韩清雪冷声道,“说下你的名字和公司名字!”

    韩清雪顿时紧张了起来,握紧了手里的酒杯,低声道,“韩清雪,云海清雅美颜有限责任公司……”

    “公司资产九百八十万?!”

    女助理很快从手机上查到了韩清雪公司的资产状况,接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接着斜眼瞥着韩清雪,毫不避讳的当着一众宾客扯着嗓子讥讽道,“这位小姐,你是没睡醒吧?九百八十万的公司资产,也敢跑来给柏菲尔先生敬酒?你觉得你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