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终章 大兴

    乾兴帝猛地伸出手抓住祁辰的手腕。

    能够感觉到,他的手在止不住的颤抖,四目相对,祁辰的眼神没有任何闪躲。

    最后乾兴帝松开了手,轻轻的拍着他的手背。

    两人对话的时间不过一会,比起之前的几人都快了不少。

    祁辰出来之后,只是来到了永嘉身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随后不停的有人进去又出来。

    当天夜里,黄随跪在了殿前,在大声的哭喊着,“陛下,驾崩了!”

    乾兴二十三年,七月十七,帝崩……

    七月十八,满朝缟素。

    百官痛哭,来朝拜最后一礼。

    沈相手持诏书,开始宣读遗召,皇帝继承人,自然就是赵传了。

    宣读过后,经过一年的时间,已经没有人反对了,也没有人敢反对。

    冯焙和董靖山控制着京郊大营的军队,就算是世家也没有资格反对。

    礼部和宗正府的人便开始了葬礼流程,祁辰不是朝官,但是身为殿前司副指挥使,所以带着人入驻了皇宫护卫。

    桓王和魏王的势力已经被拔除,可以说,赵传上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葬礼的流程祁辰也不是很懂,反正也不用他管,也就没有去了解。

    到了下午的时候,红着眼睛的永兴的倒是找到了他。

    “探子来报,今日下午有不少人回去之后,就派人除了城,都是曾经依附在桓王魏王手下的。”

    “赵传上位,合理合法,就算他们不忿,也没有办法,告诉我们的人,若是他们真的想动手,那我们便动手吧。”

    永兴轻声的嗯了一声,低着头,“父皇他……”

    抽噎的声音传来,祁辰还没反应过来,永兴便靠在他的背后,不停的哭,声音不再压抑。

    祁辰就那么站着,也不说话。

    良久之后,永兴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我先走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祁辰只是嗯了一声

    随后后背一松,等他转过身的时候,永兴已经消失在转角。

    到了夜晚的时候,他也没有回去,要在宫中宿卫。

    坐在大殿外面的台阶上,身后的大殿内,便是灵堂。

    “祁辰哥……”一道小声从身后传来。

    转头过去,发现是赵传。

    身穿一身丧服的赵传坐在他旁边的阶梯上。

    一张小脸皱着。

    “祁辰哥,父皇走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祁辰拍拍他的头,“陛下走了,但是他会永远的看着你,你抬头往上看。”

    赵传抬头,发现天上亮闪闪的。

    “这些星星,其实就是我们逝去的亲人,他们也会不舍,也会留念,所以化作了星星,这样就能够每日看着自己关心的人。”

    “父皇也会在这里面吗?”

    “当然,陛下永远都会在天上,看着小传。”

    赵传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父皇曾经对我说过,要我好好当皇帝,要照看好祖宗留下来的江山,祁辰哥,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看好。”

    祁辰揽过他的肩头,“没事,现在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也不是一个人,我和你姐姐也会帮你的。”

    赵传狠狠的一点头,“嗯。”

    皇帝驾崩,身为皇子,是怎么都要回来的。

    三天之后,朝廷也派人传消息到两位王爷的封地了。

    只是没想到的事。

    两位王爷是往京中走了,只是却是带着军队过来的。

    桓王和魏王发出了告书,言说沈重文手上的遗召乃是伪造的。

    为的就是想要将皇位传给一个六岁的孩童,继而达到把持朝政的目的。

    身为皇家中人,必不能让此等乱臣贼子祸乱朝纲。

    同时京中,也有人在大肆宣传这些消息。

    只是还没传出去一日,便有大批的官差闯入各城各处,将放消息的人擒拿过来。

    桓王和魏王带着军队回来,刚进京畿的时候,军队便被早就渗透进去的鉴冰台人员分化,就连是两位王爷也是被人擒住,直接送到宫中。

    看似浩荡,当其实一切都在鉴冰台的监视之下。

    桓王魏王两人被带到了大殿之上。

    看到灵堂,二王也是冲过去,趴在地上,“父皇!儿臣来晚了!”

    “父皇,你看看他们!你一去,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对儿臣下手,丝毫不念及兄弟血脉之情!”

    魏王指着赵传等人厉声的说道。

    永兴冷着脸,“不念兄弟之情的那个是谁啊?发文书的你们吧,带兵前来的也是你们吧。现在说这些,你们真的一点脸都不要了吗?”

    “父皇怎么可能会让赵传上位?!他才六岁啊!”桓王也是厉声道,恶狠狠的看着赵传。“你说,你能够守得住整个江山吗?”

    狰狞的面孔,吓得赵传往后退了一步,却又马上往前一步,脸色坚毅的说道:“我……我守得住,父皇让我守,我便守!”

    “哼,守江山靠说吗?”魏王嘲笑一句。

    大宗正赵宪此时捧着一张圣旨进来,“知道你们会不甘心,陛下早就留了旨意,若是你们幡然醒悟的话,那就留在封地,若是还是心怀不轨,那便留在京中,做个闲散王爷吧。”

    “不不不!父皇不会这么对我的!”桓王突然喊到,夺过了圣旨,翻开一看之后,整个人都定住了。

    “假的!都是假的!”魏王则是嘶吼道。

    赵宪则是冷漠着脸,让人将这两人拉走。

    两位王爷的造反之路,还没开始,就已经是结束了。

    无论怎么说都是皇家中人,先帝的血脉,加之乾兴帝刚走,若是再将他的两个儿子送下去,有失人伦君威。

    最后只是剥夺了他们的一卫,由宗正府派人去王府看管。

    但是另外的一些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了。

    桓王魏王远在封地,却能够时时的把握京中动向,那自然是因为有人与他们勾结。

    实际上也就是王家和崔家。

    不过他们两家做得谨慎,而且没有直接参与,所以在事发之后的第二天。

    也只是将依附在他们身上的官员下狱的下狱,罢官的罢官。

    朝中能够影响到赵传的势力,自此也消失了。

    站在城门上,祁辰看着升起的太阳,赵传来到了他的身边。

    “祁辰哥,从今日起,我也该学会怎么做一个好皇帝了。”

    祁辰原本想要拍他的头,手出去之后,最后一顿,落在了他的肩上,“放心,我会辅佐你,让你成为一代明君。”

    ……

    国不可一日无君。

    先帝驾崩,尊遗诏,三皇子赵传,为新帝。

    垂拱殿之上,百官手持笏板,面无表情的站立着。

    一身龙袍的赵传,也是正经着脸色,缓缓的来到了龙椅之上,慢慢坐下。

    沈相带着百官弯身行礼,“臣等拜见陛下。”

    “众卿起身!”稚嫩的声音传来,听得出来,声音中还有些略微的颤抖。

    新帝登基,自然是要奖赏功臣的。

    上至沈相,下至内侍,一大批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奖赏,或升官,或赐予钱财。

    祁辰的侯爷因为是与国同休,所以不能再升了。

    所以只是加了不少食邑。

    同时赵传觉得还不够,又加封了永嘉。

    封赏之后,便是议事。

    鸿胪寺寺卿出列道:“启禀陛下,周朝武王来信,说西域诸国联军来攻,希望我朝能够派军增援。”

    “诸卿有何看法?”赵传正了正身子说道。

    大殿之外。

    祁辰正在御花园中,手上拿着鱼食,站在廊桥之上,不时的撒下去,让下面的鲤鱼争食。

    永兴从远处走来。

    见到他这般的休闲,笑道:“心事去了,看你的样子放松了许多啊。”

    祁辰将鱼食全部抛下,转头道:“那是自然,以前头上总是悬着一把剑,现在好了,以后就混吃等死好了。”

    “混吃等死,恐怕不行,朝中现在讨论着要不要出兵周朝之事。”

    祁辰一笑,“我朝的实力,终将震惊世人,不是吗?”

    “那是当然。”

    “走吧,去看看我们新皇帝,如何建立他的万世基业……”

    新王登基,改国号,大兴。

    ……

    全书完